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母亲的启蒙
2020-06-12 07:47:52 来源: 缙云新闻网 作者:通讯员 陈喜和

  本想在母亲节时写点怀念母亲的文章,结果在想动笔的时候,节日早已过去了。今草就一篇,权当消释一下自己对母亲的思念之情。在所有人当中,母亲对我的影响是最大的,特别是对我的启蒙。母亲的启蒙教育非刻意为之,而是在日常劳动和生活中,因事而发,临场发挥,似和风细雨,润物无声;也非一朝一夕之功,而是日积月累,潜移默化。启蒙内容包罗万象,涉及到那时农村传统的为人处世最朴素的道理、生产生活和自然现象最基本的常识。母亲是文盲,且受时代的局限,有些道理和常识尚停留在古人的认知水平,在今天的“有识者”看来,当属“迷信”之类,但对我来说,却是一种别致的文化,是我人生中一笔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我已把母亲的许多启蒙教育写入其他相关的文章中,在此不赘述,现把其余的一些梳理归类如下。

  解读自然现象

  小时候,常听母亲讲“天狗食月”的故事,说天上有一只硕大无朋的黑狗,平时都是睡着觉的,一旦醒来,就要吃掉整个或部分月亮。天狗吃了月亮以后,人们就要在室外挂着簸箕,摆起香案,大家一齐跪下,一边敲打着簸箕,一边反复地向天帝祈求:“天狗食月吐转来——”,天狗才会把月亮吐出来(复明)。如果不举行这些仪式,月亮就永远被天狗吃了。我们当时对母亲的说法深信不疑,并且为此感到十分地担忧。我在六七岁的时候,亲自见识过村民举行的这种祈求仪式。随着后来长大、求学,才明白,这只是一种正常的自然现象。

  小时候,我们看到月亮里有晃动着的人影,母亲说,那是神仙在砍木樨花(桂花)树。神仙一斧砍下去,树身被砍出了一道斧痕,当他再次举斧时,斧痕当即就消失了,树身恢复如初,就这样周而复始。神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砍伐,以致永远也砍不倒。

  母亲管暴风骤雨或夹着雷鸣电闪,叫“龙风大雨”,她说,这是龙在作法。每年的第一声春雷,母亲则认为那是越响越好,因为突如其来的震耳雷声,把许多蛇吓死在冬眠的地下或洞里,蛇少了,人就安全多了。如果在晚上打第一声春雷,母亲还要求我们用手拍打床杠,说这样就可以保佑平安。

  晴天的夏夜,我们常在户外纳凉,仰望广袤的夜空,群星闪烁。母亲认为星星与世上的人是一一照应的,天上有多少星星,地上就有多少人,有什么样的星星,就有什么样的人。当我们看到一闪而过的流星时,母亲说,这是“星过宫”,说明此时人间有人正在逃难。这个时候,母亲总是要求我们马上解开一枚衣服上的纽扣,以帮助那人成功逃难,也为自己积阴德。我们对逃难者深表同情,况且解一枚纽扣乃举手之劳,都乐意照办。我们在解纽扣时,好像进行着一桩引以为豪的壮举;解开纽扣后,又似完成了一项倍感欣慰的使命。至于“解纽扣”与“逃难”之间有什么内在的联系,母亲没有说,我们更不知道。

  漫谈生活经验

  小时候,我们经常帮母亲烧镬灶,如果火苗“呼呼”或“哗哗”作响,母亲说,这是炉在笑,说明家里要来客人了。如果饭后碗筷洗好了,突然发现还有碗筷落下,母亲说,那肯定也有客人来。几个碗或几双筷子,就有几个客人。

  母亲说:吃一顿饭不能连用两个碗或两双筷子,否则,男的就要娶两个老婆,女的要嫁两个老公;吃饭时,不能用筷子敲碗,如果经常敲,那以后或下辈子就要讨饭了;碗里的食物要吃干净,否则就要麻面;食物吃完了,如经常舔碗,下辈子要出世做狗了;饭菜掉在地上,千万不能用脚踩踏,否则就要遭雷劈;吃饱了,不能马上睡觉,否则就会“横津”了,也就是人再也不会长高了,只会横向大起来;睡觉的时候,脚要伸直,如果弯曲着,那双脚就再也不会长了;人的一生,要消费多少衣食是早就注定了的,如果你不珍惜,铺张浪费,把有限的衣食提早挥霍完了,那你的生命也就提早结束了;也不能用两床草席重叠起来睡觉,否则就要缩短自己的寿命。孩子们千万不能玩打碗花(石蒜),玩了后就经常会失手打碗;不能玩蒙花(一种类似芒杆的草芯,像芦苇花),要玩成耳聋的;进出家门,脚不能踩踏在门槛上,否则家里就会没有盐吃;不要向人家吐唾沫,否则就要生口疮;千万不能用手指比划蛇的大小,否则手指就要生蛇(脓性指头炎);晚上不能剪指甲,否则就会盲甲(指甲变畸形);我们有时随便坐在箩筐、篾篓、桶类等器具上,母亲就会马上制止说,这样坐,那以后生的儿女就没有屁眼了。她也总是告诫我们,大小便千万不能忍(憋)着,否则,就会得“黄泡病”。小孩子不能咬生的茄子,说咬了后,绿瓜虎(一种茄子的害虫)会把你的牙齿褪去(蛀蚀或变黑);不能玩麻雀,玩麻雀脸上会长出雀斑来的;也不能玩青蛙,否则,走路就会碰伤脚趾头,等等。听了这些后,我们都感到有些害怕,更不敢轻易尝试,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习惯了。

  有时我们吃饭时不小心咬破了舌头,母亲安慰道:“那是你想食肉了,没有事,你很快就有肉食了”,那时候,吃肉是一种奢望,当听到有肉吃,那舌头自然也就不疼了。如果家里杀了鸡鸭,哪些部位给谁吃,基本是固定的。母亲的做法和理念是:鸡鸭的头必定给一家之主的父亲品尝;鸡鸭的脚爪给我和弟弟啃食,因吃过此物,人就会很“闯”(顽皮好动),男孩子闯一点没关系;而鸡鸭的翼梳(翅膀)则给我的两位姐姐享用,女孩子吃过鸡鸭翅膀,头发就容易梳理。

  母亲说,吃喝时千万不能吃进头发,头发在肚子里会凝成血块,人就会生病,甚至死亡。她还给我们讲了一个“头梳蕈”治病的故事:从前,一个人误食了头发,结果肚里凝了血块,生了大病。延请各路名医诊治而无效。有一个庸医,为骗取钱财,说自己能治好这种病,结果病情越治越重。最后黔驴技穷,借口找药,带着病患家人在村边的小树林里转悠,准备寻机逃脱。家人逼问到底找的是哪种药?庸医也豁出去了,就瞎指眼前一把烂木梳上的菌菇(土名“头梳葚”)说:“就是这种药,煎着服下就好了”,说完,乘机赶紧溜走了。家人如获至宝,匆忙采下,煎好让病人服下。庸医歪打正着,病人果然排出了血块,毛病自然好了。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说。

  那时,经常有麻狸(野猫)到农家来抓鸡。母亲说,麻狸是有“麻狸神”附身的,谁家的鸡埘门没有关,它就到谁家抓鸡。因而我们全家人,每天睡觉前总是要检点查询:鸡埘门关好了没有?

  趣解植物性状

  母亲虽然很少上山下地,几乎不参加农业劳动,但她懂得不少有关农作物的性状。她说:“番莳是聋子,大豆是小姐,洋芋是毒药,菜头(萝卜)是解药。”她解释说:刚扦插的番莳,生长缓慢,用锄头草削铲了番莳地,就等于掏了番莳的耳朵,长得自然也就快了;大豆的叶子最喜欢炉灰(草木灰)的施撒,就像小姐爱用胭脂花粉搽脸一样,施撒过炉灰的大豆,豆荚结得就很饱满。当然,我们知道,“聋子”“小姐”只是一种形象的说法而已,“掏耳朵”指“疏松土壤”,“胭脂花粉搽脸”指根外施肥;至于洋芋本来就没有毒,那纯粹是以讹传讹,而菜头确实有些药用的功效。

  传播童谣谜语

  母亲虽然不识字,但也不妨碍她传播文化知识。母亲有哼不完的童谣,在雨雪天或农闲的时候,母亲一边做着针线活,一边在吟诵童谣,我们耳濡目染,烂熟于心,随时可脱口而出。如《星星白零零》《山歌》《客姑母》《家狗爬镬灶》《街狗喊点灯盏》等等。母亲还给我们出过很多的谜语,如“上格橱,下格橱,格格开出好珍珠”(石榴)、“青蓬蓬、蓬蓬青,洗股臀、忒嗒声,杨柳树、挂霜冰,绑腰带、再嫁人”(拔秧)。更难得的是,她虽不识字,但还会出字谜,当然,她只记得谜面和谜底的缙云话读音。如“言是青山不是青,两人土上说分明,三人骑牛缺只角,草木之中有一人”(请坐奉茶)等等。那时根本没有像现在这么丰富的儿童读物,只有这些童谣谜语丰富了我们儿时的精神生活,陪伴着我们的成长。

  讲授缙云俗语

  靠口头传承的缙云“古来话”,是经过千百年淘炼的语言精华,凝练、含蓄、深刻、通俗、传神,极富哲理,体现了农家人最朴素的为人处世的理念,反映了最普遍的社会现象,普及了最基本的自然常识。母亲经常用古来话来教育我们,受益终身。如人情世故方面:“爷亲娘亲,不如自己的脚手亲”“有饭请饱人,有酒请醉人”等;生活习俗方面:“学勤三年,学懒眼前”等;修身劝诫方面:“忍一忍,食不尽”“天上脱落来也要五更早”等;家庭婚姻方面:“爷娘待儿路恁长,儿待爷娘箸恁长”“拳头教出孝顺子,箸头教出忤逆儿”等;卫生健康方面:“人食春水日日蔫,鸟食春水日日鲜”“三十之前人寻病,三十之后病寻人”等;农事天气方面:“雪上加霜没有三日晴”“三月客难做,一头衣裳一头货”等等,不一而足。 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生活水平大幅提高,人居环境得到了极大改善。现在的母亲们对孩子启蒙教育的内容和方法,也与我们那时候大相径庭;交流的工具——语言,更是迥然不同,以前是清一色的缙云话,现在几乎都用普通话了,这就是与时俱进,或叫时代特征吧。

编辑:郑伟勇

标签:
分享到: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