| 总站浙江在线
杏花如雪
2021-03-20 21:08:00 来源: 缙云新闻网 作者:项锦萼

  老家的人们喜欢栽种杏树,村子的房前屋后、路旁水边、空地上,都种了许多杏。春日,一树树杏花开在泥墙边、溪水边,煞是好看。当微风吹过,细雨掠过,就会有粉白的花瓣飘落,有时候纷纷扬扬一大片。此时行走在路上,便可享受一场浪漫的杏花雪。

  今年节气早,春节时老家的杏花就有开放了。大年初三那天,天气晴好,我用手机拍了不少杏花照片,活脱脱的杏花灵动端庄,美得传统又超凡脱俗。我发了微信朋友圈后,几位朋友还慕名前去赏花打卡。前两天,又回了一趟老家,发现杏花仍然灿烂。当然,有一些杏树已经花瓣落尽,紫红色的花蕊在阳光的抚慰下,孕育着新果;春风染过的枝头露出喜悦的新绿,守护着新果的诞生。还有一些杏树繁花满枝,远远看去,如同下了一场春雪,雪花成团成簇挂在树梢。兴许,今年的春天雨水充盈,天气微寒又无大热,给了杏花充足的绽放时间。因此,它们相约着次第开放,花期也从二月初延续到了三月中。

  小时候,杏花一直是我心中的报春花。乍暖还寒之时,粉嫩的杏花总是先于桃花、梨花等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枝头,给人们带来格外的惊喜。年年岁岁,我在与杏花的相遇中成长,杏花也就成了我的乡愁,我的眷念。

  春天给了大地万紫千红的色彩,在欣赏过红红紫紫、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春花后,对杏花鲜而不艳、娇而不媚的品性愈加眷恋,它的水灵和优雅成了我心中的最爱。那粉粉的白,温润的红,聚在一个枝头活色生香;带着微微波纹的五片花瓣简洁生动;花芯高举着一颗颗黄色粉粒,点缀在花萼的紫红之上,映衬于花瓣的粉白之间,一切都恰到好处。快乐的蜜蜂在花丛中来来往往,一会儿飞过来,一会儿闪过去;亭亭玉立的花朵拥簇在如铁的枝干之上,犹如轻盈灵巧的花仙子,播散着春的明媚,召唤着百花醒来。

  近年来,我对杏花的喜爱又添加了一层深意,这缘于我的母亲。母亲名杏雪。母亲在世时,我是不会去想母亲名字的,母亲走后,这个名字就驻进我心里,经常想起。

  母亲身材高挑,五官清秀,虽然衣装朴素,但上下三村也算得上是一个气质女子。她从邻村嫁到我们村,生活了68年,没有跟村里人红过脸,吵过架。母亲的身边经常围绕着众多友好的村邻,他们家里有什么好事难事,总是找母亲商量。母亲在村里当了十几年妇女主任,总能把各种家庭纠纷和婚姻难题调解妥当,直至我母亲退任后,还被村里干部强邀参与难解的纠纷。在家里,没见过她粗口骂人,也不会无故打人。记得几次被打,只是头上轻轻的挨了“五花栗”(弯着五个手指敲击)。偶尔,她也会训导我们:“女孩子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要多嘴多舌,嘴多犯臭”“吃亏没事,不要拿人家便宜”“不能假痴呆,只知进,不知出”“说话要轻讲重听”等等。她每天早起边做饭边清扫,家里的橱柜、桌凳擦得锃锃发亮,同样的老房子,我家总比别人家亮堂很多。她说:“早上扫地,一天干净”“衣服旧点干净就好”。她缝补衣服严格按布片的纱丝经纬缝合走线,补丁平整服帖,针脚匀称得没一点瑕疵;她织的鞋底,一丝不乱,精致美观。当时就感觉很艺术,后悔没有留下一件作留念。

  回忆母亲的点点滴滴,总觉得她与杏花有某种联系,以至于看着杏花就想起母亲。我曾想:母亲也许是百花仙子中的一位仙女,否则,2015年的那个冬天,她为什么走得那么匆忙?因为春天要来了,她要去忙了。来处就是归处。

  “一天风露,杏花如雪”。杏花与雪,如此诗意!只要春风还来,杏花还开,母亲就在。

  (母亲离开我们六个年头了,清明节即将到来,谨以此文献给我挚爱的母亲!)

编辑:陈革林

标签:
分享到: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