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缙云新闻网  >  人文缙云  >  好溪文学  >  小说
假 币
2016-05-03 10:47:08 来源: 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吕丰平

  却说麻天师在湖镇大街上玩了用钱钓人的游戏,输给同校的卢老师115元钱后,回想起那淳朴的卖菜老大娘和不失骨气的瘸腿乞丐,就是整不明白钱之于人的道理,不免时不时长吁短叹起来:“唉——钱啊钱!都说你是万能的,可我拿你钓人怎就失灵了呢?”

  “天师,钱虽不是万能的,但也是过生活所必须的。咱家的女儿笑雪一天天长大了,上学、穿衣、吃饭那样不需要钱?就靠你教书的那点死工资养活一家三口也不是办法。我办好手续了,明天起去大街上摆卤味摊,贴补家用。”菜花冷不丁开口。麻天师回过神来,苦笑着不置可否。

  次日傍晚,菜花推着卤味车回家,见天师在切菜,忙上前夺过菜刀道:“我来,我来!天师,你猜,我今天赚了多少钱?”

  “不会是13元吧?”麻天师无精打采。“烂嘴巴,人家赚了250元呢。比你工资可强多了!”菜花言语间透着自傲。“真的?快拿来看看。”麻天师明显来了精神。“都在小包包里呢,自己看吧。”菜花顾自埋头炒菜。

  “哎呀,不好!这百块头里有张是假币!”麻天师数着营业款大声惊叫起来。

  “哪个天杀的使坏,坑人呢!”菜花手中的炒菜锅铲“咣当”一声掉落地上,忙凑过去细瞧。“这是高仿真的,手感好,金属线和头像水印也有,可是用灯光一照,那些隐形码明显模糊呢!”麻天师用手机的照明功能对比着真币比照,言辞凿凿。“唉,晦气!这可如何是好?”菜花急得直搓手,连锅里的菜焦糊了都没有闻到。

  “别急,别急!我自有办法。”麻天师将假币放进自己的衣兜里,脸上露出诡秘的笑。“你撕了吧,咱可不能拿去害人哦!就当是初次做买卖交学费吧。”菜花将锅里焦糊的菜倒了,重新再炒。

  第二天中午,因是周六休息,麻天师拎着饭盒来到卤味摊前,给菜花送中饭。他见不远处的街旁有一乡下老翁在卖毛芋,于是趁着菜花吃饭的功夫,过去买来25元的毛芋。那老翁收过百元纸币对着阳光看看,又用手摸摸,找还给麻天师75元。

  麻天师拎着毛芋刚回到卤味摊不久,不料那老翁却来到了卤味摊前,麻天师赶快躲到一旁。“老伯,我这里卤鸡爪、鸭爪、猪头肉、猪舌头一应俱全,价廉物美,想买点啥?”菜花热情招呼。“就来一条卤猪舌头吧。”老翁手上拿着百元纸币。菜花称了一条猪舌头:“老伯,这条要58元,不嫌多吧?”“平时哪舍得吃啊!老伴刚出院,说是想吃这东西呢。我刚好卖了一挑毛芋,就要了吧!”老翁递过纸币。

  菜花这回学乖了,拿出老公给准备好的小手电一照:“哎呀,老伯,对不起啊,这钱是假的!”老翁大惊失色,几近哭泣:“真是假的?天理良心,天理良心呢!还是刚才有个中年男子来买毛芋给的。我老眼昏花,看了又看还是被骗了呀?!”菜花看看地上那老公拎回的一袋毛芋,回头又见他躲在了不远处,突然明白了一切,不觉心里一酸:“老伯,别急!或许是我看错了,我再仔细看看。”菜花故意又拿小手电照了照纸币:“还好,还好。真对不起,刚才是我看走眼了,钱是真的。老伯找你42元,拿好了。”麻天师在稍远处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急得抓耳挠腮,又不敢前来阻止。

  待老翁走远,麻天师悻悻回到卤味摊前,面对菜花嘴里咕哝:“这假币又不是我们自己做的,就你心好!这生意还怎么做嘛?”说罢一把夺过菜花手中的假币,拔腿就走,一下淹没在人流中。菜花急得直跺脚:“作孽,还去作孽啊?!”

  麻天师匆匆来到一处小副食店,拿出百元假币强作镇定:“大娘,来盒利群香烟。”“好勒,22元一包,找你78元。”戴着老花镜的大娘双手拉直纸币抖了抖,只听得“咧咧”作响,毫不怀疑。麻天师接过找回的钱,急急退出店外。谁料大娘紧跟着追出店外:“喂,你站住!”麻天师吓了一大跳,刚想拔腿逃跑,大娘的后半句话随即送到了耳边:“你看你,火急火燎的,香烟也不要了?”麻天师回首一看,只见大娘手里拿着香烟笑着送了过来。麻天师顿时涨红了脸,感觉浑身不自在,接过香烟放进口袋,犹豫了一会后嗫嚅道:“大娘,原来我口袋里还有零钱呢,那张百块头还是换回给我吧,一会去喝满月酒送礼要用的。”大娘依旧笑呵呵:“好啊!怪不得匆匆忙忙,原来急着要赴宴呢。”

  麻天师垂头丧气回到卤味摊。菜花怒目相向:“那张百块头呢?”麻天师愧疚不堪,低着头从口袋里掏出假币:“菜花,听你的,撕了它吧!”

编辑:徐学正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