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米筛 老缙云生活中难以忘却的记忆
2020-03-20 08:57:57 来源: 缙云新闻网 作者:通讯员 应崇贤

  鉴于平时用于晾晒小物品的米筛年事已高(35岁)龙钟老态体格脆弱甚至动辄伤骨断筋,于是近日让做铝合金门窗师傅给做了一块小巧玲珑的铝合金纱窗以之替代米筛。

  今天早饭后,看见阳台窗外闲置的米筛,顺手拿起出得家门下了楼梯准备把她送进垃圾桶。瞬间,米筛的生平浮上脑际……

  应运而生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大学毕业回家乡三溪初中任教。其时家里拥有两个人的责任田,每年都能收获几百斤谷子。这些谷子都要经过村里的碾米厂碾成米,而碾出的米中总会有几颗谷子——用米筛筛去其中的谷子是祖上延续了几千百年的传统也是经典。于是米筛是农家的必备用品,添置米筛也列入我家的议事日程。

  正巧盛园村的篾匠师傅李周水在学校旁边做篾,我说起想添置米筛,周水师欣然答应并告诉我:

  “制作一面米筛,要花费一天的功夫。且原料可不是一般的竹子,必须是柔韧性特别好的竹子。当然,不要多,八九斤就够。”

  我一听,犯了难,因为既不懂竹子又没处去找。周水师启发我:

  “这学校上首后吴村的面前山那么大的一片竹林,还怕找不到一根米筛竹?你去向村干部要求一下,怎会不肯呢?到时候我与你一起去挑!”

  得到村干部的首肯,第二天,我抽空和周水师一起溯溪而上,沿竹林边一路寻拣,居然许久不得。突然有条花蛇受惊而快速钻向泥石间的缝隙,倏忽不见踪影。周水师伸出篾刀去挖缝隙的泥土,说是要把那蛇抓出来。我向来怕蛇赶紧制止,于是继续前进。终于在竹林上首边缘的底部,周水师发现不远处有一根好用。于是砍下,背回。

  三天后(因为他是为雇主家做篾,只是利用工余时间为我做),一面崭新的米筛送到我的手中。

  入职履新

  我家此前每次碾米后,都是去母亲家拿米筛用。从此,增添了几分成熟家庭的自豪感。

  用米筛筛米去除谷粒,是一项颇含技术的家务活。因为并非直来直去横来横去抑或直去横来横去直来就能奏效的,所以也有少数妇人不会筛米。

  而我夫人家务活样样精通且标准甚高。

  每次碾米回来,总是用两条四尺凳架起大团箕,放进新米筛,用面舌铲两面舌米在米筛上,然后端起米筛——决非平端而是右手稍低左手稍高——作小幅度高频率右旋转运动。随着米粒撞击米筛米粒筛入团箕而发出“唰唰唰”的声音,直如细雨入荷田,把个人心“唰”得平平的胀胀的酥酥的。

  很快,米筛面上的当中位置就聚集了几颗谷子,于是夫人就停下米筛,用双手将它们(俗称“阿头”)当然会连同少数米粒掬出。

  随着时间的推移旋转的叠加,很快就完成了既定的筛米任务。筛后的团箕里颗颗白米粒粒珍珠,小山一样的,既有夫人的功劳,也有米筛的付出。

  尔后每次碾米后,米筛都无怨无悔地付出。

  二度改行

  如果不是1995年入调壶镇中学,又如果不是1999年在壶镇自建房屋的需要,米筛就提前下岗在老家终老了。

  盖房子是一项繁杂浩大的工程,其中筛沙子是必不可少的工序。于是闲置在老家的米筛,来到了壶镇,来到了屋场。一改清洁高贵的身份而从事尘土沾身的工作,不仅屈尊而且劳累,常常是超负荷超时限工作。有时一干就是小半天,有时干了这间接着干那间,有时甚至干了二层干三层,累得是凹了肚子弓了背。

  开始是下班就能挺直腰杆不弓弯,渐渐地,下班后也是凹着肚子弓着腰(筛面下塌不能复原),显出筋疲力尽苍老颓败的光景。

  如果说这筛沙子是第一次改行,那么第二次改行则是盖完房子后专事晒东西。

  2003年搬离学校乔迁新居时,米筛作为功臣与我们一起入住。甚至2011年定居丽水,米筛也鞍前马后地跟着。赋闲后的米筛并没有被夫人遗忘,偶而会安排她一些轻松惬意的工作:

  春天,晒几芽嫩新茶;夏天,晒一筛金银花;秋天,晾五斤老板栗;冬天,晒几条番薯干。

  上午,晾几颗潮香菇;下午,晒一筛蛀豆子;晴天,晒一筛煮熟的芋头块;阴天,晾几两待炸的野生虾。

  ……

  米筛啊,一路走来,你可谓是鞍前马后无私奉献老骥伏枥鞠躬尽瘁,你真是劳苦功高却不盖主啊! 想到此,我停下脚步转身返回。

编辑:郑伟勇

标签:
分享到: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