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未曾出土先有节
2020-04-21 09:12:06 来源: 缙云新闻网 作者:通讯员 陈喜和

  缙云南乡有一则谜语:“爷(父亲)蓬头,娘蓬头,生个倪(孩子)来尖溜溜”,谜底就是竹笋。

  我们这些地方有毛竹笋(冬笋连着春笋)、石竹(雷竹)笋和各种各样的野山笋,几乎一年四季不间断。

  竹笋是山珍之一,可鲜吃,可晒干;可炸可榨,可腌可卤;现在还有制成罐头的。烹制竹笋的方法,因人的口味不同而多样,但最经典的绝配是生菜笋,酸碱中和,两相得宜:笋不涩,菜不酸,味道倍增。

  缙云流传着两款极致的美食:“火烹羊,缸覆笋”。“缸覆笋”就是在竹笋刚长出地面时,就用陶瓷缸盖住,竹笋在不见天日的环境下就一圈一圈地盘曲起来,这种笋鲜嫩无比,味道绝佳。据说这种残虐生命的行为,罪孽很重,镬灶菩萨向玉皇大帝汇报后,要受到惩处,因而即使美味诱人,人们大多不敢轻易尝试。

  舅妈曾给我取名为“笋虫”,因我爱吃笋到了痴迷的程度。但“生不逢地”,合作化前,我家没有几株毛竹,山林收归集体后,基本是养笋成竹,能尽意地吃竹笋,成了我最大的愿望。住在山里的舅舅家有各种各样的竹子,几乎一年到头都有竹笋可挖,我去他家,第一要务就是挖笋,见笋就挖,甚至把准备养竹的笋也挖掉,还把笋挖得支离破碎,常常惹恼舅舅生气。

  我七八岁时,有次舅舅挖到了一支10多斤重的“泥底黄(尚未长出泥面的竹笋,质量最好)”,对我说:“你如想吃,就住在我这儿,晚上烧起来吃。”我一向不喜欢住在自家之外的任何地方,尤其是父母不在身边的时候。但为了吃笋,只得忍受孤寂,在很不习惯在山里熬了一夜。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老家分到了一些竹林,但我又因谋生在外,竹园自有“热心人”惦记光顾。然而,堤内损失堤外补,亲朋好友甚至学生,知道我的这个嗜好,都纷纷给我送笋,甚至把部分竹园让我短期经营,以致年年岁岁都有竹笋享用。爱吃笋,也爱挖笋,尽管技术差劲:笋非长出地面而寻不到,有时踩到了笋尖才发现。为此,曾请教了许多挖笋高手,授受了许多要领,然而在实践中,学不能致用,收效甚微。

  小时候,我与二姐在人家的竹园里,用刀挖了大半天,挖到了一支几斤重的竹笋,兴高采烈地拿回家,结果被爷爷狠狠地训斥了一顿,然后带着我们把笋还给人家,爷爷还向人家赔了许多好话。爷爷的言传身教,给我们上了一堂扎扎实实的人生课,对我们的健康成长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受益终生。

  小时候剥笋,把笋衣(笋壳根部的白嫩部分)剥得干干净净,只留下笋肉。母亲说:“真可惜,这样剥,只留下一个核(小部分)了”。我母亲是山里人出身,剥细长的野山笋自有祖传的妙法,质量好,速度快:把笋尖掰为两半,把半边笋尖反绕在食指上,然后翻转山笋,一直卷到头,只要卷两次,一支山笋就剥好了,嫩笋衣完好地保留着,外壳全都剥落。

  我们那时候,几乎没有玩具,心灵手巧的母亲就用剥下来的笋壳,做成雨伞、喇叭等小玩意给我们玩,甚是开心。笋壳还可以当牛羊的饲料,也可做肥料等。成竹后自然脱落的笋壳,我们叫“箬壳”或“竹壳”,我们常常去捡拾。有时竹壳尚未完全脱落,挂在嫩竹节上,就使劲地摇落,结果把竹(笋)尖给摇断了。

  竹壳的用处很多:可用它包粽子,但香味不及青箬;可用来做笠帽,雨打湿后有点重;妇女们把它拉扯平整,用来剪鞋样;用它来做盛米面等物的箩箜;用它做成各种扇子;把十来片的竹壳捆在一起,把大头捶成丝状,用来做粉墙壁的石灰帚;还可以把干燥的竹壳浸泡后用钢针拉成细丝,再纺线打成绳索出售。

  在农村,有个很普遍的现象,就是某人的竹园与其他人的山林或土地相邻,竹笋可没有亲疏你我之分,也没有地域概念,哪儿有生长的条件就去哪儿安家,结果引发各自主人的纷争:“这明明白白是我的笋出在你那儿,我要挖回去!”“这清清楚楚是我的地里(山上)长出来的竹笋,当然是我的!”这种纷争见仁见智,直到到现在还没有评判的标准,大多是谁强势谁赢或谁发现谁手长就归谁。也有把笋挖了平分的,或竹笋的娘家允许对方养笋成竹,就当是嫁出去的女儿了。

  缙云南乡有个习俗一直流传到现在,就是每年的立夏节,除了中饭后都要用大拎(大杆秤)称体重外,就是还要上山寻找竹笋焖立夏饭,因为笋的生命力强,认为吃笋是“接脚骨”。靠体力生活的农家人,寄托着一种美好的愿望:吃了立夏饭后,脚骨硬挺,干起活来带劲,生活才有保障。如果弄不到毛竹笋,就用其他的竹笋替代,或摇晃已经长高的毛竹笋,把顶尖嫩的部分摧折下来。

  竹笋是世界上最健壮、生长速度最快的植物,因而在农村,用“像泥底笋一样”来比喻婴幼儿或青少年长得白嫩壮实;“和笋样(与竹笋一样),快长快大”,是对孩子、尤其是病弱孩子的良好祝愿。以前些个子矮小或病弱的孩子,就认毛竹做亲娘,以期像竹笋那样长得高大健壮。在大年初一或另选吉日,母亲带着孩子来到毛竹园,选定一棵高大且枝叶繁茂的毛竹,举行认亲仪式:点着香烛,烧些纸银,说明原因,要求护佑等。然后孩子双手抱住毛竹祈求:“茅(毛)竹娘,茅竹娘,该年你长,明年我长;你长(cháng)我也长;你迫(挨近或碰到)天,我迫墙(墙头),后年和你一式(样)长。”这种做法,自然是徒劳的,仅仅表达一种良好的愿望,或只是一种自我安慰的精神寄托。 古往今来,在许多的诗联里,把竹笋当作描写的意象。当然,在不同的环境中或不同人的意念里,形象各不相同,有反面的,有中性的,当然更有正面的,例如:“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讽刺嘴上浮夸刻薄,没有真才实学的人;“稻草捆秧父抱子,竹篮盛笋母怀儿”,这纯粹是一种文字游戏了;“喜见红梅才结籽(子),笑看绿竹又生笋(孙)”,利用谐音,祝福新人婚后多子多孙;“未曾出土先有节,纵使凌云仍虚心”,以笋喻人,不管是出身时的低微,还是以后身居高位的显达,都能始终保持谦虚的胸怀和高尚的节操,这是为人处世的最高境界了。

编辑:郑伟勇

标签:
分享到: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