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那些年 农村天然的防治药物
2018-12-14 09:23:10 来源: 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陈喜和

  根据我国第一部农学著作《胜之书》记载,我国早在汉朝就有“农药”了。是用雪水将动物的骨头煮成汤汁,再将附子等一些植物浸泡而制成黏稠物,用以杀虫灭菌。在明朝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有百部、藜芦、狼毒、苦参等治虫的植物。清朝晚期,人们又发掘了烟草、巴豆等“杀虫”技能,甚至还出现用多种植物混合剂防治害虫。在旧时我们这一带的农村,有没有使用过上面的这些农药,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利用一些并未进行深加工的天然药物,对动植物的病虫害进行治疗。

  那时候,家家户户普遍种植我地现在已经绝种了的菜虫药(雷公藤)。菜虫药一丛丛的,圆形叶子,藤蔓状,全株有毒。主要利用根部厚厚的红色皮肉,用木锤把根敲扁,剥下晒干捣细,用“绢箩”过滤后备用,有一股刺鼻的味道,故在操作时,都是戴着口罩或用布片包住嘴巴鼻子。施用时一般要加进干燥的细泥土混合。菜虫药对人体是毒药,对植物却是用途十分广泛的良药,不仅能治虫,而且很有肥效。施用后,虫子不是被毒死而是远而避之。菜虫药毒性不会被植物吸收,不存在残留毒性之虞。根和叶子都可用来毒杀粪桶粪缸里的蛆虫。有一次,我家的牛在山上吃了一些菜虫药的叶子,我慌忙回家告诉爷爷,爷爷说:“没事,牛肚子里肯定有虫,食一点是为了毒虫”,动物好像也粗通医道,进行自我治疗。

  防治菜虫蚜虫等害虫,在早上趁菜叶上有露水的时候,用烟囱灰撒,效果也很不错。我父亲专门备办了一杆长竹篾,一头绑着几串细竹枝,如需要,就捅烟囱灰施用,既清理了烟囱,使之通畅,又得到了药物,一举两得。如量小,可适当掺进炉灰等施用。毒杀蚜虫,也可用人的尿液泼洒。

  防治水稻害虫的药物,主要是桐油。在水田里施用桐油,桐油会沿着稻子往上渗透蔓延。不管虫子歇在水面上还是稻叶上,都会被黏住。

  油茶渣饼或油茶果壳,都可以毒杀蛴螬等地下害虫。可把油茶渣饼或外壳捣细直接撒落在地里,也可把油茶渣饼或油茶果壳用水浸出浓黑的液体洒浇。毒杀蛆虫除菜虫药外,还可以用黄牯银花(闹羊花)、烟筋(做土烟时留下的烟叶筋络)、石灰、麻榆叶、木荷树叶等等。

  至于兽药,那时,农家只能防治动物最常见的疾病。斑蝥在草丛中活动,牛羊吃草时,把它们也误吃进去了,它们在临死的时候,不忘“啪”地一声,放出一股毒气,牛羊就会中毒,肚子就慢慢地胀了起来,越胀越大,如果不治疗,就很快被胀死,这叫被斑蝥“弹了”。这时候,就得马上用韭菜根捣烂绞汁,加黄金泥(红土)水灌下,并用松枝不断地拍打其肚子,肚子便渐渐地瘪下去,过了不久也就好了。羊如长了满嘴巴的黑色痘痘,把灯芯烧成灰,加清油(乌桕籽油)或菜籽油调好涂之,效果很好;如果羊拉稀,就给羊吃咸的芥菜干等。

  母鸡坐窝,我们称“赖孵”,需要二十几天或一个多月的时间。这是母鸡的一种生理反应吧,本来不应该算病的,但很多的时候,是没有鸡蛋让它坐窝的,让它这样自然地“赖孵”下去,不仅不下蛋,还“咯咯嘎”地扰人,很不合算,因而大多数的主人都会让它提前结束“赖孵”期,恢复正常的下蛋模式。方法很多,一是喂它吃桂圆籽、腌猪肉等凉性食物;二是把它装入鸡笼,浸在浅水里催醒;最有意思的是,在它的尾巴上,系上几张干燥的箬叶,走动时,簌簌作响,一响就跑,一跑越响,越响越跑,以致终日“咯咯嘎——咯咯嘎——”地在大街小巷上乱窜,几天折腾下来,就把它吓醒了。

  溪里的直斑鱼,肉味鲜美,但直斑鱼的鱼籽有剧毒,鸡吃了就中毒,如不救治,必死无疑。在剖鱼的时候,有些仔细的人,小心地把石斑鱼籽放在一起投进粪缸里或埋掉;也有些人乱丢,鸡吃了它,必须以萝卜籽头(一种灌木)的叶子,搓成一小团一小团塞下鸡的喉咙,毒性立解。

  现代化学农药的出现,极大地提高防治病虫害的效果,为农产品的增产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同时也带来了很大的副作用。

编辑:徐学正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