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坚强不屈的素莲姐
2019-12-17 08:43:33 来源: 缙云新闻网 作者:朱文风

  避风头

  她说:“我们括苍山里人,寒冬白雪才舍得穿棉袄,也是薄薄的。谁料那场秋雨,淋得我好冷好苦!”

  小小双井,在括苍深山中是个不知名的小山庄。只因游击队的人常来落脚,竟成了敌人心中的一个块垒。

  素莲也知道树大招风,正像纸包的糖粒,长久了总会融化,招来绿苍蝇的轰叮,所以无论有事没事,她总喜欢把门一锁,赶上几只羊儿,爬上屋后山的桐子园,端块岩头坐在桐阴下,或搓麻线纳鞋底,或刨桔梗寻草药,一双眼儿滴溜溜的,直往双井岭上眺。不知者,还以为小俩口儿亲密,眼巴巴盼望自己男人早归呢!

  这天正巧是霜降,山风把枯黄的玉米叶刮得簌簌直响。中饭后,素莲手拿玉米钻,忙着戳玉米棒儿,心想早点脱下粒来晒个日头就好磨了。

  忽然,双井岭下来一个女人。原来是弟媳,她带来个天大消息:县保安队要来抓子钦啦!

  那天村里有个人从壶镇赶市回来,经过马飞岭,见凉亭里一班兵正在歇气。他想从一旁悄然溜过,猛不防闪亮的刺刀一横,道路被堵截了。“这儿去双井还有多少路?”问声像野狗猝然狂吠。他口里说“还远着呢”,匆匆赶了回来,心想定是来抓子钦无疑。

  这消息像五雷击顶,素莲虽然机敏沉着,也一时懵住了。沉吟片刻后,她马上喊回正在地里斫玉米杆的子钦,两人心急火燎地检点家中留着的文件、报纸、表格等,卷起来用布包上捆好。素莲拎起一另蓑衣,叫子钦穿上,又俯近他耳朵说:“你快去,先把东西藏在后山草窝的岩洞里。你自己翻过山垅,躲别处去吧!”

  岂料子钦藏好东西,又跑回来。素莲一见,眼中冒火:“你疯啦?还跑回来?”

  “你,你呢?你们在家中……”子钦把心提到嗓眼儿上。

  “我?我不是呆头!收拾一下,我自然会躲出去,你快走!”素莲一把将子饮推出门外时,天已开始暗沉沉了。素莲点了根蜡烛,擎着灯四望。她恨不得长出千万双眼睛来,把屋内每个角落搜过遍,心想:别留一点痕迹,让人家怀疑!忽然,她的脚“砰”的一下碰着了一个木桶。啊,这不正是老陈老胡他们卖雪花膏用的桶吗?这么大东西,往哪里藏呢?她伸手往桶内一摸,里边空空的。探头一闻,微微一股香气扑上来。她略一思忖,拎起脱下的一箩玉米粒,“哗”的一声倒进桶内。

  天全黑了,山风呼啸着,裹着稀疏的雨点,敲打着双井的几间茅棚小屋。素莲带着两个女儿,扶着年迈婆婆,往后山逃去。她们一边摸一边爬,还没到四方山岩洞,大雨已牵线般下来了,淋得她们身上没一丝燥。婆婆佝偻着身子,跟着素莲跌跌撞撞往前爬,嘴里喃喃祷告着:“观世音菩萨,保佑我子钦平安无事!”

  岩洞窄小,没一张桌面大。素莲叫婆婆坐进去,又把两个孩子塞给婆婆,让婆婆搂着。自己坐在洞口,一双脚只能悬在外边任雨淋了。山风阵阵寒,素莲的牙齿直打钹儿,但她不感到冷,因她的那颗心仍悬在双井茅棚的梁上:保安队这时有没有闯进双井?家里的猪牛羊会平安吗?还有那位半痴半颠的二叔公,成天抱个火笼呆在柴房,他真能像他自己说的,装作哑巴,不向保安队吐露半点……

  女儿的嘤嘤啼哭,婆婆的不住祷告,冷雨对洞口箬叶的不断敲打,一声声,全像敲击着素莲的心扉。忽然,她似乎看见远处红光一闪,呀!莫不是保安队在双井的茅棚点火?她擦了擦糊住双眼的雨水再瞧,前边又是无涯的漆黑。也许是刚才眼花吧,这时,素莲才感到一阵透心的寒。她有些后悔,没让子钦跟自己一起,不然,她也好有个主心骨儿。这时刻,他一定也蹲在什么岩洞里受着凄寒?也许他担心的比自己还多呢……

  “素莲!素莲……”有人呼唤,压低了声音的呼唤。素莲终于听清了,是范坑村的表兄。表兄说,他听到风声,急忙赶到双井。家里没人,只听见牛吃夜草的声音,估计你们躲出去,才一路寻来。

  “保安队没来?”

  “没来!素莲,我看,你回去吧!他们能把你女人家怎么呢?你不在家,他们来了,不杀你猪?不牵你羊?还有那茅棚屋……”

  素莲也想,保安队寻的是子钦,只要想点办法,也许能蒙过去。如果不在家,他们把家里的东西、牲畜一锅儿端去,日后怎么生活呢?再说呆在这岩洞,又冻又饿,也不是长远办法。左右一权衡,素莲终于决定:“豁出去,回家!”

  双井的家果然静悄悄的,保安队真会来吗?回到家,素莲的心更是忐忑不安。 (未完待续)

编辑:徐学正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