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清明无客不思家
2020-04-07 09:22:13 来源: 缙云新闻网 作者:通讯员 潜问根

  我的父亲还是在我牙牙学语时就因病亡故。慈父见背,剩下孤儿寡母,寄人篱下。

  待我长到七八岁上小学后,每年的清明时节,母亲便带我去父亲坟前祭扫。

  从城里到郊外墓地要走半个多小时的小路。旧时母亲裹了小脚,走路慢,一路上很少说话,我紧紧地跟在母亲身后,也很少说话。

  来到一小山坡父亲的坟前,母亲默默地从小篮子里拿出几个小碟子,放好祭品,整齐地摆放在地上,又点上香烛。她站在坟前,手执三支香,拜了几拜,轻轻地说一句:“今天清明,我们来看你了。”

  说完,就慢慢地蹲下去烧一些黄纸和银锭。

  母亲一定有许多话要说。我想。

  可是,母亲再也没说什么了。

  年年清明都一样。我也不敢多问,不敢多说。我知道母亲心里一定很难过。

  后来,我上了中学。也许是母亲见我渐渐开始懂事了,有一年的清明,扫墓回来的路上,她同我说:你从小没有父亲,如果还是旧社会,没有解放,你是没有书读的。现在你有书读,要好好读啊......

  靠学校每个学期的减免费,我终于读完了中学。

  靠着母亲每月极微薄的收入,靠着亲友的救助,后来我又终于读完了大学,有了工作。又后来,我也终于有了一个温暖的家。母亲年事渐高,步履维艰,每逢清明便由我偕妻扫墓。

  转眼,我的孩子读小学了,清明时节便由我带着孩子去扫墓。

  扫墓归来,孩子们总捧着满怀的各色杜鹃花。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母亲也走了。

  “父母在,不远游”。母亲去世几年后的一个夏天,我只身去了大西北。翌年清明节前,妻一人在家日夜辛苦操劳,终于把父母的坟移在了一起。秋风乍起时分,她也来到了黄河之畔,贺兰山下。我们背井离乡远走天涯,和故乡相隔何止万水千山。

  每年到了清明时节,我们在北国都会面向南方,仰望蓝天,借一片白云寄托我们的哀思。我们的心随着白云,悠悠地飘到了江南的绿水青山之间。我们知道在故乡小城边上那青山脚下,长眠着我们的先祖,长眠着我们的父母。

  我们在异乡思亲念亲不见亲人面,我们在北国呼千山唤万水终难听到亲人的乡音。

  我们遥想父母坟前的野草是年年岁岁青了又黄,岁岁年年黄了又青......

  春风、夏雨、秋霜、冬雪,关山万里,我们无法到父母的坟前跪拜,为他们烧几张纸燃几支香,他们是否会因此感到寂寞而责怪我们呢?我们又该如何补偿呢?

  妻说,到寺庙去看看?

  我默许了。我并不相信神灵。我只是想,在那里也许能够找到寄托我们游子哀思的另一种更好的方式。

  妻从寺庙回来了,说可以买些黄纸折成金元宝,装在纸袋里,纸袋外面写上先人姓名和魂灵安放所在地址,然后烧化,只要儿孙虔诚,这种“邮寄”方法也是可行的。

  我们立即动手。灯下,一只只一般大小的金元宝折出来了。我们把对先人的思念、缅怀、哀悼、爱戴之情通过指间,一点点,一点点,都折进了金元宝。

  夜深了,窗外月光如水。丝丝凉意袭上身,绵绵亲情流不尽......

  清明那天,我们把一大袋的金元宝送到寺庙去,在那里慢慢地烧化,希望这些元宝能让生活在天国里的先人全部收到,慢慢地享用。我们也知道这般做只是一种自我安慰。我对妻说,我们出门在外,只能借此寄托我们的哀思,就叫做心祭吧。妻望着地上一大堆还闪着火光的纸灰,微微点点头说:心祭,好的。

  那一年,因故乡城镇建设需要,我们父母亲坟墓也在动迁的范围之内。得知消息,没有二话,清明前同妻坐火车乘汽车风尘仆仆赶回故乡,请好友帮忙,选墓地,买墓碑,写碑文,请民工,足足忙了三整天,把父母的坟墓修葺得停停当当,在墓前又烧化了许多纸钱。

  又是一年芳草绿,清明无客不思家。今年我和老伴在南国女儿处,遥想江南故乡的青山,杜鹃花也该是开遍了吧,我们在异乡异土,心祭我们的先人,愿他们在地下安息......

编辑:郑伟勇

标签:
分享到: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