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老夫聊发少年狂
2021-03-11 07:44:18 来源: 缙云新闻网 作者:通讯员 潜问根

  没有想到,离开校园十年后,2017年5月中旬,缙云中学——我的母校向我发出邀请,邀请我回校园去给年轻的语文老师说说,给高一高二年级一些爱好文学的同学说说。

  这一邀请令我思潮翻滚,“一夜飞渡镜湖月”!

  母校,我在你的怀抱里连续度过初高中共六年,文革后期回到故乡又在那吏隐山下的小小校园里舌耕十年,母校的一草一木记忆犹新!

  屈指算来,我离开母校该有三十余年了。母校还记得我这个游子,叫我回去说说,我该怎么说呢?

  虽说早几年出版了散文随笔集《长不大的圆圈》和历史小说《一勺西湖水》。后者区区十万字,算是给自己的潜氏长辈交上一份作业,也是给故乡、给母校交上一份作业。这份作业从酝酿到最后付梓,整整化了二十年时间。

  但真要我说说这“一勺”,却不知从何说起。

  凝神一想,一言以蔽之:敝帚自珍,贻笑大方。

  说说读书?七岁开始上小学,读到大学毕业,读到如今,读了多少书?多乎哉,不多也。

  说说写作?高中最后的岁月发表在《浙江青年报》上那篇仅几百字的说明文《牢记俄语生字》,是我平生把钢笔字变成铅字的第一次,以后漫长的岁月里虽然铅字多了一点点,所谓笔耕不辍,但终究没有圆作家的梦,遗憾得很。如此有什么可说的呢?

  可以说,“牢记”是我在青年时期种下的一棵小草。

  面对这小草,自然会忆起在母校时曾经教过我的语文老师:初中赵苍松老师、吴德寿老师、高中王伟老师、吴凤庠老师,……

  我十六岁那年初中毕业,吴老师在看到我被宣布保送高中后放松了学习,有一天上午居然一个人在操场上玩篮球,就慢慢地走到我身边,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以后的路还长呢,要用功读书啊。

  自此以后,牢记吴老师的教诲“要用功读书”,一辈子不敢懈怠。

  王老师上语文课,朗读和讲解都很有感情,抑扬顿挫,印象深刻。吴老师常年着的上衣四个口袋,右下那个口袋用来装粉笔,走进教室,随时可以摸出一段粉笔头来为你讲解。他鼓励大家多读课外书。高三上学期结束放寒假前,我和几个同学到他的小房间去借书。我挑选了好多本,抱在怀里,高兴地说:吴老师,这些我都借走了!吴老师笑着说:好的,好的,好好读!

  母校,给了我太多的回忆,有美好的,有模糊的……

  母校的梅干菜精神永远值得发扬。我们那个年代从农村来的同学,不管路远路近,都是步行来校,一个毛竹筒装了没有什么油味的梅干菜,起码吃一个星期。而后,他们纷纷考上大学,走出故乡,走向祖国的四面八方,为建设祖国贡献力量。

  恢复高考后的第二年,我忝为文科班班主任。那年月,七月初高考,六月底已经天气炎热,教室里没有空调电风扇,上课时,师生汗流浃背,全身湿透。下午三节课后为课外活动。一般情况每到课外活动时间,大家都蜂拥挤出教室去透风,捏本书在手里,时而看看,时而互相讨论。一天下午,按照惯例,学生走出教室,我到校园里转了一圈,看看自己班级的学生都在干什么,而后又转回到自己班级的教室,站在后门的门口往里边一扫,发现倒数第二排中间坐着一男生,赤膊上阵,后背上汗珠儿点点滴滴一大片,正在聚精会神地手持笔杆子在纸上写着什么。他是谁?郑晓华!我轻轻地走进教室去,走到他的旁边,他一直没有发觉边上有人。我默默地看着晓华在练钢笔字。过一会儿,他终于发现了我。我说,那么热的天,出去休息休息吧。他说,没关系,我在这儿练练字,就当作休息了。

  不久后,晓华考上北京中国人民大学的消息传来了,整个缙云县都轰动。

  数十年后,书法家郑晓华,在母校在故乡谁人不知?

  我的母校——缙云中学又岂止培养了一个书法家?

  母校搬迁后,校园更大更美丽了,教学条件更完备了,每年为国家输送大量合格的优秀人才,蒸蒸日上,有目共睹。

  如今缙云中学可是闻名遐迩的呀!

  6月16日那天下午,在零星的小雨中,母校李老师开了小车将我接进陌生而熟悉的母校。

  面对着一张张年轻语文老师的面孔,面对着一张张青春年少的脸庞,我似有千言万语要说,可我竟一时凝噎……忽然之间,脑子里跳出短诗“我遥望”来了,于是我就禁不住轻声地吟诵起来:

  “当我年轻的时候/在生活的海洋中,偶尔抬头/遥望六十岁,像遥望/一个远在异国的港口经历了狂风暴雨,惊涛骇浪/而今我到达了,有时回头/遥望我年轻的时候,像遥望/迷失在烟雾中的故乡”。

  昨天,我遥望六十岁;今天,我遥望年轻的时候……

  眼前,一张张年轻的脸庞,微笑着;一双双明亮的眼睛,期待着。忽然,我感觉自己回到了六十年前。那一年的初夏时节,我一口气读完巴金先生《激流三部曲》,觉慧在呼唤我:走吧,走出家门,到外边去,到时代的洪流中去……

  我立志发奋图强,牢记吴德寿老师教导,高中努力不懈,侥幸考上杭州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到金华,调武义,回母校。因为种种原因,连续奋战高考第一线八年后,我已人到中年,终于毅然决然低眉含笑别故乡,贺兰山下舌耕忙。一张文凭走西北,与高高的白杨为伴十年后,年逾半百回到长三角。退休后或北上京都,潘家园淘宝选旧书;或南下鹏城当面聆听当代作家王蒙、从维熙、台湾诗人余光中等等精彩的演讲……读有字的书,让自己渐渐走进大宋王朝,走进风雨飘摇的南宋晚期岁月,走近我们潜姓的老祖宗潜说友,……

  在读有字书的同时,读无字的书。把经过思考感悟出来的点滴想法写下来,反复修改,冲出浙江,多年来,有幸在《中国教育报》《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等大小报纸上发表散文。同时也写下“八千里路云和月”“塞北明月长相忆”等多组散文。当代诗人教育家刘征先生给我2012年出版的散文随笔集《长不大的圆圈》作了题词:

  八千云月多豪兴,一束幽兰展素心。

  永远铭记并努力去实践大学写作老师陈企霞给我说的一句话:

  写作,关键是要有你自己对生活的新的发现,要有新意。

  ……

  给年轻的语文老师一口气说了个把小时,给爱好文学的学生接着又一口气说了一个多小时,最后留下几位有作文在我手边的学生,当面又逐篇点评了一会儿。

  不用话筒,不用视频,就这么面对面近距离从“遥望”说起,东拉西扯,不知所云,最后说到一天很短,一年很短,一生很短,应当珍惜当下,珍惜一切。

  感谢母校年轻有为的老师,感谢母校好学上进的学生! 感谢母校的关怀与抬爱,是母校让我年逾古稀还有这么一个机会“老夫聊发少年狂”,知足了。

编辑:郑伟勇

标签:
分享到: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