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头发趣闻
2020-03-20 09:12:43 来源: 缙云新闻网 作者:通讯员 陈喜和

  缙云南乡一带有则谜语:“高高山头一蓬乌紫竹,摸得着,数弗着。”谜底就是头发。头发不仅能遮挡风寒;还能起到缓冲的作用,可以减轻头部可能受到的伤害;当然如不善收拾,头发脏乱,不仅形象受损,也是头虱们的天堂。

  头发还有其他诸多用处。有些女人和孩子在打架或推搡的时候,往往揪住对方的头发较劲;妇女在做针线活时,把锥子和针线不时地放在头发上刮蹭,以提高润滑度;有时捋摸头发或女子把辫梢放在嘴里瞎咬,可以转移或缓解因尴尬羞涩造成手脚无措的紧张情绪;表演马术的人还把自己的头发当道具。此外,有些人专门蓄发剪掉卖钱;头发可以做成各种各样的假发套供人们选用,或做成刷子之类的各种工具和各种工艺品;可以做肥料;据说还可以作酿制酱油的原料;可以用头发打成舒适耐用的系草鞋的绳子——“草鞋绑”;头发还是微雕的材料之一。

  头发最忌讳在饮食里发现它的踪迹,那是被视为污秽之物的。不仅如此,以前人们普遍认为误吞头发,还会在肚子里凝成血块。

  孔子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古人也因此视头发与生命同等重要,一般不轻易剪发,除曹操割发代首的典型外,民间也有类似的事件。

  头发如此,眉毛也然。以前有一个无赖,快过年了,但身无分文,去哪儿弄几个钱过年呢?挖空心思,终于想出一个绝妙的办法来。他来到剃头店,强烈要求剃头匠将自己的眉毛连同头发一齐剃掉。剃头匠不敢贸然照办,但经不住无赖的死乞白赖,只得从命。不想,刚剃完眉毛,无赖用手一摸,故作惊讶地大叫:“哎呀,你怎么把我的眉毛给剃了?从古至今,哪有剃掉眉毛的?现在你破了我相貌,让我倒了眉(霉),你自己说吧,该怎么赔!”这时候,剃头匠才明白对方强烈要求剃掉眉毛的意图,现在已经上当,就是有一千张嘴,也辩不清了,只好自认倒霉,破财求平安,无奈地给了无赖足以过年的钱。

  还有一则笑话,有个患烂头病(癞痢头;可能有些细软的毫毛)的人去剃头,他与剃头老司的对话用曲谱的谐音来表达,颇有情趣。他一到剃头店,劈头就要求:“7167,71”(剃头老司,剃头);剃头老司一看是个烂头,觉得好笑,于是拒绝:“61471”(烂头弗剃头);烂头灵机一动,编造了别的烂头都剃头的谎言,为自己找理由:“6261171”(阿类烂头都剃头;缙云话语音:“阿类”,即“那些”);剃头老司以常理再次拒绝:“6261471”(阿类烂头弗剃头),烂头才悻悻离开。

  经常梳洗头发不仅可以美容,还有益于健康。古代没有像现在繁多的洗发护发物品,据说洗头发是用草木灰、油茶籽饼、皂荚的果实等物。我们小时候的农村,男人一般只是在剃头的时候才洗头,其他人则更少洗头,故头皮上往往结了一层厚厚的头发泥。平时偶尔洗头,条件稍好的用肥皂洗,少数人用香皂洗,那是最前卫的了。而我住在山里的舅舅一家,则是用薄荷煎汤洗。女人美容,一般都是用天然的茶籽油或菜油涂抹头发,在榨油或用油时,如手上沾了油,也舍不得洗掉,都往头发上擦。

  旧时,剃头匠的手艺主要表现在剃刀功上,因而剃头被誉为“顶上功夫”。有个故事,旧时有位将军去剃头,有只苍蝇停歇在刚剃出的光头上,剃头匠剃刀一挥,苍蝇即刻被剁成两段,而头皮丝毫未损。将军知道他在炫耀本事,等剃好头,把剃头匠捆绑在柱子上,对着他身后的墙壁射箭,每一箭都从他的耳边或发梢呼呼地飞过,人则毫发无损,将军以自己精湛的武艺予以回敬,只是把剃头匠吓了个半死。故事说明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绝技。

  现在,剃头的技艺不断衰退,剃头匠大多不会或不善于用剃刀剃发或刮胡须;而剃头的主要工具倒是越来越先进,从剃刀到手推剪(洋剪),再到现在的电剪和电吹风之类。我村有个人,早年在江西做工,有次去理发店理发,头理好后,理发师问他:“要不要搞一下?”他不知道“搞一下”是什么意思,就糊里糊涂地答应了,结果就是用刚问世的电吹风给吹了一下,加收了五毛钱,大呼上当。

  以前剃头匠有一块专门擦剃刀用的帆布,两头穿着竹木小棒,一头系着绳子钉在柱子或板壁上,剃几下须发,就拉直布条,嚓——嚓——,将剃刀正反两面,一上一下重重地蹭刮几下,把那些发泥污垢等都擦在黑不溜秋的布条上。

  在我小时候的农村,发型没有多少讲究。中老年男子大多剃光头;青年男子一般剃西洋发或平头;中老年妇女大多是在脑后梳一个头髻,外面罩上头髻网,再用一枚簪(银质或竹木)挽着;青年妇女一般是打头带(辫子)或剪短发,也有在脑后扎一个马尾或左右两个马尾的,叫做“系雉”,也有在孩子的头顶扎一个向上翘的“涌雉”。以前女人扎头发大多用红头绳(棉纱染成),后来用一种五颜六色的透明软塑料空心细管,俗名叫做“玻璃丝”,也有用各种颜色的毛线,再后来大多用方便的橡皮筋,现在所用的头饰和扎头发的用品更是五花八门。女人在服丧期间(直系三年,旁系49天),用白头绳或苎麻扎头发。

  黑头发乃国人特征之一,以前那些自然黄头发或红头发者,被视为营养不良或病态,往往被当作调侃的对象,受到歧视。改革开放后,不仅发型千变万化,更是把头发染成五颜六色。而现在有些男士也不甘落后,也把自己的头发弄得多姿多彩。当然,豆腐青菜,各人喜爱,我们只能用多元化或个性化来解释,也可称之为潮流或时代特色。

  以前只有城镇才有少数的剃头店,农村一般都是剃头匠手提剃头箱巡回上门服务。那时剃头被视为低下的职业,肢体或精神健全的人不屑为之,所以剃头匠大多是残疾人。我四岁时,第一次给我剃头的剃头匠叫原兴,严重跛脚,小不更事的孩子们当面就叫他“原兴蹁脚”。那时剃头的费用也很低廉,一般都是5分钱一次。也可以“包头”,也就是剃头匠承包了你的头,一般以一年为期。往往用稻谷支付,每年6斤稻谷剃12轮(次)。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章村初中任教时,学校置办了一套剃头工具,老师之间相互剃头,有时也为学生剃头。这样既方便,又节省了一笔开支,更增添了不少乐趣。

  亲属在守孝期间不能剃发,现在我们缙云有些地方仍然保留这一古老的习俗:直系后辈要到终七(即7个7天,共49天)后方能剃发,故往往在病危之人即将死亡前,先行提前剃发,以免到时头发过长。还有些小孩犯了什么关煞,几岁之前不能剃发;有些地方将孩子剃下的娘毛(胎毛)保存起来,以作纪念;或者在孩子头上的某一个部位留下一绺或一撮头发等等。如果是小孩第一次剃发,叫“开山”或“劈山”,都郑重其事,往往要拣择一个适宜剃头的吉日,还要给剃头匠一个红包,或烧一碗爽面卵请剃头匠享用。

  我们小时候,男孩子们相互捉弄,也有大人戏弄男孩子,经常用大拇指重重地逆着刮擦对方的头发,被刮擦得火辣辣地疼,美其名曰“剃头”。青少年时期,偶尔有一根或几根白头发,大人说,那是子孙发,很吉利的,不能拔,如拔了一根,要长回来七根,那就不好了。

  缙云俗语“穷人无指甲,财主无头发”“贵人少发”等等,这些话虽然未必尽然,但有些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中医认为:头发,血之余;指甲,筋之余;牙齿,骨之余。从头发、指甲和牙齿的状况,可以大致判断一个人的身体状况、生活水平,甚至职业。养尊处优的财主和贵人,与“无头发”或“少发”之间有什么关系尚不清楚;而“无指甲”倒是真实的,因穷人靠双手终日干着粗重的活计,没有条件保养,指甲自然是蓄不长,甚至破损。缙云俗语常常把头发当作喻体:“连头发尖(毛)都是鬼”,比喻某人的极端狡滑;“不值某某人的一根头发毛”,比喻某人的能力、本领太弱小或对方的城府很深;“头发毛都还没有燥”,与“乳臭未干”相仿,常含有看轻或蔑视的意思;“头毛吊着别人脚毛走”,比喻优势成劣势,主动变被动;“头发抽嫩尖,越老越新鲜”,比喻老顽童或讽喻老人的艳遇春风;“头发解散(sǎn)”,有些还咬着发束,本是戏剧里罪犯或“不要命”者的装束,比喻破罐子摔碎、无所顾忌;或以死相搏、破釜沉舟。 时光在流逝,社会在发展,头发也将一如既往地演绎着新的故事。

编辑:郑伟勇

标签:
分享到: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