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坚强不屈的素莲姐
2020-01-14 08:58:21 来源: 缙云新闻网 作者:朱文风

  半夜魂

  她说:“这些半夜魂,白天捞不到东西,想夜里出来捡便宜。他们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长的是什么嘴脸;他们也不想想,自己干的事,见得人还是见不得人……”

  自从在木栅栏的铁钮按上一把生了黄锈的大锁,保安队的几个土兵一直没再露面,不知在哪儿搓麻将去了。两位做木的收工了。祠堂内的四角天空渐渐变得昏暗。只有阶沿角的石缝里,到处响起瞿瞿的蟋蟀声。素莲吃了彩焕端来的晚饭,才感到恢复了些元气。她解开缠绕,放下幼女元凤,让她吸了一阵奶后,仍把她用衣服包好,缚上。漫漫长夜,将怎么度过呢?那几个虎狼般的保安队士兵,真那么放心吗?素莲横思竖想,愈想心里愈不踏实。彩焕送饭来时告诉她,自己正在做工作,还交代她要小心。“小心”什么呢?素莲歪躺在稻草上,胡思乱想中,竟迷糊睡去。

  “叭哒”一声开锁响,班房的门被轻轻推开。一道不很亮的电筒光一闪,两个幽灵般的黑影闪了进去。又一道幽幽的光亮起来,光晕停在素莲白晰的脸上。

  “哟,没仔细留神,这脸蛋儿好俊呢!”

  “嘻嘻,你的主意不错,今夜也享一下艳福……”

  两双贼眼,贪恋地在素莲的脸上、颈上、胸上贼溜溜直瞄。日夜的折磨,困得素莲像一滩烂泥。她白晰而秀美的脸上,略显憔悴。蓬乱的黑发垂下一缕,正好盖住右边细长而弯弯的眉毛。西江蓝的上衣领口散开着,幼女的小脸紧紧贴在母亲的胸口上。一只手伸过去,托起素莲的下巴。随着“嘻嘻”的笑声,俯下一张肮脏的嘴巴。素莲猛地惊醒了,一见是保安队的两个“半夜魂”,气得“呸”的一声,朝他们唾了一口。

  “嗨嗨,把孩子解下来吧!只要你识相,我们好早点放你回去!”

  素莲一听,气得七孔生烟,“强盗”“流氓”满口乱骂。想不到这两个东西,任凭你怎么骂,竟无耻地动手动脚,又扯衣裳,又拉裤子,吓得小女儿哇哇直哭。素莲怕真正动起手来,伤着孩子,就软了口气说:“慢点,让我把孩子先解下!”

  两个“半夜魂”以为素莲服了,果然停了手脚,还说“这才像话!”想不到素莲眼快,早已看见栅栏边有一根硬柴棒。她趁把女儿安放在角落的稻草上时,顺手操起那根木棒。

  昏暗的电筒光下,两双被欲火薰红了的眼睛,自然没留意素莲的举动。一个招摇着手,淫笑着,“过来,过来呀!怕什么羞呢……”说着,饿狼般扑了过去。这时,素莲一棍子飞出,正好砸在对方肩上,只听“哎哟”一声,已龟缩在地上了。素莲正恨没看准确,一棍子没砸中脑门,送他上西天。另一个见不是滋味儿,忙掏出了木驳枪,用黑枪管逼住素莲。正僵持间,祠堂大门“吱”的一声推进来,一个人手提一盏灯笼,慢慢踱了过来。原来正是彩焕,半夜醒来,心里不踏实,跑来祠堂看看,一见两个士兵用枪逼着手执木棍半敞开胸怀的素莲,心里早明白了大半。他抢上前去,忙把素莲手上的木棒一把夺下,说:“长官们查房,本是应份,你害怕什么?还不快把孩子抱起来!”

  两个“半夜魂”见乡户籍员给铺了台阶,只好顺着爬下来。那吃了一棒的,心里痒痒嘴上恨恨地说:“不是看你山里女人没见识的份上,老子不会客气放过你!”

  天还未亮,阵阵寒气从木栅栏外扑进来。素莲抱着小女,思忖着刚才那一幕。她弄不清栅栏边怎么会有一根硬柴棒。是彩焕送晚饭时悄悄儿放的吧!不是他关顾,自己能免遭这场凌辱吗?子钦啊子钦,你难道就不知道我素莲为你一茬茬受罪吗?你在哪里呢?也不来救救……

  正当素莲思念亲人时,一团灯光,几个人影,又匆匆扑进了班房。啊,是保安队的另外几个“半夜魂”。他们还想干什么?想报复?想讨便宜……

  在矮胖冬瓜指挥下,几个人将素莲捆绑在粗粗的木栅栏上。捆绑好后,矮胖冬瓜呲着牙,用电筒光在她脸上晃了晃:“认吧,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再不认,你看看,这是什么?”

  他伸开手,拨了拨手掌上三枚亮豁豁的缝衣针。素莲想:“他们会用针乱戳我吗?但怎好改口呢?改口也不会放过……”

  素莲闭上双眼,咬紧牙关,她等待着一切。缄默不语,激怒了这班野兽,他们果然往素莲的手指上扎针。一枚扎进去了,素莲嘴唇咬出了血。第二枚扎进去了,素莲疼得“啊”了声,昏死过去。

  已是第二天午饭后,素莲才醒了过来。她刚想抚摸胸前的孩子,怀内空空的,指头穿心疼。她猛地一惊:“我的孩子呢?我这手,我这手怎么啦?”

  有人告诉她,孩子早上已被双井的婆婆抱回去了。她仔细看看血糊糊的手指,才恍惚忆起昨夜那阴森的一幕。

  (未完待续)

编辑:徐学正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