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刘基在缙云南乡的传说
2020-05-08 07:52:59 来源: 缙云新闻网 作者:通讯员 陈喜和

  刘国师是处婺一带百姓对刘基的尊称。以前,在春节或纳凉的夏夜等时间里,我村的见多识广者,经常讲述着刘基的故事。讲者有板有眼、眉飞色舞;听者屏声敛息、如痴似醉。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思想观念的变化,这种靠口头代代传承的乡土文化,逐渐走向衰亡。今把依稀记得的一些碎片,整理成篇,使流传了几百年的传统文化不至于随着老一辈的故去而消失。首先申明,缙云有关刘基的传说很多,我今所述者,可能与其他版本有较大的出入,甚至与史实有出入,因此,希望读者诸君,千万别太当真,聊作茶余饭后之谈资。

  一、郑葆杀鸡迎刘基。郑葆,缙云船埠头(一说名山)人,满腹经纶,深谙占卜、算卦、星象等术数之道,被尊为“郑国师”,世传本领在刘基之上。元朝末年,郑葆纵观天文星象,横览天下局势,预计元朝气数将尽,天将生变;虽然近几年会暂时形成群雄纷争的局面,但新朝的真命天子已经出世,天下很快就会重归大统。他很想辅助新朝天子成就一番帝业,光宗耀祖,恩泽子孙,无奈根据三世因果、六道轮回推算,自己是黄犬精转世,而未来万岁则是白虎精投胎,两人在前世就结下了梁子,因此这辈子没有君臣缘分,实为一大憾事,只好打算把辅助成就帝业的重任托付给处州名人刘基。

  某日,郑葆算准青田刘基要来缙云,于是杀了一只鸡,叫孙子拎到船埠头(缙温千年古盐道之缙云起始地)的埠头上开膛破肚,似有等待迎接客人之意。没过多久,果然有一陌生人前来,向他问路。看到他手中的鸡,问道:“今天非年非节,为何杀鸡?”郑葆之孙举着手中的鸡,回答说:“杀鸡留(刘)jī请jī”。刘基乃一代俊杰,这次来缙云,就有寻访和结交豪杰的愿望,他从这句话中,读出了分量,断定此处必有能人。于是仔细询问,当得知他的言行出自他的爷爷时,更相信自己的判断,于是要求引见。两位国师会面,一见如故,谈古论今,分析天下形势,纵论君臣之道,大有相见恨晚之慨。郑葆最后说明了自己的情况,力劝刘基探访新朝天子,辅佐其成就帝业,不负此生。

  刘基在缙云期间,郑葆带着他遍访仙都等地名胜,尽情游玩,结为莫逆。有天,烈日当空,郑葆去田地里干活,刘基闲来无事,在房前屋后转悠,当看到道坛上放着几口酱缸敞着缸口晒酱,刘基想显示一下自己的本事,就对郑葆的家人说:“赶快盖上酱缸的盖子吧,马上就要下雨了”,家人慌忙拿着盖子盖上。刚盖好,郑葆回家了,看到酱缸上都盖着盖子,有些恼火,卸下肩上的锄头,“嘭”地一声,锄头脑砸在道坛的石头上,大声说道:“谁把酱缸的盖子盖上的?”刘基说是自己的主意,郑葆感到有点不好意思,解释说:“今天是要下雨,不过雨只下在某某田岸的那边,我们这里是没有雨的。”事实正如郑葆所讲,丝毫不差。刘基真切地感受到郑葆的本事确实胜过自己,心里就更加佩服他了。

  二、刘基转辗访天子。刘基受郑葆的重托,根据风水学等术数原理,上察天文,下观地理,跋山涉水,历尽艰辛,探访新朝的真命天子。有一天来到安徽的某条溪流上,溪里有大批的鸭子在嬉戏觅食,溪滩上有一位放鸭子的青年仰面躺着睡觉,周围朦朦胧胧,似有紫气环绕。刘基眼睛一亮,只见那人四肢伸展像个“大”字,一杆放鸭的竹竿横放在头顶上,看上去分明是个“天”字。于是走近一步,“喂!”一声大喝,那人听到声响,转了个身,继续睡觉,左手抓起竹竿横放在腰间,右手横向伸直,头枕在上臂,两腿伸直叠加,侧面躺着,“子”字呼之欲出。那青年从“天”到“子”的两个睡觉姿势,衔接自然,浑然天成,刘基是个博学多才之人,一看“天子”大惊:此人睡觉的姿势都暗藏卧龙之意,定是非凡之人。于是便叫醒了他,跟他聊天,一聊之后发现,此人天赋异禀,抱负远大,谈吐不凡,果真是个能人,他就是朱元璋。刘基慧眼识珠,朱元璋当时虽然只给人家放鸭度日,但算定他今后肯定能成就大业,于是就动员他起兵争天下。并打定主意,跟定朱元璋,后来果然如刘基所料,朱元璋成为明朝的开国皇帝。

  三、刘基智解元兵围。朱元璋得到刘基等人的辅助,招募兵马,率兵亲征战略要地婺州(金华)。但由于兵力薄弱,城墙坚固,守将英勇,朱元璋久攻不下,于是便屯兵金华东南部的积道山,待机而动,后来被元军围困。积道山离婺州城内30里,是座平地而起、百来丈高的孤山,方圆三千多丈,雄奇险峻,山顶平坦如掌,易守难攻。在山上,朱元璋发动士兵畜养种植,解决生活问题。当时山上没有水,朱元璋说:“挖下去就有泉水了”,果然,大家在山上挖了几丈深,就有大股泉水涌出,恰好可以维持人畜的日常饮食。当山上的松树被砍伐得差不多,柴火都成了问题的时候,朱元璋说:“松树砍了会抽(就是树干砍了,树桩会长出新的芽)回来的”。说也奇怪,松树桩上真的长出了嫩芽,据说,直到现在,积道山的松树砍伐后都会抽。人们都说,这是皇帝圣旨口,说了就应验。由于地盘小,资源有限,被困时间长了,粮食就就渐渐入不敷出了。粮食吃光了以后,就杀马匹充饥,最后连所有的野菜都吃光了。绝望的气氛笼罩着整个军营,再这样下去,只能坐以待毙了。

  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刘基献上一计:首先,严厉封锁山上缺粮的消息,然后把山上仅有的一点大米熬成粥,让仅剩的一头猪吃下,然后把猪推下陡峭的山崖。那头猪像有神助似的,腾嘭——腾嘭——……一直滚到元兵的营帐边上。起初,元兵们听到山崖上传来声声闷响,只见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滚下来,还以为是擂石之类的武器,都赶紧退到一边,警惕地观望着,随时准备应对。等到此物落定,才小心翼翼地上前察看,原来是一头伤痕累累、已经断了气的家猪,才放下心来。他们迅速地把猪抬到主营来,主官知道刘基诡计多端,命人仔细地检查这头猪,害怕有诈。看看外面只是皮肉受伤,像是猪自己失足跌落,他们美滋滋地以为是上天为他们送来了美食。当开膛破肚时,大家被惊得目瞪口呆,绝对想不到猪肚里面竟全是白花花的大米粥。元兵们不知道这是刘基的退兵之计,一致认定朱元璋有上天的护佑,现在连猪都吃大米了,山上肯定是粮草充足,牲畜遍地,兴旺发达,就是再困上几年也困不死他们。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兵营,将士们的心理防线都被动摇了,主将于是决定撤兵,积道山之围遂解。

  当初,朱元璋的将士们在实施这个计策的时候,很不理解,直到围解后,才恍然大悟,真心佩服刘基的神机妙算,刘基的声望也就更高了。

  四、刘基深山访遇春。朱元璋深知,要取得天下,必须要有大批为之拼命效劳的战将。于是委派刘基寻访这方面的人才,刘基走访了很多地方,均无所得。

  冬日里的一天,刘基来到了永康三十里坑的坑口,看到了一只被坑水冲下来的草鞋,卡在乱石中。严格地说,那算不上草鞋,应叫“藤鞋”,因为那鞋不是用稻草做的,而是用一种大拇指粗、缙云人叫“面刺藤”的藤条编成草鞋的模样,足有一尺多长,半尺多宽。刘基看到后,认定山里必有异人。于是沿着崎岖小道前行,经过大半天的跋涉,终于来到大山深处一户人家的门外。一只狗叫着冲了出来,有一老妪出来喝住狗,把刘基迎进屋。刘基走进屋来,环顾四周:这是一处单门独户的小院,周围筑着照墙,屋顶和墙头盖着茅草,显得破烂不堪。刘基称自己是路过此地,借此歇歇脚。在交谈中了解到,她丈夫已过世,家里还有一个儿子,平时种地,闲时打猎,生活困苦,母子俩相依为命,儿子现在到山上捕猎去了。他生性强悍,脾气暴躁,力大无比,特别提防陌生人。并告诫刘基,见到他时,不能说是过路人,要说自己是多年未联系的舅舅,否则就说不上话。

  正在说着话,听到外面传来“咚”的一声,是树木倒地的声响,老妪知道儿子回来了,就慌忙地走了出来,正想告之家里来了“舅舅”,不料他呼着粗气,操着大嗓门先嚷起来:“嗨,怎么有生人味,哪来的生人味?”母亲大喝一声:“你这畜生,不知深浅,什么生人味,那是你多年不见的“舅舅”来了,还不快过来见面?”刘基乘机走了出来。他是孝子,对母亲言听计从,听母亲这么一说,就乖乖地向刘基拱了拱手,说声“舅舅好!”刘基一见这人,30多岁,足有八尺多长,虎背熊腰,脸庞黝黑,虽然穿得破烂,但筋强骨健,浑身透着一股英气。刚才放到地上的松树,足有300多斤,且是连根拔出来的,树干上用大拇指粗的藤条,捆绑着一只徒手抓的、重约200多斤的老虎,刘基直看得目瞪口呆,心里暗自高兴:“这正是自己要找的人”。三人一起吃了中饭,刘基与他混熟了,两人作了一些交谈,知道他叫“常遇春”,对他讲了天下形势,新朝的真命天子已出世,大丈夫应该建功立业,不能窝在家里混日子,并试探着问他,愿不愿意跟随自己参军当将军,尽享荣华富贵。常遇春被游说得动了心,就说“我愿意从军,只是母亲年纪大了,放心不下。这样吧,等母亲过世以后,我再从军去。”

  刘基听罢,心里凉了半截,心想:“要等母亲过世,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岂不误了大事?不行,我得想想办法。”这时候,常遇春的母亲正坐在照墙根悠闲地晒着太阳。刘基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故意与常遇春边走边谈,引他来到门外,呆了一会儿,刘基对常遇春说:“你力气大,露一手让我看看,像这垛墙,你能用一个手指头推倒吗?”常遇春不知是计,正挠到了他的痒处,自信地说:“那还不容易?”于是就用一个手指头一戳,那垛墙哗啦一声倒下了,只听院子里传出“啊”的一声,两人急忙赶进去,只见泥墙刚好砸在了老人的身上,两人赶紧把老人从墙泥里扒出来,已经气绝身亡了。老实的常遇春悲痛欲绝,还口口声声说是自己害死了母亲。刘基软硬兼施,先是对常遇春作了一些诸如“生死在天”“人死不能复生”之类的安慰;然后以“舅舅”的身份晓以利害:从军戴孝立功,日后可尽享荣华富贵,否则就告发他,以忤逆不孝治罪,两条路由他自己选择。常遇春被吓得屁滚尿流,跪求“舅舅”原谅,满口答应从军。唯一的要求就是将母亲遗体带走,刘基自然应允。于是他将棺材夹在腋窝下,跟随刘基下山。临行,刘基不忘放了一把火,把破屋烧了个精光,以断绝常遇春回家之念。

  五、遇春托船破城门。刘基带着常遇春下得山来,由于军情紧急,还未来得及安葬母亲,就匆忙披挂上阵,攻打金华城的梅花门了。元军在城头倾倒灼热的铁水,阻止攻城。于是常遇春忙去金华江抓了一艘木船,舀了半船水,双手托着回到梅花门,接住铁水,掩护其他将士攻打城门。此时,人叫马嘶,杀声震天,如瀑的铁水落在船里,沸水滚滚,烟雾腾腾。正当城门被攻破的时候,那船里的铁水越积越多,压得常遇春渐渐地支持不住了,身子慢慢地往下蹲,那盛满了铁疙瘩和热水的木船,顺势压到了他的身上。如果是一般人,早已粉身碎骨了,即便是对于常遇春这样的人来说,也是凶多吉少。

  朱元璋在远处看到常遇春倒下,不无担心地说:“不知常遇春会不会失(死去)呀?”刘基听了大惊道:“主公,赶快改口‘就是失,也要先见了主公后’”。于是朱元璋马上改口。正说话间,许多士兵搬掉压在常遇春身上的船,搀扶着他来到朱元璋的面前。常遇春因长时间托着一船几千斤重的灼热铁水,全身撑胀,加上木船砸在身上,连肌肉都陷进了铁甲里去了,血水不断地从铠甲里边渗露出来,大汗淋漓,脸色酱紫。这时候虽然还有一口气,但已说不出话了,朱元璋把他揽在自己的怀里,怜惜地一边用扇子为他降温,一边安慰。就这样,常遇春终因伤势过重,慢慢地合上了双眼。他是不幸的:首战虽捷身罹难,未享荣华千古憾;他又是幸运的:征战沙场几人回,万岁送终能有谁?

  六、刘基设计减赋税。刘基跟随朱元璋,转战南北,取得了天下。深谙君臣之道的刘基,处处陪着小心。那次朱元璋大宴功臣,火烧庆功楼时,本想把刘基也一起烧死。当时朱元璋在宴席上起身的时候,刘基也紧随其后,朱元璋质问:为何步步紧跟?刘基回答说:“古语云,‘臣不离君,君不离臣’,故而微臣紧跟万岁”。刘基靠着自己的聪明才智,才逃过一劫,朱元璋也无可奈何。

  朱元璋大封功臣时,不知为何,功高盖世的刘基只被封了个第三等级的“诚意伯”,虽然如此,刘基也不怎么在意,但想到自己为官一场,总要为乡亲们做点好事,才有些意义。那时候,民众负担莫过于赋税,于是刘基就暗中作好这方面的准备。有段时间,朱元璋常与刘基下棋,总是赢少输多,就问刘基是什么原因,刘基答道:“只要默念一则口诀,就能赢棋,就怕万岁做不到。”朱元璋感到神奇:“这个倒是闻所未闻,朕今天倒要试试,是不是灵验。”刘基说:“那好,臣念一句,万岁您就跟一句。”于是,君臣一边下棋,刘基“漫不经心”地用方言念一句,朱元璋不明就里,就稀里糊涂地跟一句:“永康房无粮——缙云山无粮——青田粮减半——减半又减半——还要?除了岩头——”当朱元璋跟着念到这里的时候,刘基赶紧跪下谢恩:“谢我主圣恩浩荡,泽及黎民,大明江山万万年!”开始,朱元璋被谢得莫名其妙,但很快就悟到了,知道中了刘基巧设的圈套,心里有些不痛快,但话既已说出,金口难改,只好顺水推舟,成全此事。因为刘基与缙云郑葆的关系,又是邻县,据说还有姻亲关系,而永康坑口村,有“小杭州”之称,是刘基与宋濂等学者常聚会吟诗的地方,何况他在永康三十里坑寻访到了常遇春,于是连带缙云永康也受到皇恩泽被。刘基为家乡的百姓做了大好事,百姓世代都铭记着他,也算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了,然而他自己却犯了忌,逐渐受到朱元璋的猜忌和厌恶了。

  七、万岁赔偿金头颅。伴君如伴虎,特别是像刘基这样能洞察入微的人,招致了朱元璋的猜忌,被认为是一个潜在的威胁,加上刘基的种种行为,对其更是厌恶有加,日益疏远,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当刘基感到大难即将临头的时候,有一天,灵机一动,见了朱元璋后,故意在那里发呆,朱元璋询问原因,才羞愧地说,自己年纪大了,竟连大赦的“赦”字都写不出了,朱元璋虽然觉得好笑,但还是提起红朱笔,在刘伯温的手掌上写下了一个大大的“赦”字。刘基如得大赦之令,于是告退,当离开了朱元璋的视线后,就高擎着手掌,说是朱元璋赦免了他,通过宫殿里和一路上的关卡,一路绿灯,逃回了青田。刘基知道此次在劫难逃,随即向家人交代后事后,吞金而亡,为自己争取了比较体面的了断方式。

  过几天,朱元璋得到实情,勃然大怒,认为刘基犯了欺君大罪,派兵追杀。追兵来到刘基家,只见一口棺材靠在柱子上。追兵知道,刘基已经归天了。但不肯就此罢休,于是就将棺材的大头锯下一段,打算连同刘基的头一起锯下来,拿回去向朱元璋复命,不料锯下来的竟是一段空的棺材头。刘基料事如神,早就知道他们会来这一手,就交代家人做了两个棺材头(两块彩头)。追兵们也十分佩服刘基的机智,不忍心真把刘基的头颅锯下,只好拿着那块棺材头回去复命。

  朱元璋看着那块棺材头,如烟往事历历在目,内心深处似有所动:刘基纵有许多不是,毕竟为大明江山立下了汗马功劳,现在人已经死了,即便有威胁也已经解除了,就让刘基有个完尸吧,不要再追究了。进而想想自己对刘基确实也有点过分了,内心觉得有些愧疚,这次虽然没有把刘基的头颅锯下来,但在情理上也算是被斩了一次头了,于是就用金子打制了一个六斤四两(十六两制)重的头颅,送给刘基家人,算是赔偿。故后人常用“六斤四两”来指代人的头颅。

  八、身后疑冢三十六。刘基的妻子一生都与刘基唱反调,说正她唱反,指西她往东。刘基在临终前,想垫软一些的枕头,就交代妻子说:“你就用石头给我当枕头吧,我喜欢硬的。”他以为妻子一定会违反他的意愿,给他枕软的。谁知,一代国师,料事如神,这次却失算了。妻子想:“我一生尽与他唱反调,这最后一次,于心不忍,就满足他的愿望吧。”于是,就用青石岩给他当枕头。据说后来驰名中外的青田石(一种叶腊石),就是由刘基的枕石演化而成的哩。 刘基预计自己死后可能还得不到安宁,让别人寻找不到自己最后的归宿地是最好的办法。于是他选了三十六块墓地,造了三十六穴坟墓,做了三十六具清一色的棺材。吩咐儿孙们,在自己下葬的那一天,在空的空棺材里,放进与自己体重差不多的石头,连同装殓自己的棺材,一同抬起,在场地上前后穿插、左右交织地参阵,以致连儿孙们都不知道哪具棺材是真的了,当然也就不知道哪穴墓是真的了。为了使坟墓的位置尽快在人们的记忆中消失,免于受到骚扰,他生前吩咐儿孙,每穴坟墓不留坟堆,每年清明节祭拜的时候,每人都要栽一株刺(荆棘)。于是荆棘越栽越多,并不断向四周蔓延,一代又一代,越栽离墓地越远,慢慢地,满山满垅都是荆棘了,墓穴究竟在什么地方,就谁也不知道了。据说,刘基的出生地文成县,其中有几座山,现在遍地都是荆棘,就是当初刘基的儿孙们栽下的。

编辑:郑伟勇

标签:
分享到: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