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枞毛·搂枞毛·枞毛筢
2019-12-27 10:03:52 来源: 浙江在线-缙云新闻网 作者:陈喜和

  

缙云人叫松树为枞树,称自然脱落的松针为枞毛。枞毛是以前农村常烧的柴火,须以用专门的工具——竹筢,把它收集起来,这个过程叫做搂枞毛,因而就把竹筢叫做枞毛筢。搂枞毛是农村男女老少必须掌握的一项最基本的技能。

  每到深秋,上年长出的松毛就逐渐变黄,并相继脱落,这样一直持续到初春。在这段时间里,是搂枞毛的季节。人们(大多为妇女和儿童)单独或结伴,扛着枞毛筢和篾篓等器具,到村庄周边或远或近的枞树林里搂枞毛。有些人也常趁搂枞毛之机,把松树干等违禁物夹在枞毛里带回家。

  搂枞毛一般要等露水干了或霜冻融化并干了以后进行。如果枞毛含水分较多,堆积起来容易发霉,火烧不旺,所以担回家后还需要翻晒。翻晒枞毛的地方,成了孩子们、狗狗们和鸡们玩耍或觅食的天地。

  如果枞树林没有其他的杂木,绵绵的草皮地而又没有苔藓,落在地上的枞毛,就像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那是搂枞毛最理想的地方。其次是长着“龙衣壳”(芒萁)或小草的地方,如果枞毛稀疏,还可以先用刀撂倒龙衣壳,然后与枞毛一起搂,既容易操作,又增加数量,但质量没有纯枞毛的好。如果长着较高而密的灌木,或荆棘丛生,就不适宜搂枞毛,很少有人光顾,因而这些地方,枞毛往往很丰厚,如果是搂枞毛的高手,操作得当,收获甚丰。有时小棵枞树上的松针变黄而尚未脱落,就用力摇动树干或用枞毛筢拍打树枝,使枞毛提前落下凑数。近便的、枞树密集的、向阳暖和的或较少荆棘灌木的枞树林,在一年里经常有人光顾,搂了一茬又一茬。

  每到一个地方搂枞毛,如果人多了,就要“主界”(划界),先在交界的地方搂出一个界线,或做上其他的记号,每人在自己所得的范围里搂,如果越界或随便把最好的搂了,差点的就不要,叫“糟(土话念‘zhà’)了”,就是糟蹋了,这是很讨人嫌的。搂枞毛必须从合适的最高处开始,把两旁相应范围内的枞毛都搂到中间来。搂枞毛看似简单,其实也是个技术活,必须经过长期的实践,才能得心应手。搂枞毛也是一件挺有趣的活,充满着诗情画意:姑娘和小伙子们往往唱着山歌,应和着阵阵松涛和搂枞毛的唰唰声;枞毛随风飘舞,簌簌而落,富有情趣;可免费享受空气里弥漫着松树特有的芳香;运气好的,还可以采到味道极佳的“寒蕈”(一种只生长在松林里的菌类,也叫“松蕈”)或其他的食用蕈;手握枞毛筢,快慢、轻重、角度,调节自如,轻松灵活,极富节奏感,就像变魔术一样,在枞毛筢的拉勾挑翻下,金黄色的枞毛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大到枞毛筢难以翻滚时,就先放着。等到搂结束,选择一个较为平坦的地方,把所有的枞毛堆移到一起。如果是篾篓之类的容器,把去掉小石子后的枞毛直接装入压实就是了;如果是用担楤担的,还需要一定的技术把枞毛装担。一大堆的枞毛,用枞毛筢一沓沓地拉搂整理,土话把这个过程称作“栅枞毛”(音近“栅”,替代字),这样既可剔去小石子,又可使枞毛相互间连结,成为一方方服服帖帖的长方或正方体,叫“一挟”。然后把一挟一挟的枞毛垒叠起来,在底部和上部用松枝或木柴夹着,用绳子捆扎结实,再用担楤串起来,把枞毛筢架在两头的枞毛上挑回家。如果装的不好,在路上由于摇摆抖动,枞毛翻出散架,我们叫“生囡倪”,发生这样的事是非常麻烦的。

  以前,有些枞树林禁止搂枞毛,如我村有个叫簟基坳的地方,距村庄300多米,不仅严禁砍柴,也禁止人们搂枞毛。一年四季,地上是一层厚厚的枞毛,且历年陈陈相因,很是诱人。我与小伙伴们经常借口在附近未封的和外村人的山上搂枞毛,乘机去搂一些,一下子就可搂一大堆。有些年,所有的枞树林平时都严禁搂枞毛,而是等枞毛脱落得差不多了,才把这些山按人口分给村民搂。这主要是照顾那些单身或家里都是正劳动力的农户,他们平时干农活没有时间搂枞毛,这样就相对平均一些。

  在枞树林里搂枞毛,有些枞毛飘落在头发里,特别是女人蓬松的长头发,就容易出现“枞毛插满头”的状况,因而人们称头发时常夹带着枞毛、杂草等物的女人为“懒婆娘,枞毛篮”。 每年秋冬季少雨干燥,许多松毛上挂着水滴般晶莹剔透的松毛糖晶(与树干流出的松香有别),土话叫“枞毛糖”。搂枞毛时经常把结有黏稠枞毛糖的松毛摘下,放在嘴里舔食,甜甜的,带有一股松木的清香,吃完后满嘴满脸都是黏糊糊的,至今记忆尤深。我地故有“枞毛黄,食枞糖”之说。

  烧枞毛需要专人负责,也需要一定的技巧,枞毛刺啦啦一阵燃烧过后,很快就成为灰烬,需要不断用火铁钳夹着添加,在燃烧的过程中,还要把枞毛拨散架空,使火燃旺,否则就焐烟(烟浓而焰弱,土话叫“掩猫猫”),烧枞毛最适合烤苞萝饼和麦饼等。在冬天里烧枞毛还有一个缺憾,就是没有炭火武装火笼。因枞毛容易着火,因此常作为引火物用,直到现在仍然有些烧木柴的人,用枞毛引火,但一般不需要枞毛筢了,因用量有限,枞毛又多,用手一搂,就足够了。

  讲到搂枞毛,有必要介绍一下搂枞毛的工具——枞毛筢,那时候的农家,都有一把或几把。枞毛筢也称“竹筢”“竹耙”或“竹杷”。《东鲁王氏农书》云:“竹杷,场圃、樵野间用之;王葆《童约》曰:“揉竹作筢”。

  枞毛筢柄长3尺余,筢齿长1尺左右。它的制作方法比较烦琐,也需要一定的技艺。一般农家自己制作,也可以购买。首先把竹子锯成长约1.2尺,然后劈成宽约3分、厚约2分左右的小竹简,再用火烤软,把一端弯曲成1.5寸左右的钩。弯曲时,有一个专用的模具,也就是一块厚木块,上面凿了一条半圆形的凹槽,把用火烹热的小竹简迅速插入模具弯转。冷却后把尾部重叠钻洞,有点像折扇的尾部,用铁钉或铁丝穿着;然后把筢齿均匀排列,在中间部分用藤条或竹篾编织固定,再用铁丝或铁钉固定在木柄或竹柄上。筢齿一般6—16个,每齿间隔1寸左右。筢齿有单齿和双齿两种,单齿就是一条竹简一个齿,双齿就是一条竹简分成两个齿,尾部连在一起,这样重叠起来就美观灵巧一些。

  随着时代的发展,石油、天然气的广泛使用,几乎不烧木柴了,就更没有人搂枞毛了,枞毛筢也几乎失去了作用。

编辑:陈革林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