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缙云公”郑汝璧的清廉事
2020-05-13 09:48:00 来源: 缙云新闻网 作者:吕丰平

  明·郑汝璧,男,生嘉靖丙午(1546年)正月十九日,卒万历丁未(1607年)七月二十日,得年六十有二,字邦章,号昆岩、愚公,缙云城东人。明隆庆二年(1568)进士,时人尊称“缙云公”。考《郑氏宗谱》,系郑氏第16世孙,信字行29公。

  郑汝璧性忠孝,持正不阿,八岁能文,宗濂洛正脉,相继考中隆庆丁卯科乡试第六十七名,戊辰科会试第二百三十五名,廷试罗万化榜第二甲第五十二名(23岁)。

  其科举进仕后,初授刑部江西主事,升本部员外郎,升郎中。调礼部仪制司郎中,转迁吏部验封考功文选司郎中。升翰林院,提督四夷馆太常寺少卿。左迁福建布政司左参议。升广东按察司副使兼督海南学校。丁母忧。复转山西赤城兵备副使,升河南布政司左参政。升陕西按察司按察使,兵备榆林等处。升山东布政司右布政使。升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巡抚山东等处营田、提督军务。

  丁父忧后,复调南京太常寺少卿,升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巡抚延绥等处地方赞理军务。升兵部右侍郎兼都御史,总督宣大山西等处地方军务兼理粮饷。因病奉旨暂准回籍调理。旋卒,御制祝文遣官致祭,敕赐全葬。墓葬在缙云东渡镇澜口村飞凤山(至今大体保存完好),巨石雕花,规制宏大:置有石人、石马、石龟、石羊、石猴等,建有石牌坊。著有《皇明帝后纪略》、《皇明同姓诸王表》、《皇明功臣封爵考》、《大明律解附例》、《臣谥类钞》、《抚东疏略》、《五经旁训》、《延绥镇志》、《由庚堂集》。

  郑汝璧一生履职无数,勤政务,守清廉,遵法度,崇孝悌,秉直刚正,不徇私情,留下几多廉洁清风美谈。今据荣禄大夫、南京兵部尚书孙矿所拜撰之《郑公墓志铭》阐析一二,飨之于众:

  一、严立法定清规 正己束人

  《郑公墓志铭》云:“余甲戌登第,入礼部见一衣冠者,自堂皇下,问之,堂吏云:新仪制郑公也。倏然鹤举,望之如餐霞人。无何,予自职方主事调主客,则为寮友矣。时署中诸公方共读《汉书》,公即订约期十日,各携所读帙来,直会者朗诵,众生听之,有疑义共相与析,旨焕然冰释。盖公每遇事辄立一法,皆力简而事集,后人享其益莫能改,不独读书然也。仪制胥徒,多吾郡人,尝私谓所知曰:‘缙云公甚能于官,聪察无与比,我等每闻传呼声,辄汗出浃背,谨思而对,无醮诃乃已。’亲藩名封属仪制,诸掾役分曹纳贿,习为故事,世宗自兴藩入继大统,尝共中贵叹息曰:‘礼部好一王府科。’公乃翻诸旧牍,定为画一例,具草大宗伯奏行之,自此宗藩各自知,应得不应得,不问诸役,仪部称肃清焉。是时宜兴万文恭公为大宗伯,甚重公,公又赞定制度,抑奢僭等数事。于是,京师一时翕然,称‘郑仪部’。有疑事必问曰:昆岩公云何?若予辈同署者,则尤醉于陶冶倾心服也。”

  于此可见,郑汝璧在宫廷礼部新任“仪制”一职时,为遏制朝廷士大夫徇私纳贿恶习,首先从“定仪制”入手,列明“应得不应得”诸般清规戒律,惩纳贿,抑奢僭,倡清廉,使人有章可循。然后,他以身作则贯彻执行,铁面无私,对贪腐者严加督察、惩治,令人心悦诚服, “于是,京师一时翕然”。

  二、慎执法察冤情 公允断案

  《郑公墓志铭》载:“公隆庆戊辰(1568年)进士,初授刑部江西司主事,累升云南司郎中,云南司。典畿内,京师人颂公明断,咸愿就质,爰书成于手,受罚者自以不冤。锦衣主缉诸不法,健役贪功,以鹰击毛挚相师,狱词多诬,公一一反之,且命卫役不得入署门,宿猾无所其尽辞,持卫篆者亦心折焉。大司寇石首王公精于察狱,诸司属莫当其意,惟公所断无驳辞,谓公才可大受。而江陵公初当轴,锐于求才,闻公治行,以为绝伦,欲调公铨部。铨部诸公虑公来或出己上,得仪司缺,遂急谓之。”

  由上可知,郑汝璧曾就职于刑部,掌司法断案,明察秋毫不信邪,力倡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来办案。时有锦衣主不法被缉捕,健役求功心切,竟然效仿“鹰击毛挚”之法来认证事实,判定罪与非罪,全交由老鹰一啄毛挚来定夺,于是“狱词多诬”,影响公允断案。郑汝璧秉持客观公正断案,不顾个人得失,据实一一反驳,维护法律尊严。

  三、不逢迎拒徇私 照章办事

  《郑公墓志铭》曰:“仪制与文选、职方,京都所谓三大郎者也,乙亥竟调验封。余自马上闻之,以告王尚宝敬美,敬美曰:‘此兄竟用耶,于今事皆首揆主之,今昆岩兄可谓知最深者矣,然竟作得何事?’此语近似然,亦未然。公在验封可半年,始为陆沉状,亦阴有所推毂。丁丑大计外吏,则矢心以黜不肖,有一二犯公议者,其人方走首揆门下,踪迹甚昵,自谓立致开府,闾巷亦哄然谓然。榜出,竟俱黜,闻者且骇、且快、且服。又有一贤者,时相衔之,必欲黜,公力持再三,未能得。时冬月已行尽,会有巨寇自其境发觉,旨下削籍,次日公往见,则曰:‘某者昨已处矣。若谓我亦能予夺,无俟汝也。’考功例入春闱分校,而江陵长君方入试,与公同经,公竣事即移疾,则以验封员外郎徐公元太代,长君果在徐房不第,乃大怨公曰:‘渠避不就,他人安肯中我?’逾月,转文选。履任日,即题推典史故给事中赵公参鲁以推官,超擢福建提学佥事同署,皆谓陟太奇,乃公作用固如此。公尝谓事机不可失,一见端即断当行之,稍迟恐生他说。又谓天下才自足供天下用,持秉者未能无私,慎勿以有私待之,参互事势,以资与才与地相提衡焉,私无所容矣。果其人宜私无害也,慎无逢迎,顾逆麟亦当避。因指科场事云:‘此亦一逆麟。’江陵有私人在留都,其人急欲入都,资亦适及,而公力持之。是时江陵当轴五年,诸隙未开,自谓无丝毫玷缺,以正论格之。方日欲攘善曰:‘此正我意。’是以公在选司,稍得行其志,所推举悉合士评。”

  由是得知,万历五年(1577年),朝廷大计开始,有二犯官成为审议对象,他们平素游走于首揆张居正门下,关系甚为亲近。然而郑汝璧却坚持原则,不逢迎,拒徇私,据实考评,将二人黜退,令人唏嘘赞叹不已。又有一贤官,时遭相(张居正)怨恨,势欲黜。郑汝璧力持再三,最终被保了下来。时冬月已行尽(年关),会有巨寇自其境发觉,欲旨下削籍。次日,郑汝璧往见张居正时说:“某(地)的事昨已处矣。若谓我亦能予夺,无俟汝也。”他不逢迎权贵,照章办事,于是也保住了好官,尽显刚正本色。

  朝廷考功按旧例要加入春闱考核,时逢张居正长子敬修考试。张派郑汝璧主管考核,希望能有所照顾。等到考试结束,郑汝璧就称病求退,改由验封员外郎徐元太代理。结果敬修落第,于是得罪了张居正。郑汝璧说:“我有意躲避,不为他办事,我知道今后不会继续受到重用了。”果然,一月后转为文选司郎中。到任那一天,郑汝璧立即提拔原给事中赵参鲁,以典官超擢福建提学佥事。同僚都认为此举太奇,郑汝璧说凡事看准了就必须大胆地办理,这是他的一生风格。他经常说:“事机不可失,一见端即断。当行之,稍迟恐生它说。”又说“天下才自足供天下用。特秉者,未能无私,慎勿以有私待之,参互事势以资,与才与地相提衡焉,私无所容矣果其人宜私无害也,慎无逢迎,顾逆麟亦当避。”

  张居正一个亲近的人,原在留都南京,正急着要求调进京师,资历条件也符合,郑汝璧同意了他的请求。当时,张居正当权五年左右,朝廷内矛盾尚未激化。郑汝璧认为他还没有明显的过错,从和善正直的角度,往往给予规劝和提醒,张也不时说:“此正我意。”胸中有秤媚骨窄,心底无私天地宽,所以郑汝璧在天官任期内能有所作为,并得到同僚赞赏。

  四、勇杀敌慈救民 家国为先

  《郑公墓志铭》记:“辛卯,起井陉兵备副使。会先任者迁赤城参政,赤城乃在上谷最北,直悬出塞外,三面皆虏,虏情最剧,其人畏往。乃督抚为奏留铨部,遂以公补其缺。公不以边地为苦,不以远徙为愤,坦然就官。至则以军容肃下,略去内地苛礼,时衣裤褶,与诸将驰走郊原,校武技,讲战略,赴阳和谒制府,皆以马不以舆。时虏塞称臣久,边酋少事,然夷性难驯,时时小为劫,前此者恐开边隙,多委蛇忍之。公则纵乃骑兵,斩其首虏,为辞曰:‘汝为逆,安得容汝?且我中国人为盗者,皆杀无赥,况尔丑虏。’虏慑服去。钟给事羽正阅边,报疏云:“臣偏历诸边,明目张胆敢战守者,惟郑汝璧一人而已。”赐白金、文绮。是冬,晋河南左参政,明年,迁榆林中路按察使,西虏不款,公风励诸将,勤训练,戎务改观。明年迁山东右布政使,寻擢右佥都御史,巡抚山东,实代余。是岁,山东、河南皆大饥,公加意轸恤,谕郡邑权宜通有无,给金给米。又命诸市集具饘粥待饿者。委任得人,分给有等,饥民咸饱无争竞,所活六百三十三万有奇,士人勒石记之。青州贼寇魏邦齐倡乱歼之,赐白金。而河南遂至人相食,天子发帑万金余,遣光禄寺丞钟公化民兼御史往赈之,公卿皆捐俸。大司徒蒲杨公扬言于众曰:‘救荒乃巡抚职,若一值荒,即发内帑,安用巡抚为。今岁山东、河南饥馑同,山东有郑公,遂若不荒者,然河南乃如此?’众皆服其言。”

  由是而观,郑汝璧的清廉之风,源于其内心深厚的家国百姓情怀。他在家居住了12年后,于明神宗万历十九年(1591年)朝廷下诏起用,任井陉(今河北井陉)兵备副使。不久又调任赤城(今属河北)参政。赤城是明边防重镇,与蒙古鞑靼为邻,郑汝璧积极加强边防,整顿军队,常与诸将驰骋荒郊,考核武艺,探讨战略。当时鞑靼与明讲和几十年,边塞无大战事,但鞑靼仍不时有小股入侵劫掠,各地边将怕引发战端,要为开启边衅负责,因此对小股劫掠常加容忍,不加回击。郑汝璧以保民为务,遇有鞑靼入侵,即派骑兵出击,斩杀入侵者。他警告鞑靼说:“你们叛逆不法,怎能容忍,中国人为盗都要斩杀无赦,何况你们。”鞑靼人惊服,不敢再来。给事中钟羽奉命巡视各处边境,后上疏说:“臣遍历诸边,明目张胆敢战守者,惟郑汝璧一人而已。”神宗特赐给金银绸绢以奖励,升为河南左参政,又转任榆林中路按察使。榆林也是北部边防重镇,郑汝璧鼓励诸将加紧军队训练,使榆林边防面目一新。

  第二年郑汝璧升任山东右布政使,寻加右佥都御史(明都察院设左右都御史,其下有左右佥都御史)巡抚山东。这年山东、河南发生大饥荒,郑汝璧千方百计设法赈济灾民,因措施得力,所任得人,先后救活灾民633万。但邻省河南因救济不力,出现人吃人的悲惨景象。郑汝璧知道后,又筹集粮款,派御史钟化民去河南赈济,使河南局势转为稳定。两省士人立碑加以歌颂。

  为人忠勇卫国、爱民如子,方得百姓爱戴;为官清正廉明、高风亮节,自得万世称颂。“缙云公”郑汝璧当之无汗颜。

编辑:陈革林

标签:
分享到: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