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马鹿归天山
2017-11-21 09:17:35 来源: 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吕丰平

  四

  林则徐一行人路过吐鲁番时,一路干旱缺水。走着走着,忽然发现有一片绿洲,灌渠整齐,流水清澈。林则徐好生奇怪,于是下马车仔细察看,并请教老农:“水从何来?”老农告知:水是从地下的洞中穿流过来的。咱们叫“坎儿井”。原来它是从山地水源挖一个暗渠,长度不一,每隔20-30米有一通地面的竖井,各个竖井的深度,沿山坡往下逐渐递减。暗渠的水引流到田庄附近后,就经明渠涌出地面,用以灌溉农田。

  林则徐洞悉“坎儿井”原理后,经过深入研究又加以改进,每隔3-5米挖一口井,井下连环相通,水由井内水道往下流。并积极推广应用到各处垦地,于是成效大显,绿洲遍地涌现。当地人心怀感恩,自发地将“坎儿井”改称为“林公井”。

  时间就在垦荒地和兴水利中匆匆而过,转眼就到了十月底,林则徐又奉旨到哈密垦地。原来哈密帮办大臣恒毓曾上奏,说是哈密以东的“塔尔纳地方有官荒八千余亩,堪以开垦”。于是道光帝又下旨布彦泰,着令林则徐与即将离任的喀拉沙尔办事大臣全庆一起前往塔尔纳(即沁城)详加勘察。

  十月二十九日,林则徐一行刚对塔尔纳民荒地亩踏勘完毕,在返回哈密府衙门口时,衙署门前突然涌来百余人环跪道旁,拦车递呈诉状,齐声喊冤。经询问,这些人中有军有民,有商有绅,他们义愤填膺,递上的状纸一张接一张,纷纷大声控诉郡王伯锡尔的种种不法行径:

  “我们哈密绿洲的肥沃田地全被伯锡尔霸占了。不经他的允准,任何人不得垦地耕种呢!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怎能由他如此横行?”

  “我们不仅要将所有田租交给王府,而且市肆、关乡、瓜园、菜圃等,皆要交纳地租,连煤厂、木山也要缴纳利薮。还让不让人活了?”

  “就连当地驻军修理军库等设施需要拉土时,他也要收取每车几十文的税钱呢。简直胆大包天!”

  “天山的野生马鹿也全归了他家所有,我们捡只鹿角都要被当贼抓起来拷打,并没收加罚款。如今他的庄园里鹿角堆山,还关押着几十头狩猎来的活马鹿,用来宰杀饮血呢。着实可恶!”

  “他将城郊的坟地筑墙围占,我们人死了送去殡葬,都还必须交银两后始准掩埋呢。这是哪家王法啊?”

  这伯锡尔敢于如此胡作非为是有来头的,他早被朝廷晋封为郡王,地位显赫,人称“哈密王”。他在京供职多年,深受朝廷恩宠,返回哈密养老后,自以为爵高位显,身价百倍,不可一世,便趾高气扬、专横跋扈起来。不仅欺压属地维吾尔族人民,就连驻哈密的军政官员和办事大臣都不被他放在眼里。

  林则徐对他的劣行早有耳闻,郎中的无奈和诉苦,公马鹿春盼屁股上的箭镞刻字,都深深地刺伤过他的心。然而,这时他的身份还是一个戴罪的谪臣,无权无势,众人所告之事纯粹不在他勘地的职责范围之内呢。伯锡尔的身份地位特殊,就连帮办大臣恒毓等也满怀恐惧,深感棘手难办。

  林则徐左思右想,权衡利弊:此事如果处理不好,自己不仅入关回京无望,而且还要罪加一等,这是个人的失。但眼看着哈密军民商绅受尽欺凌而冤情无处申诉,假若袖手旁观,不敢为民伸张正义,那就是自己的过。要是嫉恶若仇,仗义执言,秉公办事,求得一方百姓安耽,那是人民的福。做人就要堂堂正正,舍己为民,毕竟百姓的福大于天啊!于是他仔细批阅状纸,查看档案卷宗,取了人证后,与恒毓等人连夜商议,决心与伯锡尔较量一番。

  为了处事万全,林则徐次日上午就将众人所告伯锡尔的罪状一一罗列好,派人快马加鞭呈送给布彦泰将军知晓,并言明全力协助帮办大臣恒毓严肃查办此案的决心,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接着就叫恒毓派衙役传唤伯锡尔到衙接受审讯。

  郡王伯锡尔昨夜闻听有百余人在府衙门外拦车状告他不法,恒毓和林则徐已经接状立案后,知道大事不好,害得一夜无眠。这林则徐可不是好惹的,他对英国红毛子都说打就打呢!于是伯锡尔吃了早饭后就主动前来衙门抵赖,与刚想出门传唤他的衙役打了个照面。

  伯锡尔来到大堂坐下,面对林则徐厚颜开脱道:“本郡王不知详情,各种违法之事皆属下所为。不过,下不教,王之过。我愿将东新庄熟地一万亩呈献充公,以便招民耕种。聊表悔过之意,切莫升堂而难堪于本王。”

  林则徐当即指出:“无论南北各路,寸土皆属天朝,皇舆一统之内,无寸土可以自私。郡王属下倘有借端勒索之人,即须重治其罪,不稍宽贷。”伯锡尔理屈词穷,无言以答。面对义正辞严的林则徐,伯锡尔只有点头称是,表现出从未有过的恭顺。见郡王主动前来示弱求饶,恒毓乐得顺梯而下,免得闹僵而骑虎难下,故而准其所言。

  威风大煞的伯锡尔最怕林则徐紧追不放,事后连忙跟随林则徐和哈密官员,赴东新庄子勘田丈地,将熟田和未垦之地一万亩全部充公。

  伯锡尔强占田亩的事总算了结了,可林则徐却乘胜追击,还紧紧揪住一事不放:“据民所告,郡王滥捕滥杀天山马鹿,至今庄园里还关着几十只马鹿,致使本地野生马鹿数量锐减;且强取豪夺而不让百姓进天山捡鹿角,导致药房的鹿角胶绝迹,体虚重病患者无药可救。可有此事?”

  “这……也都是手下的打猎队为了邀功而擅自妄为的,并非本王指使。如何处置悉听尊便。不过那些马鹿角我只能捐出一半供应本地市场,因为宫廷太医院与我订有合约,每年都要我提供大量的鹿角胶,王公大臣和嫔妃们进补身子,就认准咱伊犁产的鹿角胶呢。不然我吃罪不起!”伯锡尔知道瞒不过去,额头沁出汗珠,赶紧搪塞。

  “俗话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容我带人与郡王一道前往贵庄园,将所关押马鹿清点后放归天山;把所囤积马鹿角的半数供应本地药房,以熬胶拯救民疾。事后府衙一并奏明皇上,言郡王深明大义,已然主动将功折罪!何如?”林则徐心中暗笑,故意将“奏明皇上”说得一字一顿。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伯锡尔心虚,尽管心有不甘却连连点头。

  林则徐和手下跟着伯锡尔到了郡王府,差人拉走了六马车的马鹿角,然后打开关押马鹿的庄园大门,一清点,大大小小的马鹿竟然有六十八只之多!更令林则徐惊讶的是,公马鹿春盼一下蹿到林则徐跟前,抬起前腿紧紧抱着他哀鸣不休。林则徐伸手抱着它的头,看着它头上被人为锯去鹿角后留下的茬,禁不住潸然泪下:“快去吧,带着妻儿和同伴回天山乐园去吧。”说完一把将春盼推出大门外。春盼回首向园内鸣叫了几声,其他的马鹿就跟着蜂拥而出,向着天山绝尘而去。 善有善果,天无绝人之路。到了十二月,林则徐终于在哈密接到道光帝的赦免诏书,“加恩赏四五品后补京堂”,进京听用。林则徐处理好一应善后事宜后,在两个儿子护卫下,于当月离开哈密城的东大门,遵旨起身回京而去。哈密军民依依送别,鹿角胶、牛肉干、葡萄干、小杏干,给他塞了个满怀。鞭儿响,马车欢,恰似被囚马鹿归天山……

  (完)

编辑:徐学正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