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坚强不屈的素莲姐
2020-01-21 08:59:24 来源: 缙云新闻网 作者:朱文风

  金钓岩下

  她说:“这夜是九月十三,照理说月亮应该很亮了,可是全被乌云遮着,连星光也不透一点。金钓岩下的溪滩草坪上,子钦刚铺了草席,正想扶我躺下,谁料山路上又有响动。又是谁追来呢?”

  中午后,素莲发现祠堂门口人们进进出出,情况有些异样,就装作睡着,眯着眼,竖起耳朵细听。

  彩焕进来了。他轻声问一位保安队士兵:“有什么口供?有什么根据?”

  “没有!”

  “准保吗?”

  “准保。唉,她的家,也实在穷!”

  这时,那位矮胖冬瓜拿过来一张状纸,摊在素莲面前。他指着状纸说:“有人告你男人项子钦,说他参加土匪。你看,家中还有儿子钭北火,女儿钭爱华,这状纸写得一清二楚……”

  素莲一听忙说:“我男人不姓项,叫李子钦,儿子女儿姓名也不对!”

  矮胖冬瓜一听姓名不对头,心里也寒了几分,加上彩焕说愿意作保,只好顺水推舟,把素莲释放了。

  素莲路过后仁村娘家,已是傍晚。娘盛了碗馊臭粥给她,她一气没喝,忍着浑身疼痛,强撑着身子回到了双井。婆婆一见素莲回来,仿佛天上掉下来一般,高兴得合不拢嘴,眼泪杂着口水,的的卜卜往下掉。素莲一把抱住婆婆,鼻子一酸,也号啕大哭起来。婆婆轻抚着素莲凌乱的头发,喃喃地说:“这是天地菩萨保佑!真是老天有眼……”

  婆婆端出仅有的一点猪油,给素莲炒了喷香的一大碗饭。素莲刚吃一半,子钦回来了,见素莲手上身上血痕累累,手指尖上渗着血水,不禁又伤心了一场。子钦说:“我本叫你逃,一起逃了,也许不会受这罪……我到鲤鱼孔老胡处不久,就得到消息,说你被抓去了。老胡急忙向各处联络,准备在三溪岭头或马飞岭头截击。”

  素莲听到老胡他们对自己的关心,心头感到一阵发热,但想到自己所受苦楚,忍不住又骂子钦:“你胡扯今后要走一起走,谁信你!还不是大难来临各自飞?”

  为了防止万一,晚饭后,素莲将草席一卷,塞到子钦手里,叫他带上孩子先走。自己把东西收拾一下,也匆匆跟去。古历九月十三,月儿该好圆好亮了,可是全被鸟云遮着,连星光也不透一点儿。他们沿着溪滩往下摸,摸到了僻静的金钩岩下,才拣了较平坦的一处草坪,铺开草席安排孩子先躺下。素莲也想蹲身坐下,腿脚硬梆梆的。子钦说:“别慌,我来扶你!”刚要坐下,素莲浑身一抖,“哎哟”叫了起来。

  “碰着哪里啦?”子钦急忙间。素莲伸出肿得萝卜般的手指,恨恨地说:“还不是你害我……”

  “素莲,是该怨我。不过,这次总还算好,不毙了,受点伤,我会尽快给你寻来伤药……”子钦边说,边用大手把素莲小心抱起,让她轻轻躺下。

  龙溪水幽幽流淌着,似宣似泄,如泣如诉。宣泄着素莲心头的愤恨,泣诉着生活中的恩恩怨怨。子钦愈是劝慰,她愈想骂人。不过,光骂他有什么用呢?回想两天来的磨难,竟好像做梦一样。她四肢酸软,好困乏!但她睡不着。猛然间,上边的山路上又有响动。素莲一惊,忙摇醒子钦,叫他快逃。子钦说:“别慌,先听听!”

  他从地上拣了块小石子,往远处的桐子园扔去。随着哗啦啦一声响,山路上有人叫:“什么?”“什么?总是野兽呢!”一个声音回答。又过了一下,一个人懊丧地说:“今晚是寻不着了,日里又不能来,只好明天晚上早点再来!”

  素莲听了心里一震:“这不是老麻他们吗?”心中一喜,不禁高叫道:“麻区长!”

  好像许多神兵天将一下子从半空降临一般,素莲一下子被大家团团围住了。这个说:“素莲姐,你受苦了!”那个问“素莲姐,伤着哪里?”一时间,素莲觉得又是高兴又是委屈。好像落难女儿见到了亲娘,忍不住啜泣起来。在绿幽幽的电筒光下,同志们细瞧了素莲身上的伤,见几个指头肿得像萝卜,个个又气又恨。素莲一双泪眼,望着四周的一个个亲人:瘦削精明的老胡、高大扎实的老麻、沉稳老练的老陈,还有景申儿、“乡队附”、小李……她用衣襟措干了眼泪,终于笑了。老麻见素莲平静下来,才说:“素莲姐,你为我们,受的累受的苦太多了……”这个大个子,原想说几句宽慰人的话儿,岂料话未说出,竟鼻子一酸,忍不住想哭。老胡见了忙说:“你就别再惹素莲伤心了。这次总算千好万好!对我们这一班子,素莲你谁不熟悉!如一认,那真要天翻地复了!素莲,你的确是位好同志!这次,我们都托你福啦!我代表大家与子钦,谢谢你!”

编辑:徐学正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