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好溪文学)鹿鸣春雨堂
2017-07-14 17:41:00 来源: 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吕丰平

  话说清·咸丰年间,缙云县深渡村的壮小伙梅周金被征召入伍后,不久又被遴选进京,充当朝廷梅花鹿驯养园的养鹿倌。理由很简单:在遴选时,他跑步比赛得了第一,选拔者说梅花鹿跑得快,养鹿人也要跑得快才撵得上;又说他不仅姓梅,与梅花鹿同姓相亲,而且在家时养过牛、放过羊,知道草食动物的习性,有利于鹿儿的健康生长。

  那么堂堂朝廷为何要自个儿开办养鹿场呢?原来与咸丰帝的迷恋女色、荒淫无度有关。

  咸丰帝奕詝生于1831年7月16日(道光十一年六月八日),是清代入关后的第七位皇帝,也是清代秘密立储继承皇位的最后一位皇帝。由于他小时候从马下跌下来,经过太医精心治疗,骨病虽然好了,却落下了个残疾,成了跛子,且小时候得过天花,脸上长满麻子。

  那时正逢清朝乱世,国库空虚,危机四伏,内乱丛生,发生了以太平天国为首的全国性农民大起义。1851年1月11日,在洪秀全38岁生日这天,拜上帝会宣布起义,建号太平天国。而此时,咸丰帝即位刚刚8个月。1853年5月6日(咸丰三年三月二十九日),太平军攻入南京,改南京为天京,定天京为太平天国首都。

  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可这个腿瘸脸麻的奕詝在20岁登基后偏偏好色,不思整肃朝纲、励精图治,网罗了大批美女顾自在圆明园寻欢作乐,并对叶赫那拉(日后的慈禧)宠爱有加,日日枯精,夜夜荒唐。圆明园是一座距紫禁城四十里的大型皇家园林,兼有御苑和宫廷两种功能。园内景观各异,宛若画境,且礼节比紫禁城的要求疏简些,所以咸丰帝极为贪恋园居,刚过新年即赴园,且久居不去,为的就是自由洒脱、方便淫乱。

  园居久了,他逐渐对清一色的满洲女子生厌,便捉摸起婀娜多姿的汉族女子来。上有所好,下必投其好,奸佞的大臣为阿谀奉迎咸丰帝,便心生一计,表面上是说要雇用一些民间汉女,让她们轮流打更巡逻寝室四周,以加强安保。咸丰帝心领神会,下旨照办。于是就有数十个女子被招入园内,每晚由三个人轮留在寝宫外值班,每人拿一个梆铃,在宫殿左右敲打报更。其实是随时供皇上临幸。

  玩久了,咸丰帝又在这些年轻貌美的汉女中挑选出特别楚楚动人的四位,加封名号,冠名为“四春”,即牡丹春,海棠春,杏花春,陀罗春。除此外,咸丰帝还钟情于一位曹寡妇,她是山西孀妇,长得美妙绝伦,特别是一双小脚,不到三寸。她的鞋也与众不同,鞋底是菜玉做的,内衬香屑,鞋尖缀着光彩夺目的明珠。

  咸丰帝因近女色毫无节制,不得不借助于秘药,寻常靠的就是一种类似马乳蒲桃的果子来催情,吃了几颗就立马见效,阳具暴胀,非纵欲莫退,然而这东西性热而刚烈,燃精耗髓,纯阳伤阴。他终因纵欲过度而元精耗尽、齿摇发枯,身子日见羸弱。于是询问御医:如何才能使身体强壮起来?御医说:“其他催情壮阳药皆是竭泽而渔,耗损人体的元精元阳而起效。惟有每日饮鹿血方能既健体又壮阳,于元气无伤,以其为血肉有情之物也!”咸丰帝立命在京郊建立梅花鹿驯养园,养鹿一百余只,每天供他喝鹿血。

  梅周金正是在此种情形下应选入园当养鹿倌的。养鹿毕竟与养牛羊不同,梅周金得一切从头学起。养鹿园的头倌叫金正敏,是东北的长白山人,在家就是养鹿高手,见梅周金手脚勤快、聪明好学,就将养鹿的技艺悉数教授与他。告知了鹿群喜欢在向阳坡吃草、活动;公鹿求偶爱决斗,常御母鹿十来只;夏天割鹿茸,秋天配种来过冬,母鹿产仔单胎多;鹿恶色,见着鲜艳服饰易进攻;以及如何割茸取宝、宰鹿放血,如何安胎接生、防病治病等等知识。梅周金一一记在心头,与几个鹿倌一道,将一大群梅花鹿养得是欢奔乱跳,日日供应鹿血给皇上补肾壮阳、驾驭满汉姣娘。

  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咸丰帝面对时事危局束手无策,只求放纵自我、淫乐度日,终究酿成了大祸!不久就有外患袭来,虎视眈眈的英、法、俄、美诸列强在1856年酝酿与发动了侵略中国的第二次鸦片战争。他们先攻广州,次攻天津,再攻北京,直逼得咸丰帝狼狈出宫,北逃热河。咸丰帝在出逃时还念念不忘淫乐,下旨养鹿倌带着梅花鹿尾随北上。皇帝坐辇自轻快,可怜一帮鹿倌赶着不听话的鹿群急得直冒汗,屁颠屁颠远远落在了逃难皇室队伍的后边。

  人潮、兵潮、匪潮,一派兵荒马乱,梅花鹿受惊而哀鸣不休,四处逃散,纵有跑步冠军梅周金的千追万拦也无济于事。头倌金正敏见鹿群损失殆尽,深知跟着去了热河的话必将大祸临头,斩无赦!于是与几个鹿倌一阵嘀咕后,分发些许盘缠给大伙,作一鸟兽散,各自逃命回家。

  梅周金爬山涉水,一路舟车劳顿,终于在三个月后回到了老家深渡村。时值初夏傍晚,家中老父刚从田里采挖地产中药“元胡”回来,见儿子风尘仆仆回家,胡子拉碴、瘦骨嶙峋,不免一阵心酸。老母问明缘由后,忙烧汤给他沐浴更衣,连称:“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数日后,家中的元胡已经晒干。梅周金在家调息后元气恢复,于是吃罢早饭后就肩挑着元胡去县城五云镇的“春雨堂”出售。

  这春雨堂是远近闻名的中医大药房。在清·顺治三年(1646),由兰溪的诸葛氏所创办,店址就在五云镇的十字街附近,有店面三间。药栈设于金井巷15号,另建有养鹿园,养有梅花鹿几十只。招收了许多学徒、伙计,并请了名医坐堂诊治。人称“兰溪先生”。店内有“元、亨、利、贞”4把刀手,自行切制优质中药饮片,还能自制六味地黄丸、归脾丸、龟鹿二仙膏、八宝眼药等中成药。其药材地道,享誉温、台、婺、处、严、衢六府,时评有“金春雨、银问松、铜德和、錫义丰”之赞!在道地的中药材“浙八味”中,缙云药农所种植的就有五种,而地产元胡是最出名的。春雨堂生意兴隆,中药材消耗量大,收购价格自然高些,所以本地药农大都喜欢与之交易。

  梅周金来到春雨堂时已经是正午,大门口有一楹联:“春雨滋万物,夏鹿补千人”赫然醒目。他进去卖罢元胡,见堂前张贴着招工启事:“因本堂养鹿园工作之需,亟招养鹿倌两名。有养鹿经验者优先录用,待遇从优”云云。梅周金正在家闲着呢,于是上前打探,并说明了应聘意愿。诸葛堂主近日正为养鹿园夭折了两头鹿崽的事在纠结闹心呢,他询问了梅周金的养鹿经历后,又进行了一番面试,结果十分满意!当然,梅周金在叙述经历时有意隐去了替皇上养鹿的事,怕惹祸上身,只道是在东北帮人养过梅花鹿。双方有求有应,一拍即合。

  当梅周金谈妥工钱正欲告辞回家时,春雨堂大门口有两人用大团篓抬进来一只大肚子母鹿,急切叫唤:“堂主,堂主!咱们的母鹿花花难产了,快想法子救救牠吧!”这母鹿百十来斤重,身子卷曲,眼珠子暴胀、布满红丝,踢腿摇头悲声尖叫不休。鹿鸣凄惨满堂惊,堂主急急上前察看,只见小鹿臀部嵌顿在母鹿阴道口,鲜血直流,下之不得。急的堂主直搓手顿足:“这是‘倒生’呢,十有九死。母子皆危矣!奈何?”

  “快,快取人参、当归、益母草、鹿衔草四味药煎汤,给母鹿灌下。快端过盐水和白酒来,我来救牠!”梅周金大喊一声,箭步上前。他洗手消毒后,又用白酒和盐水清洗了母鹿的阴部,然后将小鹿臀部用力回纳,接着轻柔地将手伸进母鹿宫腔,慢慢地拉扯出小鹿的一双后腿,此时犹闸门瞬间洞开,小鹿随胎盘一泄而下,声鸣肺张。有人将中药汤灌服母鹿后,挣扎乏力、奄奄一息的母鹿终于缓过气来,望着梅周金轻声鸣叫了一声,泪眼汪汪。

  堂主拉着梅周金的手感激万分:“多谢了!这小公鹿是你救的,以后就叫牠‘金金’吧。最好你明日就能来上班,工钱可以酌加。”梅周金微笑颌首:“不用谢!叫‘金金’好,鹿仔本身就金贵着呢!”

  日复一日,春雨堂的养鹿场在梅周金的精心打理下,公鹿雄风悍起,母鹿按时发情怀胎,鹿崽只只成活。鹿是很有灵性的动物,母鹿花花见着梅周金就前腿立起,紧紧抱着他亲昵;那小公鹿金金呢,时不时就蹿到梅周金的怀里撒娇。三年下来,养鹿园的存鹿数由原来的35头发展成了58头,鹿茸、鹿角纷纷来,堂里生产的中成药“龟鹿二仙膏”产量倍增,供不应求,效益大显。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县衙的郭县令不知从何处得知了咸丰帝靠喝鹿血补肾壮阳、日日寻欢不倒枪的秘密,想想自己虽有四房姨太,却只生有三朵金花,尚无子嗣添丁,于是动了坏心眼,暗暗打起了春雨堂养鹿园的主意。他先是让典吏(师爷)带着税吏前去春雨堂下令,说是该堂生意兴隆财源滚,以后的赋税要调高3倍,前两年的税款也必须补交白银400两。限半月内缴清。

  面对巨额税款追索,堂主一下傻了眼,不知是何故得罪了县太爷。他左思右想,估摸着县太爷缺钱花,分明是暗示行贿的意思,于是趁黑夜打着灯笼,吩咐手下抬上150两银子来带了县衙面见县太爷,叩首作揖求情:“我的青天大老爷哎,春雨堂生意是不错,但扣除人工和采购等开销,满打满算一年也赚不了300两银子啊!这税款也忒重了吧?在下实在难以招架,还请高抬贵手!这是点小意思,还请笑纳。不成敬意,不成敬意!”

  郭县令半闭着水泡眼,手捻胡须,半晌吐出两句:“黄金有价药无价,赚多赚少自个儿心知肚明吧?别的不说,你的养鹿园一年就不止赚个300两吧?”

  “哎呦喂,养鹿也得种钱和饲料、人工费呢,赚不了几个钱的,确实冤枉啊!”堂主连声叫屈。

  典吏知道老爷心思,眼珠子一转,在旁嘿嘿一笑道:“看在你有诚意的份上,这孝敬的礼金嘛权且收下。县老爷日理万机,近来身体虚弱,肾阳亏损,需得每日喝鹿血调补身子方得康复,听说当今皇上就是允了御医良言,如此做才得以康安的。既然你养鹿赚不了几个钱,那么这样好了,你回去后每日送鹿血过来,若得老爷身体复原,调税、补税一事自然就有商量余地。你先回吧,想明白了的话,明日就送鹿血过来。”

  堂主心里明知是讹诈,却也无奈,想想还是保住春雨堂的牌子和主要的收入来源要紧,留得青山在就不怕没柴烧嘛,于是诺诺告退回家。

  这要鹿血,分明就是要梅花鹿的命,隔三岔五地杀一只,鹿没了,养鹿园何存?堂主着实心疼着呢!他辗转反侧,一夜不眠,可胳膊哪里拗得过大腿啊,想想也实在是万般无奈,于是在次日早上就含泪吩咐梅周金:“县太爷每日要喝鹿血呢,你就时不时地杀一只,按时送鹿血过去吧。”

  “堂主,那咱们的养鹿园不就完蛋了?养鹿每年可以采鹿茸,取之不尽,用之不完,鹿茸同样能补肾壮阳啊!何必要杀鸡取卵要了梅花鹿的性命呢?着实可恶!”梅周金气得眼冒金星,大声吼叫起来。

  “罢罢罢,上行下效,据说是当今皇上带的好头啊!奈何?奈何!天有好生之德,待梅花鹿杀得差不多时,还请你留下公母各一只小鹿,带回家好生饲养着,聊算是对你的奖励吧。唉---作孽啊!”堂主言罢泪如雨下,长叹了一声。

  梅周金回到养鹿园,抚摸着一只只亲手抚养长大的梅花鹿,看着花花和金金它们无忧无虑、欢快奔跑的样子,联想着咸丰帝和郭县令的作为,以及眼下太平军势如破竹的攻势,不禁暗叹道:“大清真的是从头烂到脚,无可救药了!”言罢潸然泪下。

  梅花鹿在出生一年多后就是成年了,那3岁的金金体格强壮,早已妻妾成群,子女绕膝,尽享天伦之乐。梅花鹿的寿命大体在20年,那花花已然是旧日黄花,步态蹒跚,垂垂暮日,属于鹿群中的最长者。首先拿谁开刀呢?梅周金内心实在纠结,日久生情,快乐相伴,他挚爱鹿群中的每一位天使,谁都不舍得杀!于是他请示了堂主。

  堂主含泪垂首良久,忽然摇摇头叹了口气:“唉——从老到少,按年岁来吧!让年轻的多活一日是一日。”

  梅花鹿浑身都是宝,鹿茸、鹿角、鹿鞭、鹿皮、鹿血、鹿肉、鹿尾、鹿肝、鹿肾、鹿心……补肾壮阳,益气养血,以脏补脏,是血肉有情之极品。按惯例,杀鹿都是在春雨堂的大堂里进行的,因为购买贵重的鹿身补品时,顾客们都喜欢眼见为实,当场认购。所以,梅周金在次日一大早就去呼叫母鹿花花,这花花与他感情至深,不用捆绑,自个儿乖乖地跟着他来到了春雨堂。大堂上认购鹿身补品者济济一堂。

  梅周金用手轻轻抚摸花花的头,悲泪盈眶。花花以为又是寻常的亲昵动作,马上立起一双前腿紧紧拥抱着他,并与他交颈厮磨起来。梅周金拍拍花花的背部柔声道:“花花乖,蒙上眼后躺下吧!”花花任由他用毛巾蒙起眼睛,然后真的乖乖躺到了大板凳上,甚至当梅周金用绳索将牠捆绑到板凳上时也不挣扎,因为牠绝对相信恩人!梅周金一手抚摸花花的头,一手举起了屠刀,对准牠的喉咙猛然刺下。只听得花花发出一声凄厉的鸣声后,殷红的鲜血从颈动脉喷涌而出,溅了梅周金一身,满了一小木盆。牠年老力衰,没有做过多的挣扎,四腿抽搐了几下后就咽气了。接着分尸,花花身上的器脏被顾客认购一空。

  梅周金神情黯然,手捧着一小木盆鹿血,迈开灌铅的双腿,出了春雨堂大门,缓缓地向县衙走去,耳畔始终回荡着花花那最后的凄厉鸣叫声......

  揪心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春雨堂中时不时就会传出几声鹿的哀鸣。弥漫在养鹿园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凝固了,梅周金入园时再也见不到梅花鹿们往日欢快的样子,那公鹿金金见着他就带着妻儿远远避开,似乎遇上了魔鬼。因为残存的鹿儿们发现,凡是被梅周金带走的伙伴就再也没有回来,梅花鹿的嗅觉是超乎寻常的灵敏,或许它们早已从梅周金身上嗅及了同伴的血腥。

  梅周金的心在颤抖,在淌血,他蹲在养鹿园门口,双手紧紧揪着自己的头发,忍不住大声嚎啕起来。傍晚收工后,梅周金无精打采地来到春雨堂,向堂主提出了辞职的请求。

  堂主知道他内心的苦楚,也不强留:“先到账房结了工钱,然后奖励你两头鹿,你喜欢带谁就带谁吧。反正养鹿园也很快就完了,回家吧孩子。”

  “谢堂主!我带走金金和翠翠,一定好生养着,给春雨堂的养鹿园留下血脉传承。”梅周金言毕就去结了工钱。接着,他立马去养鹿园用绳索套着金金和翠翠的脖子往外牵,两头鹿犟着头、抵住脚,死活不肯走,在梅周金用竹枝抽打屁股后方才一路随行来到了春雨堂门口。

  这时出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金金突然奋力一蹿,由于猝不及防,梅周金手中牵着的绳头滑脱了。金金拖着绳索冲进了春雨堂大门,就在大堂的宰鹿现场上转圈,东嗅嗅西闻闻,也许是嗅出了母亲花花的浓烈气味,发出了撕心裂肺的鸣叫声......

  梅周金急忙追进去拾攥起地上的绳头,连拖带抽地将金金赶了出来:“你妈妈走了,你妈妈已经去了天堂。快离开这儿吧!”幽幽月光下,只见一人牵两鹿,拖着长长的影子一路向深渡村方向缓缓行去......

编辑:徐学正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