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谢灵运从斤竹涧越岭溪行
2018-08-31 09:02:55 来源: 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朱文风

  与陶渊明差不多同时代(即东晋)的谢灵运(385—433年),是开创山水诗派的第一人。他的一首山水诗《从斤竹涧越岭溪行》,就是他经过金竹时的记录。题中的“斤竹”即现在的金竹。

  我们不妨先看看谢灵运的这首《从斤竹涧越岭溪行》诗的全文:

  “猿鸣诚知曙,谷幽光未显。

  岩下云方合,花上露犹泫。

  逶迤傍偎奥,迢递陟陉岘。

  过涧既厉急,登栈复陵险。

  川渚屡迳复,乘流玩回转。

  频萍泛沉深,菰蒲冒清浅。

  企石挹飞泉,攀林摘卷叶。

  相见山阿人,薜荔若在眼。

  握兰勤徒结,折麻心莫展。

  情用赏为美,事昧竟谁辨。

  观此遗物虑,一晤得所遣。”

  谢灵运是怎么一个人呢?他又怎么会过斤竹涧,越过什么岭,沿着什么溪前行呢?我们不妨先详细了解一下谢灵运的生平事迹:

  谢灵运是东晋末年刘宋初年的文学家,诗人。他是中国山水诗的开创者,是第一个大量创作山水诗的诗人。谢灵运原籍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但其祖父谢玄已移籍浙江会稽始宁,并葬于该地。因此,谢灵运的故乡就在始宁。始宁县其地为今浙江上虞南部,嵊州北部,县治曾在今嵊州三界附近。他的祖父谢玄,系晋车骑将军。他的母亲刘氏为王羲之外孙女。因从小寄养在钱塘杜家,故乳名为客儿,世称谢客。幼年便颖悟非常,《宋书》本传称其“少好学,博览群书,文章之美,江左莫逮”。善书,“诗书皆兼独绝,每文竟,手自写之,文帝称为二宝”。东晋时,他18岁袭封康乐公,晋末曾出任为琅琊王德文的大司马行参军,豫州刺史刘毅的记室参军,北府兵将领刘裕的太尉参军等。刘氏南宋朝建立后,因刘裕采取压抑士族政策,按例被降为康乐侯,故又称“谢康乐”。宋永初三年五月(422年5月),宋文帝刘裕卒,太子刘义符即位,是为少帝。谢灵运等受到当朝权臣徐羡之、傅亮等排挤,离开京城建康(今南京),出守为永嘉太守。同年七月,离京往永嘉途中曾枉道回故乡始宁小住。七月廿日抵始宁,逗留数天,即折回钱塘,经富春、桐庐、七里濑,再南折至东阳郡长山(今金华市),然后陆行抵青田溪,再乘船至永嘉,已是八月十二日。

  为了摆脱自己的政治烦恼,谢灵运常常放浪山水,探奇览胜。谢灵运酷爱登山,而且喜欢攀登幽静险峻的山峰,高达数十丈的岩峰他也敢上,可以说是古代第一位攀岩运动的先行者。他登山时常穿一双木制的钉鞋,上山取掉前掌的齿钉,下山取掉后掌的齿钉,于是,上山下山分外省力稳当,这就是著名的“谢公屐”。李白在《梦游天姥吟留别》中曾有这样的诗句:“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可见其影响之广大。谢灵运自恃门第高贵,又才华横溢,非常高傲。他曾说:天下才共有一石,建安诗人曹植独得八斗,我得一斗,余下一斗由自古以来及现在的闻名之人共分。他恃才傲物,自以为在政坛上应受到格外的器重,殊不料反遭朝廷排挤,被调离京城建康。所以在永嘉郡太守任上,他心情烦闷,不理政务,一味纵情山水。平日写写诗文,以宣泄胸中块垒。

  刘宋文帝元嘉八年(431年),宋文帝又让他出任临川内史,但他还是不理政事,终日出游,被地方官员纠弹,要治他的罪。谢灵运不服,反把有关吏员扣押起来。他还赋诗一首:“韩亡子房奋,秦帝鲁连耻。本自江海人,忠义感君子。”将刘宋王朝比作暴秦政权,并以张良、鲁仲连自比,暗示要像他们那样为被灭亡的故国复仇雪耻这种行为和言论,加重了他的罪名,被判免死流放广州。可是刚到广州,朝廷的公文又到了,诬他又犯下了新的叛逆罪,命令将他就地正法。当时他年仅49岁。

  谢灵运就是这样一个放浪山水,喜欢探奇览胜的人。他在永嘉时间为一年。景平元年(423年)秋,他就辞官回故乡始宁隐居。史料上是这样记载:“出守既不得志,遂肆意游遨,遍历诸县,动逾旬朔,民间诉讼,不复关怀。所至辄以诗咏,以致其意焉。在郡一周,称疾去职。”去职获准后,他从永嘉一路游山玩水回来。这首诗《从斤竹涧越岭溪行》,大约就是这时期的作品。

  他从仙居苍岭坑那边上来,经过坎下、马形涧,翻上岩背,观赏了百丈岩后,再过棠慈来到金竹。因为他只闻其名,就以“斤竹涧”来称呼“金竹”。他从普通岭下来,过了金竹,还有什么岭要翻越呢?此行他是回故乡始宁,方向是永康那边,于是我就想到金竹村北边的金刚岭。他翻越的应该是金刚岭,越岭后沿溪行的溪,即是好溪的上游文溪了。早几天,我在一位友人陪伴下,曾特意翻越了这金刚岭古道。有了对金刚岭古道的亲历感受,我再读谢灵运的“从斤竹涧越岭溪行”这首诗,理解就容易了。下面我们看看这首诗,是怎样抒写一路风景:开头“猿呜诚知曙,谷幽光未显”两句,是写从仙居方向爬上苍岭。天刚拂晓,陡峭的苍岭山高谷深,所以“谷幽光未显”,影影绰绰。但猿猴的鸣叫却让人早早就知道高天欲曙。他爬上岭巅,过了百丈岩,只见岩下村廓上空,云雾时开时合,变幻莫测。只见花草上的露水盈盈欲滴。谢诗为“岩下云方合,花上露犹泫。”下边的四句:“逶迤傍偎奥,迢递陟陉岘。过涧既厉急,登栈复陵险。”抒写从岩下出来,一路上经过曲曲折折的山路,一个又一个山口。时而涉过湍急的山溪,时而又登上险峻的栈道。总之,大溪小涧,一道又一道。这大溪可能就是从棠慈出来的洋洋洒洒的棠溪,而小涧则是金竹村边的小溪涧琴溪了。虽然行路遥远,但因行者谢灵运抱着游山玩水的雅兴,所以一路走来,只感到“川渚屡经复,乘流玩回转。”山坑野畈,到处是泛绿的浮萍(“频萍泛沉深”)。浅水边,不时可见野生的茭笋或菖蒲(“菰蒲冒清浅”)。有时踮足在山岩石缝边舀取山泉(“企石挹飞泉”),有时又攀过野茶,摘几张鲜嫩的茶叶含在嘴里(“攀林摘卷叶”)。当他“相见山阿人”时,又见屋宇边满墙的木莲藤向他招手(“薜荔若在眼”)。谢灵运经过的路线是越过金刚岭并沿文溪上行。但他侧重写的却是沿路所见所感。他认为兰草也好,桑麻也好,只要好好欣赏,都是十分美好的事物。(“握兰勤徒结,折麻心莫展。情用赏为美,事昧竟难辨。”)即使一旦成为过去,只要一睹当时的遗物,仍会心有所晤。(“观此遗物虑,一晤得所遣”。)

  《缙云姓氏志》中记载,谢灵运任永嘉太守时,曾多次游览缙云名胜。在他所作的《归途赋》中有“余舍舟而淹留,搜缙云之遗迹,见千仞之孤石”句,写的就是缙云仙都石笋。在缙云,谢灵运还游过南岩。南岩在今兰口村对岸,悬崖如削,后人因此称南岩为谢公岩、康乐岩,崖顶之庙称为康乐庙。唐诗人李白在《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中就有“路创李北海,岩开谢康乐”句。在宋宝佑六年陈盘写的《鹁鸠山名记》中,有“缙治水南有鹁鸠名山,昔南朝宋元嘉中,谢灵运玩爱山水之胜而游其上,以袭封康乐侯,名其山为康乐山。”谢灵运游兴是如此浓,他能不溯好溪而上,赏览缙云三个岩门之一的雁门山吗?所以谢灵运上边的诗,描写如何过斤竹涧,也就不足为奇了。

  以上的种种资料看,我们可以这样说:在金竹这片土地上,早在南北朝时代就有人丁居住。只是当时的生产水平低下,生存条件低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住户,都是人丁寥落。没有大村,只有小处,而且还是稀稀落落散居。所属的姓氏,也是上边说的孙、彭、李、杨、卢、秦、朱、蒋、谢等。所不同的是有的姓氏,人丁逐渐稀少,如郭氏蒋氏,也可能是移居别处,最后终于消失了后继传承者。而朱氏自从入住朱陇岙后,开始如日出东方,后来则如日中天,最后发展成如今巨族。这里还应该特别提出的,谢灵运遇难后,其家族为避祸,四处逃亡。其中有一房则避居缙云。如谢山头的谢氏,羊上的谢氏,还有赤溪的谢氏,都是谢灵运的后人。

编辑:汪建新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