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判 山
2020-04-03 10:20:56 来源: 缙云新闻网 作者:通讯员 陈有溪

  黄碧村是人多山少缺柴火的地方,一般年景自己山上能砍的柴火,可供家庭使用二三个月,其余八至九个月的柴火,就得到市场购买,或到很远的山区协商购得砍伐权后砍伐,我们称之为判山。

  换句话说,到某村讲妥,某一座山或几座山上的柴火归我们砍伐,一年或数年应付多少钞票,在这个期限内能砍多少是多少,价格不变,年限到后归还。还规定哪些可砍,哪些不可砍,违反的按什么处罚等规则。

  判山一般都到偏远的山区,人迹罕见,我们生产队就到缙云、武义、丽水三县交界的高山上,判了几座山,时限为三年,三年内除约定不准砍的树木外,你随时可去砍伐N次。笔者就经历过,是去石臼坑村和雪峰山头村砍柴的践行见证人。此山是处在我县第二高的雪峰山,路之遥,山之险,运输之难,一生难忘。

  砍柴之险

  判山时,我们住在山脚村庄,到山砍伐处,尚有十五里完全上坡的山路,才可以砍柴。之后修机耕路十里,说是机耕路,其陡,其转弯之急,其险,从现在的安全角度去考量,真是要掩面而逃,不敢面对了。当时修机耕路后,我们推着独轮车,或拉着双轮板车,依然需要有人前拉后推,用三到四小时走完十里路程,才能到达所住村庄。修机耕路前,驻扎在石臼坑村,修机耕路之后,住在雪峰山头村。

  自住宿雪峰山头村后,即直接上山砍柴火。虽说直接上山,可仍有五里山路要走,这五里山路,其实是寻找一个试着行进的落脚点,经常是在岩石缝里长出的柴根部为踩踏的地方,一边是山、石、树档道,一边是山涧万丈深渊,时时有滚石掉落,略有不慎一脚踩空,就处跌落粉身碎骨的险境,每走一步都得万分小心。况且,你挑着一二百斤重担,甚至在饥饿之时,不仅满脸的汗水模糊视线,还要防备蛇等偷袭的危险。

  第一次上山砍柴,到达砍柴地点,我早已汗流浃背,全身湿透,带在身边的水壶里的水喝光了仍不能止喝,就顺着一个山岙,一个山岙去找水源。可是山高天旱,翻过几个山梁,走过几个山岙,才在一个山岙里找到一个不流动的水坑,不管三七廿一,低头就咕咕咕地喝了一肚子,抬头松口气,等再喝的空档,定神一看,水坑里有二条约二十公分长的爬行物在游动,吓得我立马逃离数十米,喘着粗气。为了砍柴时不再干渴,无奈还是返回装满水壶后再离开。参加工作之后,回忆起来,当年山中水坑里游动的爬行物,可能就是娃娃鱼,这是后话。

  喝过山中水,走向砍柴处,挥起砍柴刀,用力砍向手臂粗的坚硬的杂柴,然后截断约二米长,截去细枝,整理叠加,用山里砍来的藤条捆扎牢固,用二头削尖的挑杆穿过捆扎柴火的中上的平衡点,试着确认捆棒的扎实后起担。顺着上山的路,喘着粗气,冒着跌落山涧的风险,战战兢兢地艰难地朝着住宿地行走。

  运柴之艰

  每次砍柴一个来回,一般为五天,砍柴三天,每日一挑,每挑轻者,一百廿斤至一百五十斤上下,力大者,重一百八十至二百斤上下,三挑并为一车。运回前一天装车捆扎牢固,第二天一早开始准备返回。

  此山离村百里,其中山区道路不少于八十里,高山峻岭,或窄、或陡、或急转弯,险象环生,占大部份路段,返回的道路下坡多于上坡和平路,推着车慢慢前行。途中相互帮忙。

  双轮车下方拖着一根长硬木,下坡时,车把手朝上,车尾向下,拖地的硬木起到刹车的作用,独轮车手把与车轮间加装自制的刹车装置,随着山岭陡坡的陡峭,不断地变换着手中把手的力度,控制着上下坡用力地推着,或上坡两腿力顶,或下坡上身向后仰,努力拉着,凭着经验加上技巧,或快或慢盼着早点到家休息,并准备第二次,第三次上山砍伐,直至能保持有足够的柴火供家里使用。有柴才有食,才可安也。

  今天的乡村,烧柴、烧煤已是少数,大多数家庭与城里人一样,煤气灶、天然气、沼气、电磁炉、电饭煲,应有尽有,县城有些地方甚至是已经用上了管道天然气,不仅使用方便,且价格便宜。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农村亦能如愿地享受到与城里人一样的管道天然气。未来,我们的生活会更加方便。生在这个年代的人们,是何等的幸福啊!

编辑:郑伟勇

标签:
分享到: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