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缙云新闻网  >  人文缙云  >  好溪文学  >  小说
一只叫小狗的小狗(三)
2016-04-12 08:40:35 来源: 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王小六

  有一次小哥生气了,就把外公家的兔子给弄死了。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弄死的。总之,外公以为得了兔瘟,想埋掉又舍不得,小哥自告奋勇去剥兔子皮,他先在兔子头上开个洞,再在肚子上剖一刀,然后把兔子脑袋挂在树杈上,两手扯着兔子皮往下扯,完整的一张兔皮就扯了下来,光溜溜的兔子挂在树枝上,粉红娇嫩,无比诱人。剥好的兔子剁成块红烧,那种美味,让人终身难忘。于是外公家的七只兔子又死了一只。外公更加以为得了兔瘟,怕吃出毛病,要把死兔子埋掉。小哥自告奋勇去埋兔子,带上火柴和盐,到了野地里,剥开兔子皮,烤兔子吃,烤兔子比红烧兔肉更美味。于是外公家剩下的兔子一只又一只地死了,隔一天死一只,总共七只兔子,死得只剩一只。

  在野地里烤兔肉,太招人瞩目,终于被人告到了外公跟前。外公越想越觉得蹊跷,无论是兔子死得古怪,还是吃死兔子肉这事儿,都够外公抄起扫帚揍小哥。他想揍,我哥可不能那么乖乖地等着挨揍,他这边厢才操起扫帚,我哥那边厢早就哧溜地跑了。他在上学的时候为了躲我练习出来的身手,再一次派上了用场。

  祖孙二人,一老一小,满村子兜开圈子。外婆的村庄建在一个山坡上,一栋一栋房子沿着坡一层一层地往上垒,就象满山的树一样,沿着山势迤逦而上。各种路径平的竖的直的叉的,小哥满村逃蹿,就象春天撒了欢的小狗。从最高处跑到最低处,又从最里头跑到最外头,一村子人都在跑出来看热闹,等着看外公什么时候逮着小哥,或者赌小哥能不能最终逃得脱外公这一顿揍。

  小哥人小腿短,外公个高腿长,论理小哥不是外公的对手,但是架不住他人小机灵,加上一帮凑热闹的闲人,有打掩护的,有指路的,愣是把一场折子戏唱成了全本。南方的院落坐北朝南,东西通透,四合院一进又一进,小哥哧溜从正门进侧门出,或者过穿堂蹿到另一个院子,往哪家的灶前床后一猫,外公顿时无从找起。

  晌午时光,渐渐炊烟四起,菜香四溢。看热闹的人都吃饭去了,外公也累了,拎着扫帚回家吃饭。只有小哥趴在人家床底下冰凉的泥地里,闻着饭菜的香味,饿得前胸贴后背,饿得满肚子都是长出嘴巴来嗷嗷叫着要吃的。他不甘心这么乖乖回外公那儿领揍,一不做二不休,索性一溜烟跑回自己家。

  外婆的村子和我们家隔着六个村庄,十里地。七岁的小哥一路狂奔,他跑过长满草的山路,淌满水的小溪,跑过铺满碎石子的公路,跑过长满草的小径。春天的气息里头,是各种花香草香,更加让他的肚子叫嚣着饿。这样的气息催着他越跑越急,似乎只有没命的狂奔,才能压得住那种心慌。

  他跑得太猛了,以至于把脚下的布鞋给磨出两个大洞,他只好把鞋子脱下来,赤着脚接着跑。那时候我们一年到头只有一双鞋的份额,这双跑漏了就没有第二双了,他有整整大半年的时间,再没有可替换的第二双鞋。

  他好不容易赶回家,饭点早过了。我妈正在刷锅,一扭头看到门口阴影里站着一个气喘吁吁的人,冷不丁还以为来了个讨饭的。等到她回过神了,正要问,门外又叮铃铛啷来了一辆自行车。原来过了饭点外婆找不着小哥,挨家挨户找开来,一个村子给翻了个底朝天,最后有人影绰绰似乎看到他往村口跑了,就叫大舅骑着自行车一路寻摸而来。

  我妈才知道我哥闯了祸,大舅本来就看我们这帮吃货不顺眼,这添油加醋一顿白乎,一桩桩一件件,我妈不揍他都抹不开面子。可是当妈的毕竟是当妈的,再生气也就顺手在屁股下拍两下完事。可是她刚要动手呢,大舅已经给她递家伙了——一把荆条,我妈瞪了他一眼,把荆条扔了,自己又找了一把细的竹枝,没荆条上的刺,不那么扎人,就是下狠手,也伤不着人。

  (未完待续)

编辑:罗鹏飞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