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金竹书院史话
2019-12-27 09:47:46 来源: 浙江在线-缙云新闻网 作者:朱文风

  据金竹的《义阳朱氏宗谱》记载,义阳朱氏自从新建河阳迁到金竹雁门,是朱氏的第三代祖朱奚(1007—1061年),即北宋年间。从朱奚父朱良佐及朱奚兄弟朱审、朱逢、朱宰、朱献葬蒋公岩与大士殿的事实看,他们是一起迁居金竹雁门。朱良佐父子为什么会看中金竹雁门这片土地呢?因雁门一带,倚山临水,很早就是人烟稠密的地段。当时的棠溪不像现在溪道,奔雁门山直下,而是沿金竹村庄流经关帝庙南边,与琴溪(金溪)合流后,再经后坑自然村外折向雁门山边,与从上边流来的文溪合而为好溪。所以雁门山东隅的朱陇口一带,包括蒋公岩和尚岩二处附近,土地肥美,地域宽展,人烟稠密。蒋公家境富裕,他儿子即后来的智威大师。年少时,极聪慧,书看一遍即能背诵,到十八岁就成为“郡学”里的学堂长。这样一位人才,不可能一下子就进入郡学,他必须先有家学。在古代,凡富贵之家,必办有家学,以“课子课孙”。至于其名称,小者为私塾,大者为书院。设塾于家叫家学,设塾于社叫社学。金竹雁门的文脉源头,在唐高宗李治的永徽年间(650年),就已是涓涓不断了。朱氏入住雁门的朱陇口,已是数百年后的北宋景德年间(1007年)。朱氏先祖,本是官宦之家,虽然“负英武之才”,以武传家,也不可能不具“文韬”。到第三代的朱奚,就爱好“涉猎史书”。第四代,即朱奚的儿子朱克明,“少习儒业”,也就是年轻时曾教过书,办过书塾。只因当时正逢“矿寇为患”,银矿工人造反,祸及乡里,克明只好放下书卷先带领族人捍卫。朱涛的祖与父,在宋朝时都封为宣教郎与登仕郎,有了经济实力,就开始创办书院。据朱氏家谱记载,联袂中举的朱洎与朱涛兄弟,就读的书院叫“环翠书院”。这“环翠书院”应该是金竹历史上有记载的最早书院。从“环翠”两字,顾名思义,可以推想,这书院是建在古木荫郁的雁门山畔。当时,朱氏家族还是住在雁门朱陇口一带,而且才六七代,人口自然也不很多。但已有能培养出举人进士的书院,可见朱氏家族是多么重视教育!

  南宋朱熹来金竹雁门讲学时,美化书院尚未创建。那么他当时是在什么地方讲学呢?这一直是人们探索的一个问题。如今一联系到朱涛曾就读的“环翠书院”,则一切就迎刃而解了。因为朱涛曾就读的书院,不可能在儿子孙子一代就倒塌。而朱熹正是在朱涛的儿子朱格与已当官的庆国的盛情邀请下才在雁门讲学的。其讲学的具体地点,应是先祖朱涛等就读过的环翠书院。

  美化书院创建于宋嘉熙(1237—1240年)年间,败落于明嘉靖(1522年)后,其二百八十多年内,或辉煌或衰落,兴衰不断,也总算风光了数百年。

  从明嘉靖到清朝的三百多年内,金竹还是人才辈出。其人才又是在哪里培养呢?从金竹《义阳朱氏宗谱》可以查到,最早有建于岑岭的“桂芬馆”。这是朱氏二十世的朱仁建造的一座供子孙读书的山馆。岑岭的地点在金竹大畈右手边的一个山岙里。山馆的规模不很大,但里边有池有亭,环境十分幽静。据说一位号称“雪洞异人”的先人,即读书于此。这是美化书院衰败后在金竹出现的一个学馆。到了金竹朱氏二十三世的朱承祚,因他是广东肇庆府通判,深知儒教的重要,就费资为儿孙在故乡金竹创办了一座私塾,称为“桂塾”,其寓意自然是“桂子联芳”,希望子孙们“蟾宫折桂”,跻身仕林。他的四个儿子怀魁、怀卿、怀衮与怀缓,后来果然分别是邑庠生、大理寺右寺副与郡增生。这则是最好的回报。其实,这“桂塾”所惠及的又岂止是朱承祚自己的子孙?因为“桂塾”既然办起来了,金竹朱氏一代有了就读的场所与机会,于是子侄各代纷纷入塾。如与怀衮同辈的朱焕,后来参与撰修《缙云县志》与《仙居县志》,被已故的1996年版《缙云县志》总篡金兆法称为多才多艺的才子,最初也是在“桂塾”就读。侄孙辈中,有博通五经的邑庠生朱利宾,才气横溢的贡生朱沆,还有成为郡廪生的朱家时,郡增生的朱家庆、朱家骏,邑庠生的朱素,他们都是从“桂塾”走出来的莘莘学子。至于在“桂塾”里执教的塾师是哪些人呢?我从《义阳朱氏宗谱》的“列传”中查到,其中的一位是张晴峰先生。在朱焕的儿子朱素的条目内云:“素,字丹施,邑庠生。始受知于张晴峰先生,以第一入泮,文付坊刻行世”。古时,在家塾就读结业,成为秀才后,要升入县学。当然也要考试。朱素以全县第一名考入县学。古代学宫前有泮水,故称学宫为泮宫,进入县学就读,也叫“入泮”。朱素的入学文章,被文坊刻字付印,刊行于世。这是多么了不起的荣耀!古语云:“名师出高徒”。可见这位张晴峰先生,应是非常博学。“桂塾”在当时的金竹,尚属启蒙学校,但其档次之高,其作用之大,可见一斑!

  继朱承祚建的“桂塾”之后,是他四子朱怀缓建的“金溪书院”。在《义阳朱氏宗谱》第六章的“艺文”内,有“古迹”篇,讲到“金溪书院”的文字是:“颐堂公所建,有池亭、花砌,古书万卷。训子若孙,静摄理业。”这颐堂公就是朱怀缓。这位颐堂公,为什么要继承父志,再建“金溪书院”呢?据说他年少时,往往喜欢提一些奇怪的问题询问,因为他聪敏异常,又是最小的儿子,父母也特别宠爱他。不料当他七岁时感染痘疫,病得昏迷不醒,几乎断气。父母舍不得丢弃,将他放在灶间地上三日三夜。处州一位医生闻知此事,他说我能救活他。他急速来到金竹,结果真让他救活。朱怀缓九死一生的经历,更让他父母宠爱有加。当时他的三位兄长早已入学就读,他却一直在父母身边奉养双亲,这样整整十年。到他十八岁时,几位兄长都中举做官了。他才遵父命入学拜师。只两年寒暑,他就“蜚声黉序”。不久即以出类拔萃的成绩选拔为增广生,还受到当时刘学宪的器重。他结婚后夫妻和美,到四十八岁还没有儿子,家人着急,他却不介意。第二年,他继娶了丁夫人,才为他生了一男。生子才三天,接到在广东肇庆任通判的兄长朱怀衮的来信,叫他去协理政务。他当日就动身。在广署,他助兄几年。公务之余,挑灯夜读到五鼓,仍意兴昂然。殊料后来患了眼疾。他不禁对天长叹:“此天不欲令我见用于当时也!”于是慨然而赋“归去来兮”,退隐家乡。

  一回乡,他就着手创建“金溪书院”。他之所以创建金溪书院,一是“课子”,即教育下一代;二是“自乐”,安度晚年。从自己父兄的经历,他深深懂得“课子课孙”的重要。他虽然晚年得子,却从来不宠孩子,而是“义方最严”。化重资聘请名师,设立各种科目传授技艺,即“课艺”。总之,没有一日清闲过。在他的努力下,这金溪书院内的藏书竟达上万册。这“古书万卷”说明了什么呢?说明这金溪书院不再是先前“桂塾”一类的启蒙学堂,而是可研磨古籍的相当高级的书院了。在一切就署后,他也年事已长,“扶杖作逍遥游”了。先前建书院之初,他就在书院内修筑亭池,种了花草,养了池鱼。朱怀缓自从“绝念皇途”后,在家“优游林下”达四十多年。他视富贵如浮云,耽书院以终生。正由于他为子孙创造了良好的学习环境,他的子孙、曾孙、甚至玄孙,人才辈出。

  按朱怀缓的生卒时间推算,这金溪书院应在清康熙年间,即1670年前后建造,至今已五百多年。如今,金溪书院的院墙仍屹立在琴溪边,上边的花草图案仍清晰可见。

编辑:陈革林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