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匠人”的传承
2019-05-06 08:44:00 来源: 浙江在线-缙云新闻网 作者:通讯员 杜晓燕

  浙江在线-缙云新闻网5月6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 杜晓燕) 岁月流金,春风依稀十里柔情,我听见麦苗拔节的声音,也听见“哐铛——哐铛”“呼——呼拉”“吱吱——沙沙”的声音,那是催人奋进的乐章、更是时代的强音!

    “哐铛……哐铛……”一阵阵一声声清脆铿锵的金属击撞声,从市集那头时远时近地传来。这是1978年初秋的一个清晨,天透着一丝薄凉的寒意,一位年近六旬头发花白的老人,正手持铁锤奋力地击打着烧红的铁锭。他是一位朴实的老铁匠,壶镇溪头街近一半的人都认识他,他叫杜唐德。

  杜唐德家住壶镇小学边上,每当集市,他就用扁担一头挑着风箱,一头挑着铁货架,走近两里的小路赶往双眼井东侧的空地。他放下风箱,铺开铁货架,拿出铁墩、铁锤、风箱、木炭、熔炉等工具,烧木炭、生炉火、拉起风箱,打起小铁,“呼拉——呼拉”“哐铛——哐铛”,便开始集市一天的生意活。

    壶镇老街围绕“双眼井”呈东、南、西、北“十”字型分布,杜唐德铁铺是市集中心点位“双眼井”东头的一个缩影。集市上,有时人来人往、熙熙嚷嚷,有时冷冷清清,行人无几。铁铺东边还有一家同行,对面有理发店、烧饼店、杂货店,两家铁铺两位铁匠“哐铛——哐铛”“呼拉——呼拉”的声音,给壶镇老街集市平添许多生趣。杜唐德在这打小铁,为集市的人们修补铁锅、铸铜勺,因为人朴实、手艺精湛,收费不高,市场口碑不错。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大地,集市也逐渐热闹起来。

    杜唐德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是一位数学教师,小儿子曾考上农技校,学习一年半便辍学回家,他就是我的父亲。

  爷爷一直希望我父亲能子承父业做个铁匠,可父亲却想闯荡江湖,四海为家。1978年,我3岁,父亲30岁,正值壮年,他不满足家境贫困的现状,又一腔热血、满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前几年,父亲和一些手艺人走南闯北去江西建过房、补过鞋子,也当过几年木匠,后来被扣为“走资本主义道路”,也曾被送往学习班,接受改造。

  通过学习改造,父亲并没有放下走南闯北的梦想,反而更坚定了他的信念。1980年的春天,父亲和一批热血沸腾的壶镇人相约一起去湖南、湖北、上海等地收钻头、锯条等废旧工具。父亲通过挂靠在壶镇镇三联五金工具厂,以厂里业务员的身份,从单位开具工作介绍信,到外地厂家联系业务,收取废旧品,再通过后期除锈、磨齿、喷漆等制作和工艺处理,将成品卖给需要工具的厂家,俨然做起了废旧品再加工的生意。从此,同行的一批人成了壶镇镇首批敢闯敢冒的“外跑人”,父亲也终于有了个跑江湖的、很时尚的工作,名曰“跑锯条”。

  年少的我,经常看着父亲戴着手套,拿着锯条往飞速旋转的砂轮机子上一靠,锯条与砂轮瞬间碰撞,擦出一束束金光,发出阵阵“吱吱——沙沙”的声响。我问父亲为什么要这样,父亲耐心细致地说,这叫磨齿,为了让锯齿更锋利。锯条有锯路,锯齿有深浅,用久的锯条变得不再锋利,工厂常以废旧品处理。锯条好不好用,不仅要看齿锋不锋利,还要看路有没有跑偏,如锯路中间歪曲,便影响使用功效,锯路正、齿锋利,不偏不倚,才是恰好!看来锯条的加工有点奥妙,还挺讲究技巧。

  自从父亲从事“跑锯条”工作,我家偏房就成了爷爷的工作室,也变成了父亲的小型“加工厂”。爷爷不赶集时,偏房里就传来爷爷“哐铛——哐铛”“呼拉——呼拉”的打铁声,再加上父亲“吱吱——沙沙”磨锯齿的声音,我的家真的是热闹非凡!

  就这样,父亲在辛勤劳作中收获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父亲就成了万元户,家里陆续添置了永久牌自行车、收录机、电风扇等,也成了村里首批富裕起来的人,1985年在村里批了地基,1988年盖起四层新楼房。

  我就在“哐铛——哐铛”“呼拉——呼拉”“吱吱——沙沙”的乐曲声中,渡过了快乐的童年。时常看着爷爷挑着他的铁货担,走向日渐繁华的壶镇老街,也经常看见父亲出差、写信、劳作、发货那忙碌充实的身影。在多年的外跑生涯中,父亲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阅历,空闲时也会与我谈及外面企业的发展情况,以及自己如何开展工作的情形。父亲经常教导我:“做人要谦虚,要脚踏实地,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只有真才实学才能立足社会,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在父亲的熏陶和教导下,1991年我考上丽水工业学校机械制造专业,系统学习理论力学、材料力学,学习机械制图、机械制造等工艺和流程,学习粗加工、精加工、车床、磨床、电焊、钢材结构等系列机械制造的基础知识。1995年学校毕业,本想帮助父亲办个厂子,却分配到乡镇从事政务工作,先后在白竹乡、雁岭乡、壶镇镇政府工作,后调至县行政审批中心负责企业管理和服务事宜,牵头协调涉工部门精准帮扶企业、振兴缙云县实体经济。

  参加工作二十多年,我亲眼目睹壶镇的企业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工业迅速篷勃发展,壶镇的工具交易市场是一道独特的、闪亮的风景线,市场上交易工具的人潮不亚于当时的菜场。二十一世纪初期,镇里掀起创办企业的高潮,很多像我父亲一样从事外跑的人,从全国各地带回工具,也汲取了很多关于机械制造的新知识和技能,实现了原始资本的积累,从利用闲置房扩大生产,再向政府买地盖厂房,从小家庭作坊实现了工业企业的转型升级,镇里逐渐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企业家。

  爷爷,挑着他的铁货担子,一辈子精工细作、修修补补,耕耘于市井,老街已没了他熟悉的身影,杜唐德铁铺的那条老街日渐归于宁静。

  父亲,以诚取信,精益求精,一辈子加工了无数箱锯条,输运于祖国大江南北,成了一名小型加工者,如今每年还要出差几趟外地联系业务,虽然他今年已是71岁高龄。

  我,虽然没有成为铁匠,也没有成为一名企业家,但爱岗敬业,协同各部门振兴缙云县实体经济,也成为帮扶企业的主力军。

  岁月流金,春风依稀十里柔情,在改革开放的浪潮里,我听见麦苗拔节的声音,也听见“哐铛——哐铛”“呼拉——呼拉”“吱吱——沙沙”的声音,那是催人奋进的乐章、更是时代的强音!

  都说“幸福生活是奋斗出来的!”是啊,根深才能叶茂,固本才能培元。我想精工细作、精益求精、爱岗敬业的工匠精神就是我们的民族之魂,发展之基。

  壶镇镇的工业起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正是因为有无数个像我爷爷一样敬业,像我父亲一样敢闯敢为的、认真执著的老一辈,为缙云县的工业繁荣发展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缙云锯床行业经过30多年发展,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形成了以带锯床为主导的产业集聚,并带动了其它机床和工模具产业的发展,逐步成为缙云的代表性产业。

  2011年1-11月份,缙云县壶镇镇累计完成工业总产值104.4亿元,标志着壶镇工业在历史上,产值首次突破百亿大关。形成带锯床、缝纫机、工磨具和新材料等四大支柱产业,其中带锯床产量占全国的70%以上,是全国最大的带锯床生产基地。

  浙江省经信委、省统计局联合公布2014年度工业强镇综合评价结果:壶镇镇榜上有名,位列39位,成为丽水唯一一个入选工业强镇综合评价70强乡镇。2014年,实现工业总产值173亿元,实现财政总收入7.01亿元,壶镇镇以全县六分之一的土地,五分之一的人口创造了全县四分之一的财政收入,三分之一的工业产值。

  2017年,壶镇镇获得“中国锯床之都”区域品牌称号,为缙云县锯床行业又添一枚金字招牌。目前,缙云县共有带锯床及机床生产企业189家,年销售收入亿元以上企业13家,本地行业从业人员2400余人。

  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仅以此文献给奋斗在平凡岗位上,像我爷爷和父亲一样努力工作、爱岗敬业的每一位螺丝钉。

编辑:陈革林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