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缙云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缙云新闻 >> 专题报道 进入好溪论坛
百姓故事: “盔王”朱挺洪
http://www.jynews.com.cn   中国缙云新闻网   来源:   2009-11-04 09:50
 
 
 
“每一个盔头做下来,都要经过绘样、刻纸板、调合漆等工艺流程,有40多道工序呢!”近日,正在为一家木偶剧团赶制木偶盔头的新建镇老艺人朱挺洪一边忙着给盔头绘样,一边告诉记者。
 
什么是盔头?即指中国传统戏曲中的演员表演时头上所戴之头饰,用以表示戏中人物身份、地位等相关信息的“冠帽”的统称。通俗的说就是戏剧舞台上演员们所戴的帽子。制作盔头的整个过程中最关键的就是敲,敲盔头这个行当因此而得名。
 
出生在新建镇的朱挺洪就是一名敲盔头的手艺人,今年66岁的他从10岁开始跟永康师傅学习敲盔头手艺,青年时期又拜缙云婺剧大师梅子仙门下学习敲盔头技艺。是我县从事这一行当的有名的民间艺人。
 
“每个盔头的制作各不相同,代表着剧中不同的角色。”朱挺洪乐呵呵地从自家二楼的小仓库里搬出了许多制作完成的盔头。“这个叫紫金冠,又名太子盔,这是凤冠、帅盔……”说起盔头,朱挺洪侃侃而谈。
 
根据相关文献记载,自清中叶开始,我县戏剧盛行,在当时,全县就有14个班社。《缙云县志》中还记载,清中叶,花部乱弹兴起,高、昆、徽乱各路声腔班社自金华、东阳、永康、丽水、松阳等地流入。受其影响,各戏班应运而生。正因为有了戏班,戏曲的盛行,盔头有了市场,于是敲盔头这门民间技艺也随之而生。
 
戏剧班社生意红火的年代,戏班的盔头都由各自班社内的手艺人制作。在朱挺洪小时候,新建的戏剧班社比较兴旺,因此他时常可以在各个戏班里看到敲盔头这项手工技艺。
 
从第一次看到敲盔头,朱挺洪就被这项手艺牢牢吸引住了,看着一张张硬纸板经过剪裁、折叠和雕刻等工序后,变成了舞台上精美的盔头,这魔术般的过程在朱挺洪的心里烙上了深深的印记。
 
朱挺洪接触盔头时只有七八岁,当时新建剧团请永康师傅来敲盔头,他就被这些五彩缤纷、形态各异的各类盔头吸引住了。别的同学,一放学就跑去玩,而朱挺洪一放学就跑到剧团去看师傅敲盔头,连课余时间都花进去了。
 
成年之后,朱挺洪对敲盔头的兴趣依然不减,可是在当地会敲盔头的师傅已经不多了,为此,他还专门到外地去拜师学艺。
 
朱挺洪说:“我专门赶到武义婺剧团去学过,不过那位永康老师不肯带徒弟,我三番五次地找到他家里,他还是不肯教。”
 
虽然拜师没有成功,可朱挺洪却没有灰心。在“子仙班”担任剧务的朱挺洪,利用平时在收拾道具的时候留心多观察,还时常讨教班社里的老艺人,回家后再按照样子慢慢地摸索。
 
试验了几次之后,朱挺洪就能基本制作盔头了,然而在常人看来已是不错的盔头,常常被要求严格的朱挺洪撕毁、重做。通过不断的学习和实践,朱挺洪的技艺得到迅速提高。
 
因为对盔头的质量把关严格,制作精良,又讲诚信。在做盔头这一行中,朱挺洪的名字在缙云一带的剧团里颇为有名,生意也越来越好。一年中从农历四月开始到八月是朱挺洪一家最忙的时候。那时,全县百分之七八十的剧团都是在朱挺洪这里定做盔头,如今回忆起当时生意红火的场景,朱挺洪还是兴奋不已。
 
虽然婺剧在我县已经流传了400多年,跌宕起伏的表演和美丽的服饰都深深地吸引着我们,然而手工制作盔头技艺逐渐萎缩。
 
这些年来,由于剧团的优胜劣汰,导致剧团数量逐年减少,盔头的市场自然也变小了。不过,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朱挺洪都没有想过放弃。
 
为了能在盔头里加入新的元素,朱挺洪一直在探索着、实践着。平时他就非常注意看电视中盔头的造型,若觉得好看,他都会记下来。就像他说的那样:“学做盔头,要懂点戏曲知识,要活到老、学到老。更要紧跟时代,敢于创新。只有这样才能延续盔头行业的传承。”
 
 
□通讯员 胡小青
“每一个盔头做下来,都要经过绘样、刻纸板、调合漆等工艺流程,有40多道工序呢!”近日,正在为一家木偶剧团赶制木偶盔头的新建镇老艺人朱挺洪一边忙着给盔头绘样,一边告诉记者。
 
什么是盔头?即指中国传统戏曲中的演员表演时头上所戴之头饰,用以表示戏中人物身份、地位等相关信息的“冠帽”的统称。通俗的说就是戏剧舞台上演员们所戴的帽子。制作盔头的整个过程中最关键的就是敲,敲盔头这个行当因此而得名。
 
出生在新建镇的朱挺洪就是一名敲盔头的手艺人,今年66岁的他从10岁开始跟永康师傅学习敲盔头手艺,青年时期又拜缙云婺剧大师梅子仙门下学习敲盔头技艺。是我县从事这一行当的有名的民间艺人。
 
“每个盔头的制作各不相同,代表着剧中不同的角色。”朱挺洪乐呵呵地从自家二楼的小仓库里搬出了许多制作完成的盔头。“这个叫紫金冠,又名太子盔,这是凤冠、帅盔……”说起盔头,朱挺洪侃侃而谈。
 
根据相关文献记载,自清中叶开始,我县戏剧盛行,在当时,全县就有14个班社。《缙云县志》中还记载,清中叶,花部乱弹兴起,高、昆、徽乱各路声腔班社自金华、东阳、永康、丽水、松阳等地流入。受其影响,各戏班应运而生。正因为有了戏班,戏曲的盛行,盔头有了市场,于是敲盔头这门民间技艺也随之而生。
 
戏剧班社生意红火的年代,戏班的盔头都由各自班社内的手艺人制作。在朱挺洪小时候,新建的戏剧班社比较兴旺,因此他时常可以在各个戏班里看到敲盔头这项手工技艺。
 
从第一次看到敲盔头,朱挺洪就被这项手艺牢牢吸引住了,看着一张张硬纸板经过剪裁、折叠和雕刻等工序后,变成了舞台上精美的盔头,这魔术般的过程在朱挺洪的心里烙上了深深的印记。
 
朱挺洪接触盔头时只有七八岁,当时新建剧团请永康师傅来敲盔头,他就被这些五彩缤纷、形态各异的各类盔头吸引住了。别的同学,一放学就跑去玩,而朱挺洪一放学就跑到剧团去看师傅敲盔头,连课余时间都花进去了。
 
成年之后,朱挺洪对敲盔头的兴趣依然不减,可是在当地会敲盔头的师傅已经不多了,为此,他还专门到外地去拜师学艺。
 
朱挺洪说:“我专门赶到武义婺剧团去学过,不过那位永康老师不肯带徒弟,我三番五次地找到他家里,他还是不肯教。”
 
虽然拜师没有成功,可朱挺洪却没有灰心。在“子仙班”担任剧务的朱挺洪,利用平时在收拾道具的时候留心多观察,还时常讨教班社里的老艺人,回家后再按照样子慢慢地摸索。
 
试验了几次之后,朱挺洪就能基本制作盔头了,然而在常人看来已是不错的盔头,常常被要求严格的朱挺洪撕毁、重做。通过不断的学习和实践,朱挺洪的技艺得到迅速提高。
 
因为对盔头的质量把关严格,制作精良,又讲诚信。在做盔头这一行中,朱挺洪的名字在缙云一带的剧团里颇为有名,生意也越来越好。一年中从农历四月开始到八月是朱挺洪一家最忙的时候。那时,全县百分之七八十的剧团都是在朱挺洪这里定做盔头,如今回忆起当时生意红火的场景,朱挺洪还是兴奋不已。
 
虽然婺剧在我县已经流传了400多年,跌宕起伏的表演和美丽的服饰都深深地吸引着我们,然而手工制作盔头技艺逐渐萎缩。
 
这些年来,由于剧团的优胜劣汰,导致剧团数量逐年减少,盔头的市场自然也变小了。不过,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朱挺洪都没有想过放弃。
 
为了能在盔头里加入新的元素,朱挺洪一直在探索着、实践着。平时他就非常注意看电视中盔头的造型,若觉得好看,他都会记下来。就像他说的那样:“学做盔头,要懂点戏曲知识,要活到老、学到老。更要紧跟时代,敢于创新。只有这样才能延续盔头行业的传承。”
 
 
 

编辑: 陈革林   作者: 记者 吕琳/文 通讯员 胡盛玮/摄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图片新闻
我县获最高补助6000万元,新一轮省级农村综合改革集成建设项目缙云县上榜了!
缙云县县城排水防涝分洪隧洞项目开工 老城区防洪标准将全面提高
就在我县档案馆!“画”说反邪
特别推荐
视听缙云
##########
##########