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缙云新闻网  >  人文缙云  >  好溪文学  >  小说
一只叫小狗的小狗(八)
2016-05-17 09:12:28 来源: 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王小六

  每个人都被派活,我和小哥通常被派去叫人。请客的规矩长辈同辈,父亲得自己出面先邀一次。然后临近开席,我们再去催请一次。我带着小狗出发,我想让它跑一跑,兴许能开心点。

  我有五个哥哥,我父亲有五个弟弟。我们家五个兄弟一个妹妹。我父亲有一个姐姐,五个弟弟。除此之外,我父亲的父亲,也就是我们的爷爷,也有五个兄弟,一个姐妹。也许爷爷的爷爷,以及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也是这样。

  关于王氏家族的繁衍史,据说看村头那棵大樟树能看出来。大樟树要好几个人才能抱得过来,樟树底下一片乱坟堆,樟树上枝桠纵横,每一条枝杈都意味着一个太公,子子孙孙,孙孙子子。

  于是整个村子,都住满了姓王的,小部分姓李的。我们请家里人吃饭,得跑遍半个村子。

  小狗孤独地跑在空旷的田地里,它甚至不象以往那样,跑远之后,很快跑近,生怕把我们弄丢了。它拼命地跑,往远处。

  临近过年的村庄,多半是响晴天。如果下过雪,更加透着一种迷人的清香。

  我们那儿的年俗格外郑重,从腊月二十三开始,每天都有每天的内容,每天的内容都跟吃的有关,做豆腐,杀猪,做馒头,切冻米糖,泡豆腐泡……

  这是个好差使,无论跑哪家,都能落点好吃的,或者瓜子花生,或者刚切好的冻米糖,或者刚蒸好的馒头包子。等我们把叫人的事儿干完,肚子里,手上,兜里,就全塞满了。

  父亲的兄弟们,长得跟一个模子里出来似的,神情酷似,声音酷似,看背影能把人搞混。最关键的,他们的性情也极其酷似,一个个性烈如火。

  他们在一起喝酒,没有一次能好聚好散。基本上是开始的时候相谈甚欢,喝着喝着,突然就一言不合,争吵起来,也不知道谁先跟谁吵起来,劝架的跟劝架的也吵,最后总有一个拍桌子走人。然后一桌子做鸟兽散。

  回回喝酒,回回这样。吵得时候惊天动力,能掀了半个屋子。吵完也不见生份。见怪不怪之后,连我们孩子都无动于衷了。甭管他们吵翻天,我们都玩我们自己的。

  这一次却没吵起来。没吵起来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们改性子了。而是还没等到吵的时候,就被迫中断。

  小狗张惶失措地跑进来,扯着我的衣角就往外拉。我还在小孩的桌上跟大伙儿等着抢敲肉羹。

  当地的宴席定规有几道肉菜,几道素菜,几道羹,敲肉羹是最美味的一道,也是宴席的最高潮,而甜羹上桌,才是宴席收梢的时候。

  这种时候要我离场,我表示很不高兴,我拿脚踹它,让它离开,别打扰我吃好吃的,但是它没完没了地呜咽,咆哮,狂躁。它见对我无济于事,又开始去扯我小哥。最后是三哥看出不对劲,扔下筷子,跟着它跑了出去。

  三哥没回来,狗又跑回来了,浑身湿透,冲着三叔大叫。大人们觉得事情不对,都扔下碗筷,紧赶慢赶跑了出去。

  谁也没有思想准备,喜气洋洋的年节,迎来这么一件变故。三叔的第二个女儿,我们叫美虹姐姐的,喝了乐果,当地常见的一种烈性农药。然后一路跑到我家门前的水塘,跳了塘。

  三哥把她捞上来的时候,她已经死了。穿着一身红色碎花衣裳,她安静地躺在冰冷的泥地上,全然失去了平日的尖牙利嘴。

  (王小六的练习簿微信号:limpideyes66)

编辑:徐学正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