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宅基村的大慈孝故事
2018-06-11 17:14:00 来源: 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吕丰平

   ———从明朝墓碑和贞节坊解读宅基村施氏祖先的慈孝文明

 

  走进千年古村宅基,古风扑面,人文染目,随处可及明、清遗迹:恢弘“大阊门”、精巧“贞节坊”、琳琅祖宗祠、栉比古民居,苍老古木、骑墙青藤、石子道坛,还有骑马楼、下马石、清水渠……令人目不暇接。

  宅基村原称“泽矶”,初始为泽国溪滩,时光流逝,沧海桑田,后来水位降低,始才露出大片土地,故而宜居宜田,宅基连绵。据《施氏宗谱》记载,唐朝·天祐二年(905年),先祖公施约铨(刺史)始居该地,距今已有1114年。

  记载在明代墓志铭里的施氏珍贵史料

  寻古,何为确凿要据?宗谱、县志、传说,均不敌有文字记载的古老文物实体!在宅基村,我见到了一块巨大的太湖石石碑——《敕赠广西道监察御史施公墓志》,洋洋洒洒刻录有1080余字。墓志铭系吴郡人顾鼎臣(赐进士及第、资政大夫、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前詹事府詹事、同修国史经筵日讲官)所撰;由馀姚人谢丕(赐进士及第、通议大夫、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学士、掌詹事府事、同修国史经筵日讲官)书丹并篆额。

  该村施氏源流,据墓志铭载:祖先为吴兴之德清人,唐朝后期(唐季),有施坚实任职括郡(今处州)刺史,因有功德于民,死后庙祀于缙云之黄龙山。其育有二子:长子施约铨、次子施约言。施约铨仕至“金紫光禄大夫(明朝为一品文职官位),封东阳郡公,谥曰‘靖’。徙居龙湖,龙湖迄今有施氏,自东阳公始也。”可见施约铨乃“泽矶”施氏之发祥始祖。

  合葬墓之主人系“文林郎广西道监察御史”施公(讳昌,字仁达)与‘孺人’樊氏。据铭文:“(施昌)实东阳公之后,刺史公二十世孙也。曾大父顕,大父传,父璋,俱隐居勿仕。母周氏,伯仲三人:长福,次禄,而公最次也。”由此可知墓主人施昌的身世和血脉传承,他兄弟三人,排行老三,祖上三代无人为官。

  施昌育有四子一女、孙男十二。子:施錫、施鐸、施山、施附。施錫、施附英年早逝,但留有儿嗣香火。一女嫁李宾。最有出息的要数三子施山(1481--1546),字镇卿,号龙湖。明·正德十六年进士,嘉靖元年(1522)任宣城县令,嘉靖4年升任广西道监察御史,巡按河南、山东,又巡按贵州。嘉靖八年,巡按福建。其时,有同僚官友都御史王应鹏因上奏折忘署姓名而获欺君之罪,施山仗义上疏为其说情,欲开脱罪名,不幸受株连而获罪下狱服刑,后于嘉靖十二年贬任无为州(今安徽无为)判官,不久便调任大名府(今河北大名县)推官,继又调任松江府同知。可见施山的命运也多坎坷,有过牢狱之灾,出狱后虽复官职,但仅活了66岁。

  其实,墓主人施昌的“文林郎广西道监察御史”官职是虚职,据墓志铭载:“(昌公)自幼英敏磊落,有四方志,业举子,已得蹊径,既长,甘于恬退,卒弗遂进取。嘉靖乙丑,以子山(施山)贵,赠‘文林郎广西道监察御史’,配樊氏赠‘孺人’。”可见其官名是因小儿子施山科举得中、为官显贵,而得朝廷之封赠的,纯属子贵父荣的古制产物。施山母亲樊氏的“孺人”雅号封赠,亦同理。

  此次墓主人能得名宦顾鼎臣、谢丕撰写墓志铭,究其缘由,亦皆赖施山之官场交谊。据墓志铭:“山(施山)初捷于丁丑春,官念二亲尚在浅土,慨辞廷试以归卜,以是年十二月乙酉合葬于双塘之新阡地,实山所置捐以葬者,顺先志也。赐附与鐸妻虞氏,皆以次礼祔葬焉。至是,山乃以都察院右都御史知白周公南所述状,并乡进士东湖郑公禧所撰墓志铭,请于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顾鼎臣表二亲之墓。鼎臣雅知山,又知白东湖公言可徵,乃为论著。”于此可见,鼎臣与施山素有雅交,故应邀作表。此次施山独捐巨资合葬父母,并非初葬,是念父母“尚在浅土”而转葬(撮骨葬),且义字当先,眷顾兄弟手足情,顺便以“次礼”附葬安顿好早逝的小弟施附和二哥施鐸之妻虞氏。

  墓志铭载:墓主人施昌生于明·景泰癸酉九月十二日,卒于弘治丙辰十二月十五日,年仅44岁;‘孺人’樊氏生于明·景泰辛未十月七日,卒于正德丙寅六月六日,得年56岁。樊氏系同邑参政樊慎齐曾孙女。烟云过眼,人生可谓苦短,但其以短暂之生命哺育出一个金榜题名、刚直不阿、知恩图报的好郎儿----施山。施山不忘父母养育之恩,不仅在转葬父母骸骨时厚礼以待,且以次礼安葬好兄嫂遗骨。尽显孝心和仁义!

  镶嵌在明代墓志铭里的大慈孝故事

  所谓墓志铭,除记载逝者生平履历和子嗣情形外,大都要彰表其功德品行,以垂范后代子孙。该铭文自也不在例外。有记载施昌之孝亲慈善、智勇为人:“公律身持家,严毅不苟,有古良士之风。父疾焉,每焚香告天,泣擔愿以身代,众皆感泣,日夕侍汤药,不解衣带者累旬。居丧悲哀,攀慕终制如一日。勤俭率下,殖产殷裕,好义而利物。弘治初,屡值岁歉,境内民多流移,或有饿不能出门者。公恻然曰:‘吾忍坐视也?’輒出粟以贷之,而不嘗其息。民多赖以活,而皆德焉。闾里有不平,来质之于公,徐决以数言,罔不帖服。县大夫知其名而雅重之。由是上下共贤。”由此可见:施昌不仅孝顺长辈、尽心侍奉病父,且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急公好义、接济贫困乡亲,化解纠纷、主持族里之公平正义。

  铭文亦有描述樊氏之温淑贤良、相夫教子:“孺人资性温淑,承尊御,早敬事,父子谐和。妯娌内外称叹,无间言,父母家或遗以资物,若饮食必致于姑,分毫不敢自私。公或为非礼,干犯怒甚,孺人輒闭门从容劝阻,俟气平乃已。或闻诸妇有挞婢声,輒戒谕曰:‘是亦人子也,何苦于残伤?’婢妾多赖焉。公初锺爱于山,锐意教之。孺人承其志,训迪劝诱,期底于成,既而登嘉靖辛巳(注:即正德十六年,同属1521年。嘉靖的父亲朱祐杬没有做过一天皇帝,皇位和正德年号都是被嘉靖强行追封的,所以当朝的官员以嘉靖年号为尊。)进士第,授直隶宣城县知县,以政最闻,徵为监察御史,人居内台,出按贵阳、八闽、三辅,风裁丕著。人固曰:‘父母之教也!’”由此可见:施昌之妻子孺人不仅慈爱子女,且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真心呵护婢妾等下人。

  施山16岁丧父,26岁丧母,自己在21岁中进士,22岁出仕为官。可见在他考进士前的5年,都是母亲含悲忍泪在拉扯他成长的,所以母亲孺人的良好家教和慈爱是他积极进取的关键。

  慈孝,不单单是对自己父母子女的孝顺和慈爱,更重要的还要表现在对社会和他人的关爱和奉献。铭文叙事平实,举例精要,令其优良慈孝家风、刚正为人品行跃然纸上,无疑记录下了历史上出现在宅基村的一个大慈孝故事。

  综观墓志铭碑文:文笔朴实而老练,精简扼要,详略得宜;书法工整而严谨,额首小篆线条流畅柔美,正文楷书笔划中规中矩。滕刻碑文者,系痒生龙津麻斌,功力非凡。落款时间为:大明嘉靖十七年岁次戊戌正月吉日立下。由此时间推算,施山时年刚好38岁,应在出狱贬官出职后的“松江府同知”任上。

  铭刻在明代贞节坊上的大慈孝记忆

  在宅基村一座被大火焚毁的明代宗祠前,有一保存完好、赐建于明·嘉靖丙午年(1546)的“贞节”木牌坊赫然矗立在街路旁。坊梁正中的上阙嵌立“圣旨”直书匾额;下阙张挂“贞节”横书牌匾,红底黄边框,衬映出两个金黄大字,格外醒目。“贞节”牌匾右侧上首直书:“明十三八吴氏叔御史奉旨旌表”,左侧底下落款:“嘉靖丙午”。

  从牌匾的文字记载可知:受表彰的对象为贞节妇人“吴氏”,奉旨旌表者为吴氏的亲叔“御史”,下旨建坊时间为“嘉靖丙午”。据考《施氏宗谱》和《敕赠广西道监察御史施公墓志》:吴氏,即施錫之妻;御史,即施錫的三弟施山,为明·正德十六年(1521)进士,曾任“广西道监察御史”等职。

  俗话说,一座辉煌贞节坊,一部女人辛酸史!要讲述女主人公吴氏的辛酸史,还得从其夫家的不幸变故说起:

  吴氏(1479--1546)在16岁时嫁给施昌的大儿子施錫,当时施家是宅基村的大户人家,家境富裕。岂料在次年施家就发生了不幸的事件,44岁的公公施昌突然病故。46岁的婆婆樊氏成了寡妇,家里留下四子一女,长子施錫24岁,二子施鐸19岁,三子施山16岁,四子施附10岁。施山、施锡尚在读书,家庭重担无疑就落在了婆婆和施錫、吴氏、施鐸的肩上。全家人含悲忍泪、同舟共济度时艰,不久,吴氏生下了施家的第一个孙子施焕,总算给家里恢复了一丝喜气。五年后,施山在母亲和吴氏的悉心关照下,终于不负众望,考中了进士,次年就任宣城县令(从七品),越4年(嘉靖四年)又升广西道监察御史(正七品),巡按河南、山东、贵州,激扬三省,举家欢腾!

  然而福兮祸所依,在嘉靖五年(1504),施錫又突然病亡,年仅32岁。26岁的吴氏,在芳华之年就成了寡妇。施家出现了一家两寡妇的困境,悲声动天。吴氏强忍悲痛,一边拉扯幼儿施焕,一边尽心照料体弱的婆婆,尽力操持家务。二叔施鐸和小叔施附成家分立后,吴氏更是发誓不再嫁,与婆婆相依为命,艰难支撑着施家基业。有道是祸不单行,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楚,沉重打击了婆婆樊氏,在死了大儿子的2年后,她也与世长辞了,享年仅56岁。在婆婆过世4年后(1510),三叔施山因有同僚上司都御史王应鹏上奏折忘署姓名而获欺君之罪,于是他仗义上疏为其说情,欲减轻其罪名,不幸受株连而获罪下狱,后于嘉靖十二年才出狱贬任无为州(今安徽无为)判官(从七品)。在施山复出的2年后(1514),家中的二婶虞氏又不幸逝世,年仅36岁。风雨飘摇,灾祸不断,大厦将倾,小叔施附在活到54岁时(1539)又离别妻儿,撒手人寰。吴氏在施家先后含泪送走了5位至亲,默默守寡坚持着,咬牙承担着家庭重任,帮助着家中一个个需要帮助和安慰的人。

  岁月如烟,吴氏舍己为人、大爱无疆的坚守和付出,无不深深烙在了施山的心坎里,歌颂在乡邻间。施山因复出后政绩斐然,又得到朝廷重用,先后调任大名府(今河北大名县)推官(正七品)、松江府同知(正五品)等职。青春一去不复还,蜡炬成灰泪始干,吴氏终于在嘉靖丙午年(1546)一月十九日谢世,享年68岁。施山悲痛欲绝,特将大嫂的节操义举上报朝廷,并得朝廷恩准,特赐建“贞节”坊,垂范乡里,以示旌表。施山在奉旨完成此举后的当年,也就含笑乘鹤西去了。由此可见:无怨无悔、默默守寡42年的吴氏,坚守的是一份携老扶幼、孝上慈下的责任担当!从一而终的节妇情结显然现今已不值得提倡,但她舍己为人、孝亲爱幼、坚韧不拔、勤劳持家的精神永远值得人们点赞。

  古为今用。无疑,这明代墓志碑文是一件保存完好、史料翔实、美轮美奂的人文杰作,通过我的句读译解后,“泽矶”施氏祖先的尘封往事自然洞明。这高耸至今的明代“贞节”木牌坊,同样极具文物价值,有着浓重的地方慈孝人文色彩。宅基村的慈孝、耕读古风也将因此解读而益发劲鼓。古慈孝则今慈孝,尽然是泱泱中华文明古风的一脉传承使然!殷切期待有更多的游人和文学、文史、书法爱好者亲临鉴赏,谅必得益匪浅!

  参考附件:【墓志铭原文·吕丰平句读】

  

  赠广西道监察御史施公墓志

  明故赠文林郎广西道监察御史施公、配赠孺人樊氏合葬墓表

  赐进士及第、资政大夫、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前詹事府詹事、同修国史经筵日讲官吴郡顾鼎臣撰

  赐进士及第、通议大夫、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学士、掌詹事府事、同修国史经筵日讲官馀姚谢丕书丹并篆额

  施氏,其先为吴兴之德清人。唐季,有讳坚实者,为括郡刺史,括,今处州也。刺史有保障功民德之没,而庙祀于缙云之黄龙山。二子:曰约铨、约言,即其地居焉。铨仕至金紫光禄大夫,封东阳郡公,谥曰靖。徙居龙湖,龙湖迄今有施氏,自东阳公始也。

  公讳昌,字仁达,实东阳公之后,刺史公二十世孙也。曾大父顕,大父传,父璋,俱隐居勿仕。母周氏,伯仲三人:长福,次禄,而公其最次也。自幼英敏磊落,有四方志,业举子,已得蹊径;既长,甘于恬退,卒弗遂进取。嘉靖已丑,以子山贵,赠“文林郎广西道监察御史”,配樊氏赠“孺人”。孺人同邑参政樊慎齐曾孙女,父永大公,母赵氏。

  公生于明·景泰癸酉九月十二日,卒于弘治丙辰十二月十五日,得年四十有四;孺人生于明·景泰辛未十月七日,卒于正德丙寅六月初六日,得年五十有六。子男四:长錫、次鐸、次即山、次附。錫、附皆儿家有嗣,不幸先逝。女一适李宾。孙男十二:焕、炫、爊、焯、燿、炳、燁、煉、?、煌、爚、焜,其炫、燿俱国学尚舍,炳邑庠科举生,皆有志向用。女孙二。

  公律身持家,严毅不苟,有古良士之风。父疾笃,每焚香告天泣擔,愿以身代,众皆感泣,日夕侍汤药,不解衣带者累旬。居丧悲哀,攀慕终制如一日。勤俭率下,殖产殷裕,好义而利物。弘治初,屡值岁歉,境内民多流移,或有饿不能出门者。公恻然曰:“吾忍坐视也?”輒出粟以贷之,而不嘗其息。民多赖以存活,而皆德焉。闾里有不平,来质之于公,徐决以数言,罔不帖服。县大夫知其名而雅重之。由是上下共贤。

  孺人资性温淑,承尊御,早敬事,父子谐和。妯娌内外称叹,无间言;父母家或遗以资物;若饮食必致于姑,分毫不敢自私。公或为非礼,干犯怒甚,孺人輒闭门从容劝阻,俟气平乃已。或闻诸妇有挞婢声,輒戒谕曰:“是亦人子也,何苦于残伤?”婢妾多赖焉。公初锺爱于山,锐意教之。孺人承其志,训迪劝诱,期底于成,既而登嘉靖辛巳进士第,授直隸宣城县知县,以政最闻,徵为监察御史,人居内台,出按贵阳、八闽、三辅,风裁丕著。人固曰:“父母之教也!”

  山初捷于丁丑春,官念二亲尚在浅土,慨辞廷试以归卜,以是年十二月乙酉合葬于双塘之新阡地,实山所置捐以葬者,顺先志也。赐附与鐸妻虞氏,皆以次礼而祔葬焉。至是,山乃以都察院右都御史知白周公南所述状,并乡进士东湖郑公禧所撰葬誌铭,请于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顾鼎臣表二亲之墓。鼎臣雅知山,又知白东湖公言可徵,乃为论著。曰:傅称公候之子孙,必复其始,嘗竊疑之,久而得其理。天道福善,祸淫不于其身,必於其子孙,自古及今未之或爽。

  大臣宣力扵国家,施澤於民,其植本固矣。子孙培养,善庆有加,无戕焉。久而复发,固理之可必者也。施氏之远祖濟美绳休,和於民心,协於国典,天之所佑助,厥惟舊哉!承傳数世,俱以善良闻,至监察公伉俪,匹德积累优为盛大,而未食其报。今子孙众多,发祥於内台,他日固将复其始乎!庸书吾言,以矣后之考德者。

  时

  大明嘉靖十七年岁次戊戌正月吉日立下

  痒生龙津麻斌謄刻

编辑:陈革林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