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缙云的茶 滚于热水中的绿色精灵耀眼华夏的璀璨文化
2017-12-08 09:06:44 来源: 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朱文风

  茶是什么?在我眼里,茶是采茶女纤手上绿盈盈的两瓣鲜嫩叶片;茶是司茶手壶里翻滚于热水中的绿色精灵;茶是博大精深的文化;茶是绽开在千万百姓日常生活中的绿色奇葩!

  说实话,我不会品茶。对着绿意盈盈香气扑鼻的一盅清茶,我会撮着嘴一口气呷下,但我很难表述我饮后的感觉。一盅两盅还可以,饮多了我还有点后怕,因为这茶水实在太灵性了,我担心我会神思泉涌,一个夜晚合不上眼。不合眼就不合眼吧,我想着今天去过的伽堂茶场,眼前总是浮现出那无边无际一碧的绿,还有那显得特别近的蓝天与白云。我想,今天去的是伽堂,却好像上了一次天堂。

  茶文化是个大范畴的概念,“日月盛”茶叶的文化载体,我想应该是位于海临尖高峰的伽堂茶场。说起来,我与伽堂茶场还是早有缘份的,那是数年前的一次独山之行,我们一班人倾慕明朝李棠《游独山记》文字的精美,结伴去独山一游。清晨从南田村出发,沿前山上行。经过半个多小时,翻上一个小山垅时,山风骤起,只见阵阵白雾,有如天上银河倒泻,一团团直从仙居方向猛扑过来。我们怕迷了路,只好沿防火路攀越,迷蒙中,忽听到一声声雄鸡啼呜,我想,真是“白云深处有人家”!我们循声往前,经过一片茶园,才望见几栋红色屋宇。

  原来这就是伽棠茶场,一位老农正在劈着柴伙。后来得知,这伽堂茶场位于缙云最高峰海临尖的北坡,离一千二百来米的最高峰,仅二百多米。伽堂茶场的地理位置,古代是个火山口,它像一口巨锅,仰在海拔八百多米的高山,承接着山川琼浆,吸呐着日月精华,怪不得伽堂茶场的茶叶品牌名之为“日月盛”,我心中不禁豁然一亮!

  在伽堂茶场,我们翻上附近一个高峰俯看四周,只见群山起伏,似乎朝我们俯首。只见银河翻滚,好像在脚下飘流。我都有点不敢相信,怎么一下子竟来到天上人间?一边的挖土机正在开挖水平带,原生态的山峦不久将被绿色的彩带一弯弯缠绕。伽堂茶场现在已有六百多亩茶园,如果开发完整,将达到一千多亩。我望了一眼脚下踩的泥土,那全是团粒结构的沃土!我不觉沉思:在我们缙云,高山茶场很多,也许这伽堂茶场是全县最高也是最大的茶场吧!

  走过缓坡,在一处较藏风的山垅,主人指着数丛茶树,告诉我们这就是白茶。我细看那茶芽,嫩嫩的,尽管已过秋分,那叶片仍泛着绿意,闪着白光。据主人介绍,茶园里现有三种茶:绿茶、白茶与黄茶。说到茶的种类,我不禁来了兴趣。我问:“中国的茶,总共可分几类?”主人十分博学,他说:我们常说的茶可分六大类。主要是以干茶的色泽和汤色来分,包括:绿茶、黄茶、黑茶、白茶、红茶和青茶。绿茶是我国最早产生的茶类,唐宋时期以高温水蒸气杀青的蒸青团茶为主,到明朝发展为锅釜杀青的炒青散茶。在绿茶制作的基础上实践发展,造就了各具品质特色的六大茶类:绿茶的清汤绿叶,红茶的红汤红叶,黄茶的黄汤黄叶,黑茶的陈香,白茶的更近自然,青茶间于红绿茶的香高味醇。

  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主人的滔滔不绝,激发了我的兴趣。我问:“你们伽堂的茶,一年采摘几次?”这时,作为茶艺师的夫人接着说:“伽堂茶场的茶,我们只采一次!”我说,不是有春茶夏茶吗?怎么只采一次?不是太浪费资源?她听了不禁莞尔一笑,她说:“你没听说‘茶到立夏一夜粗’吗?立夏以后,气温渐升,茶叶生长迅速,叶片渐渐老化。为把好关,保证茶的品质,所以伽堂的茶叶,只采一桩。”我说:“怪不得我们缙云有句俗语:‘夏前宝,夏后草’!”

  在乐业大桥边的“日月盛茶庄”,我看到了货架上放置的各类品牌的茶叶,无数造型独特的茶具,以及各类有关茶文化的书籍。当我看到“银针”、“雀舌”的名称时,不禁犯了狐疑,我说:“不推是说茶分为六大类吗?那么这些象形的茶叶名称,又是怎么归类呢!”主人给我们斟了茶后说:“你算说到点子上了!茶叶也可以依形状命名的。”他说,如常见的“银针”,表示这茶是采摘单根的芽心制成,而且满披茸毛。

  我说:“那么‘雀舌’就像山雀的细舌了!”主人说:“‘雀舌’正是采摘一芽夹二片未展开叶为原料制成的茶。”主人的妻子见我们品茶时,都细看着盅中的茶水,她不禁笑问道:“你们知道这茶用的是什么水?”一位口快者说:“当然是矿泉水!”她说,泡茶用水也有讲究。水有硬水软水之分。水中矿物质太多,一般称为硬水。用硬水泡出的茶汤颜色偏暗,香气不显,口感不佳。水中矿物质含量低的,一般称为软水。用软水泡茶,容易将茶的本质表现出来,是适宜泡茶的用水。那人听了不禁伸了下舌头说:“原来茶的学问如此之深!”

  这时,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我说:“诗有诗圣杜甫,画有画圣吴道子,大家说说茶圣是何许人?”大家说我这题目出得太浅了,谁不知道茶圣陆羽呢!知道茶圣陆羽的人不少,但为什么称他为茶圣的人却不多了。原来陆羽被尊为茶圣,主要因为他写就了世界上第一本茶的百科全书——《茶经》。据说为了写《茶经》,他的足迹踏遍了产茶的众多州郡,遍访长江、淮河、珠江流域绵亘数千里的产茶区,孜孜不倦钻研茶学,从茶的渊源、制茶工具、采制、评鉴、煮茶器皿、煮茶、饮用、茶史茶事等方方面面,以专业的角度撰写,最终著成这《茶经》。

  书架上有一本关于陆羽的书,其中录有陆羽的一首诗《六羡歌》:“不羡黄金 ,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入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黄金 ”、“白玉杯”均是贵重的饮器,“朝入省,暮入台”更是入朝为官,身居要职的象征,无论是“黄金 ”、“白玉杯”所象征的物质财富,抑或是进入省台仕途的荣耀,对陆羽而言,都如过眼烟云。那么陆羽到底羡慕什么呢?是西江的水、竟陵的人,只有家乡的水,故土的人,方引得他频频回首,顾盼流连。

  议论中,大家不禁慨叹:中国的茶文化的确包罗万象,中国茶文化的确博大精深。早在唐宋,古代的文人们就精于茶道。到了明代,如江南四才子中的文征明与唐寅,更是将诗画与茶结合为一体。如唐寅的名画《事茗图》横幅,一边画的是文人在松庐内品茗场景,一边是行书一首五绝:“日长何所事,茗碗自赍持。料得南窗下,清风满鬓丝。”将幽人雅士品茗雅集的清幽之境,表达得淋漓尽致。也是当时文人学士山居生活的真实写照。再如文征明的画作《品茗图》,上边的自题七绝:“碧山深处绝尘埃,面面窗轩对水开。谷雨乍过茶事好,鼎汤初沸有朋来。”更是茶事场景的一幅特写。

  在许多宴饮场面,不少文人雅士会“以茶代酒”。以酒当茶是海量,而以茶当酒才是雅量。“以茶代酒”是爱茶的雅士们所倡导的,其旨意在于希望能借茶清醒头脑,镇定神经。当然更希望以茶激发灵感,才思泉涌,文采飞扬,熠熠生辉。关于以茶当酒,宋代有位诗人杜耒,他的一首诗《寒夜》,写得十分传神:“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我们可以想像一下那一幅场景:初冬的夜晚,来了客人,主人忙吩咐小童煮茗,准备以茶当酒待客。竹炉中的火苗红了,瓦罐中的热水沸了,屋子里暖烘烘的。免去了觥筹交错,只是相对品茗,看似平静淡然,但一“沸”一“红”,却将主人好客的热忱充分表现了出来。两挚友相逢,品茗畅谈中,偶然行至窗边,举头望月间竟发现窗外数枝梅花,在月色下幽幽然绽放。明月依旧,只因有股幽香暗暗袭来,才觉得品茗之夜与往日相比,倍显不寻常了。

  记得在一本关于茶艺的书中,有一首《七碗茶歌》,写得特别深刻,细细咀嚼,回味无穷。古诗云:“三篇陆羽经,七度卢仝碗。”一部《茶经》让陆羽名扬天下,一首《七碗茶歌》也让卢仝青史留名。《七碗茶歌》也称《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这是作为茶中“亚圣”卢仝茶诗的代表作。《七碗茶歌》得名于原诗的部分诗句:“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蓬莱山,在何处?玉川子乘此清风欲归去。”

  一连饮上七碗茶,体悟也随之逐层递进:从最初的口腹之欲——润喉,到破孤闷、搜枯肠泼墨挥毫、发轻汗神气清爽,再到肌骨清通达仙灵,最后到清风生两腋羽化欲登仙的境界。茶之美妙和内心的风云变幻,简直是跃然纸上。饱满酣畅的品饮气势,挥洒自如。下文即刻转入“为苍生请命,为茶农疾呼”的心情——“山上群仙司下土,地位清高隔风雨。安得知百万亿苍生,堕在巅崖爱辛苦!便为谏议问苍天,到头还得苏息否?”督造贡茶的官员高高在上,哪里管得了深山里悬崖上茶农采茶的辛苦?诗人的愤恨之情、同情之心显而易见。后来的很多茶诗中,都引用了《七碗茶歌》的诗句或卢仝的典故。可见这诗在中国茶诗中举足轻重的份量。

编辑:汪建新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