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那些在生活中远去的老手艺——修伞
2017-08-24 08:45:01 来源: 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应子根

  四、五十年前,人们常用的雨具,除了斗笠、蓑衣、雨篷(一种竹篾夹着箬叶编的龟壳形雨具),常见的就是油纸伞、油布伞了。
  记得那时候,雨后放晴,年幼的我常听到修伞匠悠长的吆喝:“修洋伞纸伞花伞油布伞,有伞修啊!”而每次听到吆喝,总有人能从家里拿出一两把残破的雨伞,送过去修。
  美观的是油纸伞,这种伞是以新竹剖条为骨架,剪裁棉纸做伞面,涂上熟桐油等制成的。有的伞面还绘了图。记得戏剧《白蛇传》里,许仙在西湖遇雨,白娘子送给他遮雨的就是油纸伞,可见油纸伞由来已久。不过,在那贫穷的岁月里,耐用远比美观重要,人们更爱的还是油布伞。这种伞,伞面是白布加桐油,颜色多是单一的黄色,伞柄、伞骨较粗,举在手上,更能抗风。
  在那贫穷的时代,雨伞无疑是一个家庭的奢侈品,使用时自然也倍加爱惜:有了伞,有人特意用旧布缝一个狭长的伞袋,晴天出远门,把伞装进袋子,挎在肩上,如同士兵背着洋枪,神气得很。下雨了,取出伞撑开,顿时觉得比戴斗笠的高了一截。可惜一阵风来,树枝一挂,或者脚下一滑,一个踉跄,伞破了。
  伞破了就得修。那时常有修伞匠背着小木箱走街串村,到处吆喝。有人送来残破的雨伞,他们便在村口树下或人家的屋檐旁搁下随身携带的马扎凳,打开小木箱,木箱里有绳绳线线、铁丝螺帽、钳子刀子、伞骨弹簧等七零八碎的物件。修伞匠在膝上摊开一块围布,套上脏兮兮的袖套,开始他的拿手活。最简单的是给油纸伞打补丁,修伞匠只要在纸伞破损的地方刷上一层桐油,再盖上一层棉纸,然后在棉纸上再涂刷桐油,干燥后就算修好了。
  复杂的是换骨架,缝伞面,甚至整伞重新绷油布。只见修伞匠一会儿掏尖嘴钳,一会儿拿剪刀,又是螺丝刀,又是成卷的线。由于常年修伞,碰触伞骨断口,修伞匠的双手往往划出一道道伤痕,但就是这样的一双手,干起活来却灵巧无比,无论是穿针引线,还是接骨换架,他们就像摆弄自己的手指,总是那么干净利落,轻盈纯熟。
  在乡村的修伞匠到处游走,在城里的修伞匠,摊位则大致固定。他们长年累月就在某条街巷的某个屋檐下。有的就在那门上檐下绷着一块布棚。布棚两头用竹竿撑住,便于展开、滚动和收放;他们常常是白天架棚晚上收,坐等人们送伞来修。很多时候,城市“上班族”都是下班时看到修伞匠才把伞拿来,第二天上班前还要把修好的伞取走。刚调进小城时,我遇见过一位这样的修伞匠,交谈中,他说自己多年不修油纸伞、油布伞了,如今只修尼龙伞、折叠伞,而买一把这样的新伞花不了几个钱,有些人伞坏了就一扔,不再修了,自己看来要彻底告别这门手艺了。
  修伞匠说得有些伤感,却也是事实,因为这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看到他,一起消失的也许还有他的这门手艺。而今,剩下的只有记忆深处那“修洋伞纸伞花伞油布伞,有伞修啊”的吆喝声,偶尔还能从尘封的岁月那边透过来,仍让人倍感亲切。

编辑:汪建新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