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铁杆忘年交
2020-10-10 08:23:26 来源: 缙云新闻网 作者:通讯员 潜问根

  

       从前,逢年过节,总是可以收到不少忘年交来自东南西北的贺卡贺信,令我心潮起伏,温暖无比。

  贺卡贺信时代过去了,网络时代来了。这些年来,退休在家,许许多多的忘年交都会在手机上从地球的各个地方纷纷给我这个普通平凡的教师经常问好,令我感动万分,幸福满满。

  更有不少铁杆忘年交,近年来每天清晨都要亲切地问一声“老师好”。我知道这普普通通的一声“老师好”,绝对胜过任何美酒,胜过一切良药,胜过万两黄金!

  铁杆忘年交中有远在大西北塞上江南的娟儿和西安古城的小丁。他们都是人到中年,日夜忙于事业。娟儿只是任教过她高一,高二她去了文科班,我们就失联了。直至2017年11月我给宁夏一些忘年交快递奉送是年仲夏出版的历史小说《一勺西湖水》,尚不知道她在哪儿。也许是她从某同学处得知我的联系方式了,很快就用钢笔写了一封信邮寄给我。

  娟儿在信中说:

  “种种机缘巧合,近三十年后我又和我敬爱的老师取得了联系……早上一个开心的问候,或者一段幽默的视频,或者一首悠扬的歌曲……老师安享晚年,学生有幸陪伴,人生乐事!”

  西安的小丁现在是一所完全中学的校长,工作压力之大可想而知。当年任教他高中三年,当了他三年班主任。他又是班级的语文课代表,每天都会有所接触交谈。而今他说,每天早晨都给老父亲和我这个远在长三角的老师送一个真情的“早安”。

  经常会在脑海里回放小丁拥抱我的一幕:

  2013年10月27日下午傍晚时分,二十年未见的小丁出差上海,早早联系好在沪的老同学小王,相约一起来访。他们一到我家门口,小丁见我站在那儿,一声“老师”话音未落地,就一下子扑过来把我拥抱在怀,久久不放,待到放开,“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小王站在一旁,羡慕嫉妒哪,推开小丁,即扑上身来,将我拥抱!

  被二十年前的宁夏学生拥抱,这是第一次。

  学生送我拥抱,我感到周身热血奔涌,顿时年轻了二十岁!

  近在浙江的丽水、缙云、金华、武义……忘年交,他们或已经退休当了爷爷奶奶,或接近退休,正在努力站好最后一班岗。众多的忘年交中,当年我任教他们的时间或长或短,有的甚至因为特殊情况,还不到一年。但茫茫人海中也许是缘分吧,他们与我似乎已经密不可分,师生情谊之深,非每日早晨问一声“老师好”不可了!

  武义县的几位忘年交可说真的是太铁杆了!

  2016年5月3日下午突然手机上接到一个陌生电话,问“您是不是潜老师?”我说“是呀,什么事?”对方说:“太好了!终于找到您了!”紧接着就收到短信:

  敬爱的潜老师:您好!我们七四届武义县高二(六)班的同学,于“五一”劳动节日欢聚一起,大家都非常想念您。一谈起您,我们每位同学都非常崇拜铭记在心。尊敬的潜老师:时光一闪已过了四十二年,让我们向您问候,向您致敬!我是鄢好同学。

  潜老师好!我是武义一中74届6班的徐东,还记得我吗?我们都很想念您,知道了您的电话号码都很兴奋,都想去看您,您能加我的微信吗?2016年5月3日下午2:58。

  四十多年前的学生,仅仅任教过他们一年时间,而且是在文革期间。长期失联之后,他们居然千方百计查找到我的手机电话号码,先是打电话询问,证实是我以后,紧接着就发短信,其语气之急促,想念之切,能不令我感动?

  5月13日下午,他们就组织安排在西子湖畔杨公堤味庄的师生聚会。从武义驱车过来的,在杭自驾车来的,二十余人,男女同窗欢聚一堂,回望青春岁月,交流人生感悟,说说笑笑,无不感慨万分。聚会后曾不揣浅陋吟得一绝:

  熟溪一别久无联,相聚西湖尽冁然。

  风雨人生应润屋,珍之享用忆沧田。

  聚会后就常常电话联系。微信联系就建起一个群,取名为“青葱岁月”。建群后每天早晨我们就互相问好,一声声“老师好”,都带给我无限的温暖与力量。

  清晨一声“老师好”,春夏秋冬不间断,固然铁杆。平时把这个“老师好”深藏心底,偶尔露一下峥嵘,亦为铁杆。

  塞上江南与小丁同班的小白,家住贺兰山下。记得高三学年的元旦晚会,全班同学的兴致特高。大家说这是我们高中阶段的最后一个元旦了,要玩个痛快。男女同学自编、自导、自演,唱的,跳的,演小品的,真可谓丰富多彩,全都尽兴了。晚会结束前,小白建议我再给大家讲几句话。我也就站起来说了“让我们相聚在北京天安门,相聚在美丽的西子湖畔”这一类的话。我的意思是鼓励大家努力拼搏,高考考出好成绩,到北京去,到美丽的江南去。也暗含我退休后要去北京,要回江南的意思。

  眨眼间,小丁小白他们就高中毕业了。又一转眼,他们中的许多人又分别从不同的高校毕业了。而到了2001年秋天,我的教学生涯也船到码头车到站,划上了句号。

  2002年国庆节,我和老伴去了北京照看陪伴3岁的小孙女。节日前夕,突然接到小白的电话,说是他要从贺兰山下来首都看我。

  见面之后,他坦诚地告诉我说:我是为高中毕业前元旦晚会上您那“相聚在北京天安门”这句话而来的。

  好个小白,我的学生,我的铁杆忘年交,真是一诺千金啊!

  十余年后,2015年炎热的暑假,小白带了他的孩子从塞上江南来到烟雨江南西子湖畔我的身旁。他述说道:

  在银川自家出发前,我把装有这幅“沙湖鸟翔”西北风情刺绣的小小的纸匣子交给孩子,慎重其事地告诫他说:这次我们去浙江杭州看望我高中的班主任语文老师,你的任务就是一路上把这个礼物看管好,到了杭州亲手交给潜老师。刚读完小学二年级的小小白同学认真地点了点头。从离家出发那一刻开始,他就把纸匣子抱在胸前,不离不弃。在武汉车站转车时,匆忙之间,把纸匣子忘在候车大厅休息的座椅上,走出一百多米后,突然发现纸匣子丢了!大叫一声“哎呀”,赶紧回头奔跑到刚刚休息的地方,幸好纸匣子还在,抢在怀中,冒出一头大汗!

  忘年交小白说完,欣慰地看看自己的儿子,含情脉脉。

  面对小白和小小白,感动万分,我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

  白天忘年交父子游览西湖,夜晚灯下一起闲谈语文学习。我给他们说:要学好语文,没有捷径,更没有秘诀。记住并努力做到:多多读好书,多背古诗文,坚持写日记,认真练好字。如此持之以恒,必有成效。

  小小白似有所悟,点点头。

  想起杜甫的诗句:人生交契无老少,论交何必先同调。

  转眼之间,小小白小学毕业升上初中。刻苦努力的他,一直来在班级年级都是名列前茅。

  塞上江南只任教过高三那一年的学生张宁,考取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留京任职。前年教师节他送给我的节日祝贺词是:

  潜老师:?哪个学生能遇到您,都是他的幸运!哪个学校能拥有你更是她的光荣!祝我亲爱的老师身体健康,永远快乐!

  虽是赞誉有加,却也不失为肺腑之言。

  每当夜幕降临或凌晨早起,安坐书桌边,打开台灯,准备看书写作时,都习惯地先注视一会儿这台灯的根雕底座,就自然而然想起故乡的卢大夫。他是老家文革结束前两年的学生,没有机会上大学,自学成才,当上了中医大夫,且在故乡小有名气。2016年7月,他选择在高中毕业四十年的师生纪念聚会时把这个自己亲手制作的台灯赠送于我。粗看之下,似有几分野趣,细细品味,铁杆忘年交的师生深情全在其中。

  笔名“路之”这个学生只是辅导他的电大毕业论文才有所交往,相处时间很短。是他,后来得知我远赴塞上,1986年春节趁我返乡之时馈赠我一枚他自己篆刻的印章,在一边题字:看塞上似江南以塞上为江南丙寅新春为问根老师篆。路之。

  这枚印章“塞上江南”就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成了铁杆忘年交的见证。

  庚子年春节前忘年交山前春笋一得知我们要搬家,就趁上班前的空隙帮忙搬运,尽力而为。紧接着又让花店给我们送上大大的一盆鲜艳盛开的蝴蝶兰,真叫锦上添花。

  潜龙悠悠已经年届古稀,早在1969年我奉命从金华去武义参与创办所谓的“五七”高中开始认识接触,整整相处两年。我是班主任,他是班长。我编小话剧《战备弦》,他登台演主角。1974年我离开武义后一直以来都有联系。知道他人生道路坎坷不平,但他心态始终比较平和。爱好音乐,擅长吹拉弹唱。年过花甲去老年大学当了多年的二胡老师。我人到中年独自去了塞上江南,他得知后赶紧从武义到我老家看望我的家人。那些年逢年过节,贺卡飞来飞去。如今微信联系更如近邻对门。今年春节后得知我和老伴搬了家,立即网购了一大捧鲜花让人送上门,给我们的新居添加了许多喜气。

  春夏秋冬,寒来暑往。还有许许多多忘年交或不远万里特地来访;或相约二三位一起来探望;或不定时来随便一坐,开水一杯,闲话一堆;或凡出差来杭必登门一见;或绕道当面一聊;更有趁爱人出差杭州之机千叮万咐代为拜访问安的……亮亮是快退休的老师。有一年的秋天,他在老家带了一些缙云土话叫做“藤梨”的野生猕猴桃先出差到省外,回浙江后直奔我家,把这珍贵的水果送上。说是怕交给快递公司一不小心就被压坏了,可惜。还说这“藤梨”又是他的学生亲自到山上采摘来的,因而更不敢轻易交给快递公司了。面对这些辗转千里送到我手上的野生水果,我感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连声说“谢谢!谢谢!”

  ……

  鼠年春节前后抗病毒宅在家里。忘年交小李多次给我们送新鲜蛋儿和蔬菜。忘年交梅儿、桃儿、山前春笋、五云、蓝天白云、碧云天等等时不时微信联系,询问有无青菜大米……

  尤其不能不说的是塞上江南忘年交宁夏石嘴山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樊大夫。庚子年春天,他积极请缨前往武汉投身防控疫情之战,于繁忙紧张的医务工作间隙,写下八百字精短散文《武大早樱开了》,让我当他的第一个读者。此举令我倍感欣慰。我们已经二十多年没有个别联系了。微信还是早几天才加上的呢。他在微信里说:

  时隔27年还有此荣幸,请老师亲笔修正劣文,感动至极。遥想当年一篇《赤脚下田与洗脚上路》在恩师指点下发表于报刊,激起我学习之兴趣,促进我语文成绩速增长。大学里成立”晨潮文学社”,主办校刊一年。自走上医疗岗位,繁忙中竟逐渐丢弃笔耕。而今抗疫闲暇闭门不出,自然心静笔勤,所感所悟油然而生。

  援鄂结束回宁夏后,樊大夫把自己在武汉抗疫期间写的日记和队友们写的日记、家书、诗词等等与一同抗疫的刘大夫经过一番编辑,配上照片、插图,交付一电脑公司制作成册。樊大夫在第一时间把《援鄂日记》快递给我。当我手捧这本沉甸甸的极其珍贵的纪念册时,我的眼前立即闪现出一个个抗疫第一线全副武装的英勇的白衣战士,其中就有我的铁杆忘年交樊继军大夫……

  说不尽的铁杆忘年交啊……

  读书教书一辈子。昨天的中学生,今天的好朋友。年逾花甲,赢来许多忘年交;年逾古稀,更赢来若干铁杆忘年交。 为师一生何所求?最爱清晨“老师好”。

编辑:郑伟勇

标签:
分享到: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