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缙云新闻网  >  人文缙云  >  好溪文学  >  小说
一只叫小狗的小狗(六)
2016-05-03 10:47:08 来源: 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王小六

  我也不用担心四哥和小哥联手把我给甩了,他们把我甩了,反正有小狗陪着我。对于小狗的这种忠诚,我小哥最不忿,他总是千方百计勾引小狗离开我,陪他撒野。但是不知为什么,他的诡计总是没有得逞。

  而猪呢,猪就是猪而已,它们无法当伙伴,所以,跟我本来没什么关系。但是二哥的野心太大了,他养了十头猪,又养了一头母猪,母猪下猪崽,最多的时候下了十二只。他再也不是那个放任我们尽情玩耍的二哥,他总是催着我们去打猪草。他早早把镰刀背篓准备好,等我们一放学,就塞我们手里,叫我们去劳动。我再也不喜欢二哥了。

  如果只是打猪草,我不会有那么多嘀咕。可是我的活已经够多了,除了打猪草,还得挖蚯蚓找虫子喂小鸡,拔草喂兔子,还好那头爱离家出走的猪终于被处理掉了,为了给小猪们腾地方。

  一年四季有太多好玩的事可以,春天要摘青做青团,春夏之交要摘黄花菜,夏天去松树林采蘑菇,秋天耙松毛用来引火,冬天在火塘里煨土豆,鹅的蛋壳架在炭火上焖喷香的鹅蛋饭吃——可自从二哥养了猪,我们就只能一天到晚打猪草喂猪喂猪打猪草,这些好玩的游戏统统只能靠边。

  即使这样,猪们也一天到晚饿得直哼哼,整个院子里全是此起彼伏的猪叫声里,没有片刻消停,这声音真叫人烦躁。它们无处不在,它们的气息,它们的声音,它们的食物和排泄物,侵占了我的家。这种侵占远比疯长的竹子们更加可憎。竹子至少是静态的,而且似乎与围墙达成了和解,跟房子相安无事。

  至于猪们,却是赤裸裸地侵入了我的家,还堂而皇之地瓜分了我的时间。我是如此憎恶,暗暗盼望二哥的猪们,跟外婆家的兔子一样,一只一只死掉。

  然而我的心愿毫无建树,我也没这个胆量游说小哥去破坏二哥的计划,二哥的养猪事业顺利推进,异常红火。全家人都成为他的帮手。到年底,猪们出栏,一叠一叠钞票到了二哥手里,我已经忘了他到底挣了多少。只记得村里的人说,我们家是万元户。

  万是什么概念?我不明白。我只知道白糖冰棍三分钱,赤豆冰棍五分钱。一整个夏天过去,也许会落着一根两根白糖冰棍吃。前提还得是卖冰棍的人卖到最后冰棍快融化了降价处理的时候。

  酥饼五分钱,烧饼一毛钱。坐我前排的女孩的父亲是烙烧饼的,每到下午第二节课课间,她就掏出酥饼来,因为要躲避班里同学们灼热的视线,她拼命地躲进课桌的抽屉里,以一种特别怪异的姿势,咔嚓咔嚓小口小口地啃着吃。

  那真是一种让人眼馋嘴馋的美味。胖肚子的桶烙出来的梅干菜烧饼,饼面上刷过一层蜂蜜水,烙好了金黄灿烂如同傍晚天边那轮落日。而酥饼呢,则一层一层的油刷上去,再揉,再刷,再揉,烤好之后,一层一层饼皮酥脆喷香。一年到头只有看社戏的时候才能吃到,那真是隆重之极的童年记忆。

  她居然每天一个。我们看她,象看城堡里的公主。甚至比公主还豪华还奢侈。我们每一个人对她说话的时候,都透着恭谨和小心。

  (未完待续)

编辑:徐学正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