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马鹿归天山
2017-10-12 14:13:57 来源: 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吕丰平

  一

  天山高寒,六月飘雪。话说林则徐在清·道光年间祸起“虎门销烟”,一身正气为民除害,反遭投降派奸臣陷害,被道光帝革去四品卿衔,从重发配新疆伊犁,效力赎罪。你说怨也不怨?

  事情的缘由也简单:时任湖广总督的林则徐,由于厉行禁烟,销毁毒品鸦片而断了红毛子的财路,得罪了洋人。那英军就气势汹汹开来坚船利炮攻打海防,爆发了鸦片战争,不久就失陷了定海。大臣琦善来到广州救急,与林则徐反其道而行之,力主赔偿求和。他在侵略者的威逼利诱下,擅自签定割让香港、赔偿烟价六百万元的《穿鼻草约》,并把这一切都归罪于林则徐。当英军继续进犯天津海口时,投降派官僚又乘机诬陷林则徐,使得昏君道光帝大怒,于道光二十年(1840)十月三日以“误国病民,办理不善”的罪名,将林则徐革职查办。到次年5月初,又令林则徐以四品卿衔去浙江随营效力,没多久,昏君又将奕山诗的广东方面军败北之事归罪于林则徐,言其“废弛营务”,并于道光二十一年(1841)六月二十八日下旨,将林则徐革职遣戌新疆伊犁。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自古圣意难违。时年57岁的林则徐不顾病魔缠身,于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七月初六动身离开古都西安,只留下长子林汝舟在家照顾妻子,自己带着二子林聪彝、三子林拱枢踏上了漫漫的西行流放赎罪之路。林聪彝不仅拳脚功夫了得,且弯弓射箭百步穿杨,舞起剑来密不透风,于是佩带上了弓箭和宝剑;林拱枢擅三节棍术,且使得一口大刀,砍、捅、劈、削“呼呼”生风,于是腰别三节棍、肩背大刀。出发前,母亲和大哥千叮咛万嘱咐:此去关山千万重,路途险恶,常有虎豹财狼出没,兄弟俩定要切切保护好依爹!

  一路风雨一路尘,西出阳关无故人。林则徐父子三人昼行夜宿,过永寿、长武,当行至甘肃泾州时闻说吴淞、宝山、上海、镇江等城相继失陷,得知同乡好友江南提督陈化成与坚守炮台的八十余名将士阵亡时,不禁放声痛哭起来。哭完还得走,他们涉泾水,过六盘山,长途跋涉来到了兰州。

  陕甘总督富呢扬阿热心肠,悯其疲惫不堪,特挽留他们歇息数日再行。有一日林聪彝从街上匆匆回来,对父亲说:“依爹,据此间传闻,江南议和成局,英兵暂罢。”林则徐闻之颜开,以为是英军战败求和。待一阵欢喜过后,冷静一想,不对!英夷贪婪成性,哪会如此轻易罢兵。于是当晚在甘肃布政使程德润为他饯别举行的酒晏上提醒人们不要忘乎所以,英夷得寸进尺蚕食中国的野心不会死。

  父子三人离开甘肃兰州后,渡过黄河,颠簸在崎岖的山路上。在沙井驿旅栈里,林则徐连夜写一封信给先到一年戍边的邓廷桢,告诉了自己的西行日程。泾州安定县主簿陈德培与他素有深谊,一路陪送,到了凉州四十里铺,他二人才共饭而别。在饭桌上林则徐有感写下七绝诗一首,一吐家国情怀:

  小丑跳梁谁殄灭,中原揽辔望澄清;

  关山万里残宵梦,犹听江东战鼓声!

  天山延绵,高耸云端,峰峦白雪皑皑。父子三人爬山涉水过沙漠,行走了两个多月后,来到了离伊犁惠远城不远处的高山峡谷中。时值下午,烈日当头,林则徐经过长途跋涉后病体益发羸弱,瘦得皮包骨头,早已累得汗流浃背、气喘吁吁,见山坡有一片茂密云杉林,于是就吩咐儿子在林中坐坐再行。树荫下凉风习习,三人喝了几口水后,坐靠在树干旁竟然打起盹来。这时,突然从密林深处传来几声狼嚎,令人毛骨悚然,接着又传来一阵“噼噼啪啪”的打斗声。兄弟俩一下惊起,林聪彝见父亲仍在酣睡中就吩咐林拱枢好生看护,自己立即潜入密林察看究竟。

  刚悄悄行进百余步,眼前的一幕让林聪彝惊骇了:一只独狼龇牙咧嘴,面对着一只公马鹿左蹿右跳在进攻;那公马鹿足足有二百余斤重,凭着一对巨大的鹿角左顶右撩奋力抵抗,其身后的母马鹿护卫着草丛中的一只幼鹿哀鸣不休。独狼是最为凶狠的动物,它瞄准了草丛中的小猎物誓不罢休。身高马大的公马鹿低头挺角,拼死抵挡独狼的进攻,硕大的鹿角时不时撞到树干上发出“噼啪”声。

  突然,公马鹿由于用力过猛,一对鹿角撞到树干后竟然齐刷刷从头顶断落了下来。独狼见公马鹿失去了利器,猛然前跃咬住它的前腿将其掀翻在地,接着就要撕咬它的颈部。说时迟哪时快,躲在不远处树干后的林聪彝弯弓搭箭,一箭射中了独狼的头部。独狼受伤后并没致命,发出凄厉的嚎叫声,咆哮着向林聪彝猛扑过来。林聪彝想不到独狼竟然如此凶悍,拔剑已然来不及了,慌忙后撤并大叫:“拱枢,快拔刀斩狼!”林拱枢循声望去,见独狼紧追二哥不放,立即拔出大刀箭步上前,对准独狼的颈部使了招“凌空霹雳”,硬生生将狼头砍了下来。

  林则徐已然惊醒,待问明原委后,忙道:“快去救受伤的公马鹿。”三人来到了倒地的公马鹿身旁,只见母马鹿衔来一朵雪莲花喂给公马鹿吃,并舔着流血不止的伤口。林则徐忙掏出随身携带的“云南白药粉”,敷在公马鹿的前腿伤口上,撕下布条包扎起来。血终于止住了,公马鹿慢慢地缓过气来,挣扎着站起,点了一下头,“咩--”长长地鸣叫了一声后,一瘸一拐地带着母马鹿和幼崽向密林深处走去。林则徐见地上有一对马鹿角,忙吩咐儿子:“这是名贵的中药材,熬胶吃能温补肝肾、益精养血,是大补元气的,捡起来带走吧。” 父子三人风餐露宿,历经艰辛,终于在十天后的十一月初九抵达了遣戍目的地——伊犁惠远城,此番西行足足走了三个月。 (待续)

编辑:徐学正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